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立马就双脚蹬地,双手结印,口中开始念起咒语。没有受命符文在手,就只有用最初的方式来召唤浦靖。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予我符令…”

  都怪这个房间太小,咒语才刚刚起了个头,大汉一个俯冲,就冲到了我身边,我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

  大汉冲过来,就像是拿我练武一样,在我身上狂打一阵,跟着我就感觉到,我浑身的骨头都被活生生的被拆散了。一下就想一团软肉一样的瘫倒在地上。

  身上的痛,真是让我难以忍受。

  这下真的完了,这个大汉真的是太猥琐残暴了,居然这样对我。

  他完全有能力,打晕我,或是杀了我。他居然选择了这么残忍的方式,只是让我无法动弹。

  脑海中就出现一个惨不忍睹的画面,这个畜生当着我的面,将徐子淇柔弱的身体按到在地上,为所欲为,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嘴里大声骂着。

  徐子淇无力的挣扎,和我恶狠狠的骂声,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在给他助威呐喊。

  畜生,这个畜生!

  一想到即将要发生的时候,我的心就痛的要命,额头上的汗水就跟眼里的泪水不住地流下来。

  “你还是不反抗么?”大汉发出一个很粗犷的声音。

  徐子淇怔怔地看着大汉,紧紧咬着嘴唇,似乎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而我听到大汉的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骂这个畜生,真是禽兽不如,明明就是待宰的羔羊,还要这么残忍的戏耍一番。

  只是一会儿之后,我发现了个问题。

  如果大汉真是我想的那样,一个猥琐大叔,怎么会对黄小玉视而不见,还放任她的离开?

  如果大汉想对徐子淇做什么事情,以徐子淇弱小的身体,绝对不能反抗,那之前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是想吸引人过来观看,给他增添趣味?

  如果真是这样,我进来的时候,那就应该一击将我打成现在这样,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呢?

  …

  众多的问题,瞬间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一个不好的猜想出现,难道他的一切举动就是要吸引我过来看?一直没有对下手,就是要我看徐子淇反抗?

  而浦靖之前,似乎在暗示我,徐子淇不是我眼中看到的那么简单。

  难道这个大汉是浦靖安排过来的?就是要让我看到所谓的徐子淇的不简单?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异香,中间夹杂着桃花的香味,就像是之前遇到桃姑时候闻到的一样。

  一股闪光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徐子淇的样子似乎跟桃姑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迷香?”大汉也闻到了异香,眼色一沉,带着戏谑的味道,说道:“终于要出手了么。”

  “只是你觉得,你的迷香会对我有用么?”

  大汉带着戏谑的笑容,朝着徐子淇冲了过去。

  这个迷香的香味跟上次闻到的是一样的,似乎作用有所不同。这一次,我闻了一会儿之后,就觉得眼皮很重,慢慢地救要闭上。

  在闭上眼睛的一霎,我看到大汉冲向徐子淇,而徐子淇一下就抓住了大汉的手,大汉的样子显得有点狼狈。

  这个画面太过震惊了,一个小小的手居然将那么大的拳头给挡住了。

  我只是震惊了一下,接着就昏睡过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嘿嘿,我的目的达到了。”大汉露出一个笑容,想要收回拳头,却发现拳头被紧紧抓住。

  大汉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惊呼一声:“你!”

  “把我逼到这个份上,就想要走了,当我桃姑真的是好惹的吗。”

  徐子淇的身体一下散落成许多桃花,飘向房间每个地方。

  大汉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怔怔地看着周围。

  桃花轻轻从大汉身边飘落下来,从身体上滑过,一下就在身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伤口。

  “桃花迷阵!”

  大汉一下就意识到处境的危险,只是面对这样的处境他还是无法应对,喃喃说道:“浦靖这个混蛋,这下被你害死了。”

  “我这不是来救你了么。”

  大汉转过身体,就看到浦靖出现在他旁边,一下就很是气愤地说道:“你个混蛋,还好意思说,下次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帮你了,特么的,你的活太危险了。”

  F看‘o正+版章++节n(上酷z匠vk网

  浦靖微微一笑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接着,浦靖就对着空中说道:“桃姑,我已经来了,你这样就没有必要了吧。”

  桃姑一下就出现在房间里,怒视浦靖,很是愤怒地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只是,有人希望我警告一下你,不要再重蹈覆辙,你还活在前世,而有人却完全活在今生,你不要误了别人,伤了自己。”浦靖说道。

  “我桃姑活了千年,还没有人敢管我的事,你小小一个阴差居然敢管我的事情,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桃姑很是不爽地说道。

  “阴差只是一个身份而已,本不是我想做的,只是承诺了别人而已。”浦靖说道。

  桃姑微微一怔,然后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浦靖跟着也是一愣,随即就想到了桃姑要干什么,大声喝道:“桃姑,你要干什么!”

  桃姑露出灿烂的笑容,看着昏倒在一边的我,说道:“前世,我没有下定决心,所以失去了你,这一世,我不会再错过。”

  “桃姑,住手!”浦靖有些慌了。

  “哈哈,我是桃仙,所以你们对我有约束,如果我褪去一身修为,化为人身,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若你们还不放过我,我就上报天庭,下达地府,看你们能把我怎么遭,哈哈…”

  随着桃姑的一声狂笑,房间里无数的桃花,重新凝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花苞。

  大汉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忍不住产生了一种恻隐之心,微微动容,说道:“我们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对错,我们都无需过问,只要记住这是他们的选择,而我们只是在遵行承诺,就足够了。”浦靖说道。

  “明明相爱,又何必要为难对方,哎,世间情事难断,世界情事难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