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咒语的念起,浦靖出现在我面前。

  “下次叫我的时候,最好保持心里平静,不然会被反噬的。”浦靖一出现就对我说道。

  “下一次我会记得先念一次静心经的。”我尴尬地说道。

  “师兄,刚刚你怎么啦,我看你挺正常的呀。”徐子淇在一旁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没事,浦靖瞎说的。”还好我控制情绪的功力还不错,不然这会儿脸绝对刷一下就红了。

  徐子淇很好奇地盯着浦靖大量一番,说道:“你叫浦靖,看样子,你就是师兄的受命阴差,你厉害不厉害?”

  浦靖看了徐子淇一眼,然后在桌子上拿起一张空白符纸,口中默念咒语,手上一震,符纸就凭空燃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是震惊了。黄小玉要拜师父为师的时候,师父就是说的这种情况,还真的能行呢。

  然而徐子淇看到符纸燃烧之后,之前的好奇的样子,一下就变了一般模样,样子变得深沉起来。

  “还真有些本事。”

  浦靖听了徐子淇的话之后,嘴角微微一翘,斜眼看了她一眼,就回转过来对我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师父给我留言,我的问题只有你能回答。”我说道。

  浦靖微微笑了一下,把双手抱在胸前,缓缓说道:“你问吧,我能说的我一定会告诉你。”

  “我师父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他没事。”

  我去,这就叫回答我了,真拽,不是打不过你,我特么真想踹几脚。

  “那师父留给我的东西?”

  有徐子淇在一旁,我可不管把书名给说出来。本经阴符七术,关系太过重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浦靖虚手一抓,我怀里的书一下就飞了出去。

  触不及防的来了这么一下,我一下就大惊失色,完全是超出了我的预计。我惊呼一声:“你!”

  浦靖就跟个没事人一样,一脸平淡的样子说道:“放心吧,这个屋子里,没有人会想要这本书。”

  我心中一震,为何浦靖会这么说呢。如果他说他对这本书不感兴趣,倒是可能。为什么他会说徐子淇也不感兴趣呢,而且还这么肯定。

  不等我多想,浦靖使用了一种秘术,跟着手中的书就一下燃了起来。

  接着书上突然亮光一闪,一下将浦靖给震开。

  “看到了么,不被书认可的人,就算得到了书,也是个废物,还会被书所伤。”浦靖捂住胸口说道。

  听浦靖这么一说,既然师父是留给我的,那就是说我是书认可的,那我就可以看这本书喽。

  我很高兴地将书捡起来。只是一下子我就愣住了,刚刚浦靖那个神乎其技的法术,我不会。突然觉得,这个场面好尴尬呀。

  “刚你练出三昧真火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书中的内容了。”

  我去,我真心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所谓三昧真火,就是心者君火,也叫做神火。肾者臣火,也叫精火。丹田民火,也叫气火。书中有载,此或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精,与凡火共成一处。

  这三昧真火,本就藏在人身上,只是要将他释放出来,可就不是随便能做到的,要学真正的道术。要学到真正的道术,就只有入道门,当道士。

  徐子淇一把将书拿到了她手中,翻了几下就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书呢,不过是一本练字本嘛。”

  之前,把徐子淇留在这里,是想着她好歹也是师妹嘛,她肯定也是关心师父的下落的嘛,我才好心留她在这里。

  只是,这个时候,我觉得,这个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那个,子淇啊,你还是去收拾一下房间吧,一会儿天快黑了,不然你没地方睡觉了。”我把书拿了过来,说道。

  “切,我还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呢。”徐子淇白了我跟浦靖一眼,很不乐意地走了出去。

  嘭的一声。徐子淇出门的时候,还重重地甩了一下门。

  这个小女子,真是的,脾气真有点像五六月份的天气,时好时坏的。

  约莫着徐子淇走远了,浦靖就奇怪地说道。

  “我真的很奇怪,你怎么不都在问灵一道长的事情,怎么就不问问你自己的事情呢。比如说,你的伤为什么好这么快?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师妹?你这个师妹,究竟是什么身份?”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的好奇心真的就被提了起来。

  x\看E正版章TO节P、上r:酷匠0网$%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都说道这份上了,你干嘛不直接说出来,非要矫情地让我问你才说吗。”

  “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你可以问问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妹,问到答案了,随便告诉我一声。”

  听到这么说话,我心里就有一股想打人的冲动,有没有,拳头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我就感觉我突然是被醍醐灌顶一样,脸上的青筋暴起,额头上明显能感觉到滚烫的感觉,三昧真火瞬间就被炼制大成。

  我真想用三昧真火,将这个浦靖烧个半死,直接就魂飞湮灭最好。

  只是,我再去找他的时候,我发现这个狂拽酷吊炸天的浦靖,居然不见了。

  我去,这混蛋,真是的,我好歹是他合作伙伴,走了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太没礼貌了。

  算了,我也不跟这个拽到没边的家伙生气。

  “子淇,你还没好吗?”

  我正在屋子里收拾东西,黄小玉一下就把门给我推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我说,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进别人房间了,还不敲门。”

  黄小玉脸刷一下就红了,就道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我不在了,你就可以随便进来啦?”我随便一说。

  “没有啊,我都没有进过你房间。”

  我仔细一看,黄小玉的眼神明明就在躲闪,看来这个小女子在说谎。

  一下凑到了她身边,带着有些凶的样子说道:“说,平时我没在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进我屋子呀。”

  黄小玉就支支吾吾地说道:“没有,我就偶尔进来帮你打扫一下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