我撩起袖管,就朝那黑影冲了过去。

  “你干什么!”徐子淇就叫道。

  我一下也愣住了,看了一下,对呵,我是鬼倌,我干嘛跟他打啊,直接道术招呼啊。

  正在想用什么道术招呼他,想来想去,我才发现,没有鬼倌三样在手,我就只会一招,召唤术。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只有召唤浦靖了。

  我双脚蹬地,双手捏成剑诀,眉头一拧,口中念起了咒语。

  咒语刚一念完,我就看到前面,冒起一阵青烟,一个模糊影子出现在其中。随着影子的越来越清晰,青烟慢慢变成了黑色的鬼气。

  这时我就看到鬼影煞白的脸上,呈现出惊恐的表情。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我心里浮现出从来没有过的自信。

  “哼,居然一个鬼倌面前露面,真是不知道死活。”

  这时候,鬼影感受到浑厚鬼气的存在,知道这肯定是来至地府的阴差,自知再没有一丝可能逃走。身体开始萎靡起来,准备迎接他的命运,心中不由地有些懊恼,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徐子淇在一旁看到,不屑地笑了一下,说道:“哼,刚碰到就放大招,还真是。”

  )√酷9C匠网E首B&发

  我才不跟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

  既然能一招毙命,我干嘛还要跟他费事,万一大意了,丢了小命,或者让他跑了,别一个鬼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浦靖身穿一身黑衣,周围满是浓浓黑色鬼气,站在我前面,双手抱在胸前,低垂着脑袋。

  看这造型,绝对是实力者,这拽的都没边了,难怪要在地府待着,这地球上哪里还有地方能容下这么拽的人。

  接着浦靖就说了一句更拽的话,差点没有把我的下巴给惊吓的掉下来。

  浦靖很不屑地看了鬼影一眼,然后看着我,就很轻蔑地说道:“连这种货色都要我出手么,你还真是能耐。”

  不等我做任何辩解,浦靖就怎么来怎么回去了。

  我直接就愣住了,这是被他给无视了么。不是说好的,我们是合作么,我是鬼倌,他是阴差,我们是组队抓鬼的呀。我遇到鬼了,召唤他过来,为毛他很帅气的出一个场,就走了,他就是来耍酷的么。

  徐子淇看了,也是一愣,不由地说道:“这就是你的大招么,果然厉害。”

  我去,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不把我当一回事。

  鬼影本来是萎靡的缩成了一团,浦靖一走,他立马就重新冒了出来。

  脸上挂着一个阴冷的笑说道:“可恶的鬼倌,你真的吓到我了,不过,现在该我来了。”

  “谁?是谁在跟我说话?”我四处张望,装作一副没有看到过他的样子,然后跟平常人一样,很是惊恐的样子,撒腿就朝病房跑去。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浦靖这个混蛋,居然出现一下就走了,完全不把这个鬼影放在眼里,跟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气死我了。

  现在唯一还有的可能,就是于二带着符。如果有用的话,或许能支撑到天亮。

  “鬼倌?我还没吸过鬼倌的气呢。”一个嘶哑恐怖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在这个声音的刺激下,我将身体的潜能发挥到最大,这个时候的速度简直都要破世界记录。我就感觉我像是一阵在走廊吹过的风,刷刷的几下,就到了于二的病床前。

  我转身过来,看到黑影出现在我背后。

  煞白的脸,深陷的眼眶,狰狞地张开大嘴,朝我飞扑过来。

  于二把所有的符都贴在了他身上,我顺势就在他身上扯了一张符下来。

  这时候,鬼影距我还有一段距离,在这个空暇之中,我就看到,徐子淇很自在地朝厕所走去。似乎鬼影在她眼里是空白的,而鬼影也对她一定兴趣都没有。

  霎时间,我就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就因为我是天阴煞体?这么牛,只要有我在,这些就只会对我攻击。

  我去,这个自带的嘲讽技能太厉害了。

  一眨眼的时间,鬼影就到了我跟前,我操起符纸就贴了过去。

  鬼影看了符纸一眼,意识到这个符纸会有危险,在我将符纸贴过去的时候,鬼影消失不见了。

  四处都寂静无声,就除了于二的呼噜声。

  我四处张望,没有发现鬼影的存在,心里有些发虚,我最怕这种看不到的攻击。而且以刚刚鬼影愤怒的表情,这个时候,他绝对是在想怎么折磨我,现在才夜里一两点,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时间还一大把,可以随意发挥。

  我想着反正鬼影都只会对我下手,我干脆就把于二身上的符纸全部给撕了下来,贴在我身上。

  可能是我动作太大,于二居然一下醒了过,迷迷糊糊看到我在撕符纸,他一下就喊道:“姜小杰,你个龟孙,你在干嘛。”

  我就喊道:“爷,你继续睡你的,我遇到鬼了。”

  于二看了看周围,扯着嗓门喊道:“鬼?哪里有鬼?我看你就是鬼。”

  于二有些气急败坏,立马就爬了起来,抢我手中的符纸。

  我去,这动作,这力道,根本不像是一个六十岁的大爷,比我都强悍,我怎不知道他到底为啥来医院。

  “于二爷,你这是干嘛,你误会了。”

  “误会,我看到的,还能错怪你喽。”

  我百口莫辩,确实是我不对,只是我也是一时情急,才做了这样的错事嘛。

  我只好跟他说道:“真的是遇到鬼了。”

  “你遇到鬼,我还遇到纸人了呢。”

  于二就是一根经,认定了事实,任随我解释,他都不相信。

  跟着,就操起挂在床头的拐杖,往我身上招呼。

  感受到一阵天马流星棍的威力,我也是实在受不了了,就把符纸一股脑扔到了于二床上。

  “给,给,都还给你。”

  于二立马就去捡符纸,还很得意地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抢我的东西。”

  就在我跟于二扯的时候,我们头顶响起了鬼影的声音。

  “一个鬼倌,一个阴阳先生,都是我喜欢的口味,哈哈,今天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我跟于二同时一颤,神情很是紧张,慢慢抬起头,往上一看。

  “鬼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