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我从昏睡中醒来,微微睁开眼睛,我就看到一片白茫茫的一片。

  我下意识地就想到,这里是天堂么。

  “你醒了。”黄小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才仔细一看,还好,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其实是医院的墙壁了,虚惊一场。

  我想撑起来一下,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动,我身上每个关节都痛的要命。还好,手臂还能小范围的动一下。

  “怎么会这样?”

  我在脑海中反复搜索记忆,发现我最后的记忆就是在医院里面,而且之前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你怎么啦?”黄小玉看到我的样子,很是担心。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

  “医生说,你的脑袋被撞到了,会出现短时间的记忆空白,以后就会好的。”

  有了黄小玉的安慰,我好了一些,只是我记得明明是一个叫徐子淇的女孩子在照顾我,怎么这会儿变成了黄小玉了。

  “徐子淇呢?”我就问道。

  “她的身体很虚弱,医院也找不到原因,在隔壁的病房里。”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回家报警之后,带着村里人去救你们的时候,你们都已经昏倒在地上,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问子淇,她也说不上来。”

  “哦。”

  我也很想知道,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不管我怎么回想,我的记忆中就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

  “小玉。”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就看到徐子淇脸色很苍白,就跟气血严重不足一样。

  黄小玉立马就跑了过去,将她扶住,说道:“小杰哥已经醒了。”

  徐子淇朝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关心。在黄小玉的搀扶下,几步就走到病床边上,坐了下来,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无法抗拒,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道:“我没事,你放心吧。”

  徐子淇这才微微一笑。

  这一笑已经是看煞了我,心中就莫名的隐隐作痛。

  她自己都已经虚弱成这样了,还这么关心我。

  本是如画中美人一样的脸蛋,这个时候却失去了原本的光彩,怎能让人不心疼。

  很想伸手去抚摸这种让人生怜的小脸,可惜,手抬起一点,就再无法再抬起。

  徐子淇一把握住我的手,颤抖着嘴唇,一滴滴眼泪从她的眼里滴落出来。

  让我更是心疼。

  只是黄小玉在一旁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这时,一个很漂亮的小护士走了进来,拿着病历本,端着托盘,只是样子看起来很生气。

  我就纳闷了,看着这么漂亮的护士,怎么这么凶呢。

  我不经意多看了护士几眼,我立马就响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不就是这个护士的一声吼,让整个医院都寂静无声的嘛。

  我赶紧闭上嘴巴,生怕惹到她生气。

  有人曾经跟我说过,在医院,千万别惹护士生气,特别是住院的时候。以前,我不是很理解,现在我是深刻的认识到了。

  酷s匠B网B唯1n一eM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啊!你轻点。”

  护士拿着针头在我的手上乱钻,就跟在探寻石油一样,不好容易找到血管了,还拿着针头在血管里捣上几圈。

  我的天,这个疼痛,真是提神醒脑。

  本来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头还有点晕乎乎的,来了这么一下,立马精神了。

  “你干嘛!”

  黄小玉跟徐子淇几乎同时吼道。

  “要你们管。”小护士很不乐意地说道,然后就拿着针头往里面捅了一下。

  我立马就感觉到细小的针头穿透了我的血管,扎进了肉里面,要不是我肉厚,这个时候或许已经扎在骨头上了。

  “啊!”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两个小女子又要发作,我赶紧阻止,几乎哭丧着说道:“你们还是放过我吧,我是无辜的。”

  黄小玉用力一跺脚,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徐子淇立马就换了一个样子,对着护士笑着说道:“哎呀,护士姐姐,我才发现呢,你好漂亮哦。”

  护士的背正好对着我,我就看到徐子淇在护士的背上画着什么,是一种符的样子,但是我没有见过。

  护士还不明所以,看徐子淇也很漂亮的,也是揽着她的腰说道:“小妹妹,你也很漂亮呀。”

  我真是为这个无脑的护士担心,明明徐子淇在对她恶作剧,她还一副笑脸迎上。

  接着两人就很诡异的相视一笑,然后都放开了对方。

  护士又回来给我弄我手上的针头,这一次出奇的温柔,搞的我都有些莫名其妙。

  弄好之后,护士还给了徐子淇一个甜甜的笑容,才离开。

  护士走了之后,徐子淇就坐到了病床边上,突然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怎么啦?”黄小玉一把扶住她,问道。

  徐子淇在屁股上摸了一下,拔了一个针头出来。

  我的天,这个小护士也不是省油的灯呀。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想到一句话,漂亮的女人都不是好惹的,果然如此。

  看到手里的针头,徐子淇就恨的咬牙切齿,将针头狠狠地丢到了垃圾桶里,然后口中默念咒语。

  “啊!有鬼呀!”

  走廊里突然就传出一阵颇有穿透力的女高音。

  随后,徐子淇就喃喃说道:“让你整我,我让你好好吃点苦头。”

  我随口说道:“那个护士也没有恶意,捉弄一下就好了。”

  谁知,我这么很随意的一句话,在徐子淇的耳中却听出了另一番味道,就戏谑地问道:“你心疼啦?”

  我真是醉了,我就是随便一说,怎么就跟心疼不心疼扯上关系了。

  接着,徐子淇就跟吃了几坛老陈醋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又是念了一阵咒语。

  看她的样子,这下子是动了真格的了。

  我一下急了,就想伸手去拦住她,怎奈手抬不起来。

  跟着就听到,走廊里,护士的女高音没了,传来的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还伴着其他护士呼救的声音。

  “快,叫医生,这里有人晕倒了。”

  “快让让,医生来了。”

  “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

  这小女子到底做了什么,直接就就把人给弄晕倒了,幸好惹她生气的不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