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想继续说什么,被徐子淇一把拉住。

  “你不用跟他废话,到时候,他自己都会怕的。”

  我去,真是要到那个时候,估计人都硬了,那还说什么。

  “于二爷,我真不能给你们结拜。”

  于二眼睛在眼眶里转悠了一咕噜,然后就说道:“哎,你这个小伙子真是多事,你不就是不想跟我们结拜么,这个好办啊,我们没有兄弟名义,但是你还是叫我于二爷,我还是叫你老九。”

  “这个跟结拜有什么区别?”我就问道。

  “当然有区别,我们都是你的爷,你就是一小弟,跟班的。以后要是有什么端茶送水的,就是你的活了。”于二很是得意地说道。

  我在心里就一阵腹诽。我好好的,干嘛要做你小弟啊,我有病啊。

  这时,于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一接起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很是兴奋地说道:“二爷啊,老八又醒过来了。”

  我们三个又是相视一看,这真有这么灵啊,赶紧拜拜。我们三个就很有默契地,双手合十,对着满天神佛都拜了一遍。

  于二看到我们这副模样,开始还是一脸茫然,接着说道:“你们还真是好心,还在为你八爷祈祷。”

  接着又指着手机说道:“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又被医生给救过来了。”

  我就很神秘的样子给他说道:“我说吧,你还不信。”

  于二愣了愣:“真有这么灵呀。”

  “真有这么灵。”

  “那赶紧拜拜。”

  于二就跟我们一样,拜起了满天神佛,还振振有词地说道:“幸亏没有真的跟他结拜呀。”

  于二一下就想到了什么,就说道:“昨晚的事情,不会就是因为跟你住一个屋子惹到的吧。”

  我坏笑一下,点了点头。

  于二立马就疯狂地按床头的按钮,嘴里大喊道:“医生啊,我要换病床啊。”

  几个护士匆忙就赶了过来,急忙问道:“大爷,你怎么啦。”

  于二就哭丧着说道:“护士姐姐,你们行行好,给我换个床位吧。”

  护士对着我们,有些茫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跟黄小玉手一摊,示意我们不知道。

  徐子淇做了一个鬼脸,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护士们立马就心领神会,然后就开始安慰于二:“大爷啊,你别这样啊,要不,你把你儿女的电话给我们,我们帮你叫他们来照顾你吧。”

  于二拉着护士的手,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哭丧着说道:“不要啊,我就要换个病床。”

  我们三个就在旁边憋着笑,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于二爷,你还真是胆小啊,哈哈…”

  几个护士立马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就对我们说道:“你们也真是的,人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们还吓唬他,要是有个好歹,看你们怎么办。”

  听到我们的笑声,于二的脸都黑了。

  “原来是骗我的,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于二说着就要爬过来要打我们,被护士一把拦住:“你还在输液,动什么动!”

  于二立马就乖巧起来,乖乖地躺在床上,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我们。

  有于二跟两个美女的陪伴,医院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呢。

  有了昨晚的经历,于二睡觉之前,都在自己床角都贴上了符,被我一阵好笑。

  虽然被我当做是一个乐子,可在我心里也留了个心眼。纸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或许这附近真的有歹人在作恶。

  这些人下手的对象,都不会是随意找的,要么是有仇,要么就是符合某种条件,绝不会胡乱找的人,所以一次下手失败,一定会有下一次。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直都睁开眼睛,等着纸人的到来。

  于二倒是很早就睡着了,早都打起了雷动一般的呼噜声。在他的呼噜声中,我一直保持着半睡半醒的状态。

  忽然一阵凉风吹了起来,我一下就惊醒了过来。左右一看,没有异常,于二的呼噜声一如既往的大。

  夏天的晚上,突然来这么一阵凉风,还真是惬意,睡意都被一下给清除干净。

  我起身,走到于二的床边,看到他贴的护身符纸都还在,床角的符纸也都还在,估计这会儿真是没事。

  就走出了病房,朝厕所走去,白天被黄小玉喂了太多的水果,晚上尿就是多。

  这是半夜的时候,医院的走廊里只开着节能灯,这个时候的走廊看起来略微有些昏暗。

  踏踏…

  我穿着拖鞋,在走廊里走着,拖鞋的声音传到走廊的那头,反弹回来,听在我耳朵里,显得有些空洞。

  走了几步,背后就传来一阵莫名的凉意,也不知道是衣服太薄,还是其他原因。

  一直听说医院是很邪乎的地方,好多鬼故事都是以医院为背景,只是不知道是人瞎编的,还是真的。

  这个时候,我真是羡慕那些人,病房里就有厕所,都不用出来。而我倒好,还大半夜出来上厕所。

  医院的布局也是够了,居然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这样的地方怎么能行了,不知道这样的地方最容易滋生细菌吗,要是我来建,就把厕所建在大厅的正中间,这样多方便。人多,还能压制厕所的晦气。

  进了厕所,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盯着我。

  赶紧解决了问题,慌忙出了厕所。

  一出来,就看到前面有个阴暗的人影,在朝这边走,只是他移动的样子,更像是在飘。每个人走路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左右晃动,只是每个人的晃动弧度有区别。

  而这个人影,根本就没有一点晃动的样子,直直的往前运动。

  我的心咯噔一下,这次可能真的是遇到了。

  那影子越朝我过来,我就越是害怕,很想撒腿就跑。

  这时,徐子淇的病房门也打开了,她披着个外套就出了门。

  酷匠9网`首发

  在晚上看到她惨白的脸,还真是有点吓人,要不是认识她,在这种气氛下,我估计都得吓一跳。

  我小心谨慎地走着,给徐子淇做了个动作,示意她不要靠过来。

  她愣一下,就说道:“你是鬼倌,你怕他做什么。”

  我一下回过神来,对呀,我是鬼倌,我就是管他的,我干嘛还怕他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