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宁愿没有认识桃姑,更宁愿没有认识这两混蛋,真是不靠谱,我找他们来,是为了帮我的,居然跟桃姑打起了哈哈。

  看到我白了他们一眼,牛安才注意到,我现在的窘迫。

  “小杰哥,还跟桃姑玩上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马一春也跟着笑呵呵地说道:“桃姑,我们这就走了,你们继续。”

  “你们两个混蛋!”我朝着他们就大喊道。

  牛安就转头说道:“不是,你们的事情,我们就不方便参合了,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小杰哥,你还是委屈一下吧,桃姑不会真把你怎么样的。”

  “我要是挂了,我一定要把你们扒皮拆骨!”我气愤地喊道。

  “不至于,不至于。”牛安就说道,跟着两混蛋,真的就化作一阵青烟走了。

  我也是醉了,我找他们两次,他们就这么敷衍我。要是我有命出去,我一定要好好找他们谈谈人生,聊聊理想,顺便帮他们励志一番。

  这个时候,我还能怎么办,所有的底牌都用了,不管用。我真的恨,没有把浦靖给我的匕首带出来,以他嚣张的样子,说不定真的有些实力,或许真的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我还能做什么,只有平静地等待我的结局,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浑身上下都被藤蔓给包裹住,没有一丝移动的可能。

  “这样就放弃了么。”桃姑有些戏谑地看着我。

  一根藤蔓伸了出来,变成一根坚硬的树枝,对准我的心脏。

  终于要来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气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气常存。”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听到一阵念唱经文的声音,是师父的声音。

  我一下就激动起来,睁开眼睛,到底还是亲师父,其他的都靠不住。

  师父站在不远的地方,手里捏着剑诀,捏着三根香,口里振振有词。

  经文一念起,香上冒起的青烟就朝着周围散布开,青烟所到之处,周围的幻境就像是幕布被撕开了一样,渐渐露出本来的样子。

  “老道士,三番几次的坏我好事,别以为我真不敢对你下手。”桃姑说道。

  “我倒是希望你对我下手,我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只是在一些人的眼里,我的命更重要,要是用我的命能救到更多的人,我就知足了。”师父缓缓说道。

  “哼,那我就看看你怎么救!”桃姑很是生气地说道。

  跟着,我就看到我胸前的树枝尖端上,闪出一点寒光。

  噗…

  树枝深深的扎进了我的胸口。

  “师父…”

  嘴里说出两个字,我就眼前一黑,陷入了深深黑暗之中,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我只知道,在正常情况下,这一击,绝对是要人性命的。

  我本以为这下真的要去好好巴结一下牛安了,这下可真的是要做鬼差了。

  只是,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白茫茫的,眼皮很重,费了很大的劲才睁开一个缝隙,只能看到一个很朦胧的画面。

  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和一阵的疾呼。

  s4酷~匠9y网D永'久6免a%费看f小`N说

  “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我感到喉咙一阵干涩,就下意识地想起身找水喝。

  “别动,你就这样躺着,你要什么,我帮你。”

  我听到一阵很好听的女人的声音,不是黄小玉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我费了很大劲才张开一点点嘴巴,喉咙中艰难地蹦出一个字:“水…”

  跟着,我就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朝我靠近,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像是薰衣草的味道。嘴巴上感到一丝微凉,一股细小的水流就流进了我的嘴巴。

  看得出,她很细心,水流的速度很慢,可能是我太渴的缘故,我就感觉,水流是沿着我的口腔,慢慢地,一点点滋润皮肤,而每一寸细胞都似乎很久没有喝到水一样,都饥渴地吸允着经过的水分。

  “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有了水分的滋润,我的身体一下就松弛了下来,跟着就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很明显,我还活着,我都很难想象,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拿一根利刺,我很真切地感受到,它深深的刺进了我的心脏。在那一刻,我明显的感受到,我心中爆炸的感觉。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都全然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只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我活下来了。

  之后,我也不知道我又昏迷了多久才再一次醒来。

  这一次醒来,是在半夜。

  我睁开眼睛,这次没有那么费劲,身体上也传来很真切感觉,衣服的触感,胸口的疼痛,输液管中液体进入我身体的感觉。

  这一切都这么真实,又那么不可思议。

  胸口的疼痛告诉我,那一击是真实发生的。

  这一切真实的感受,又让我感受到,我真切的活着。

  尝试动了动身体,还是很费劲,勉强能动了。

  “你醒了?”之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个声音的主人,一下站了起来,我才看到她的样子。

  只是,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是真的。

  瓜子脸,大眼柳眉,瘦瘦的身体,细白的皮肤,看起来年龄跟我差不多大,很漂亮的一个女孩。

  只是,这一张脸让我看起来,很熟悉,而陌生。这个轮廓,这个声音,都很熟悉,只是在脑海中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名字对应上。

  想了一阵,头就很痛,也就算了。

  她半夜了,还在照顾我,想必不会害我。

  “你要喝水吗?嘻嘻,你每次醒来都是要喝水。”

  “哦。”

  我脑袋中昏沉的很,我以为这是我第二次醒来。

  跟着,她就拿了一杯水过来,喂我喝。

  “你是谁?”

  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护士照顾我,而是一个陌生人。

  “我叫徐子淇,你叫我瑶瑶也可以。”她带着笑容说道,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哦。”

  陌生的名字,却有点熟悉的脸,想的我一阵头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