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群混小子,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琳子还需要休息,你们别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吵着琳子了。”

  说着,琳子妈就开始轰这群小伙子。

  这群小子中确实还是有那么几个是真心关心琳子的,被琳子妈轰走,还不住地往屋子里看,满脸担心的样子。

  “婶,那我也走了,按我说的就行了,放心吧,琳子姐没事的。”

  我跟琳子妈道了别,我也出了门,得赶紧回去跟师父说说,看来这次桃花仙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回到祠堂,师父还没有回来,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见到他的踪影。

  我回想今天的事情,总觉得那个地方有些蹊跷,就是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我还是担心狗蛋的情况,都是因为我的疏忽才导致狗蛋的魂魄被勾走的,我就去了狗蛋家。

  一进门,就看到黄大叔在院子里抽着烟,很苦闷的样子。

  “小杰,你来啦,来坐。”

  我做到了黄大叔旁边,安慰了一下:“黄大叔,放心吧,狗蛋一准没事。”

  黄大叔抽了一口烟,说道:“你就别安慰我了,你大叔我都几十岁的人了,什么事情没见过,这次狗蛋是凶多吉少了。”

  我心里一紧,就问道:“大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大叔就说道:“大叔我倒是没什么,就是你婶…”

  我这才注意到,院子里没看到黄大婶,我就问道:“婶,怎么啦?”

  黄大叔叹了一口气,指了指狗蛋的屋子说道:“家里就狗蛋一个孩,现在还弄成这样了,娃都是娘的心头肉啊,能好受吗。”

  我走进屋子,就看到了黄大婶拉着狗蛋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小声地哼着曲子,蓬松的头发,一脸憔悴的样子,让我的心也是跟着一紧,内疚的心不由地就增加了几分。

  “婶,你也要注意身体呀,狗蛋一准没事,我师父都出马了。”

  黄大婶没有回答我的话,就摇摇头,对着狗蛋说道:“狗蛋啊,家里穷,你走了,下辈子一定要找个好人家啊,要是记得妈,就来看看妈。”

  说着,拿出一个桃花瓣,放在狗蛋的手中,接着说道:“这辈子娘没给你找个媳妇,下辈子你一定要找个漂亮媳妇。”

  我一开始看到桃花瓣,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细想,就发现了问题,现在都四月份了,那里还有什么桃花啊,而且这桃花瓣很新鲜,一看就是没摘下来多久的。

  我立马就上前拿起桃花瓣,仔细看起来,除了上面没有刻字,就跟琳子家的桃花瓣是一个样子的。虽然桃花瓣在我印象中长得都一样,只是,看到这个桃花瓣之后,我总觉得,问题一定在这个桃花瓣上。

  我就问道:“大婶,这个桃花瓣是从哪里来的?”

  大婶只顾摇头,似乎这周围的事情都跟她无关一样。看到大婶这个神情,我很是着急,这个桃花兴许就是一个突破口,只是大婶这个状态,是问不出什么东西的。

  我就拿着桃花瓣跑到了院子里,问黄大叔:“大叔,你知道这个桃花瓣是哪里来的吗?”

  黄大叔就说道:“这是你大婶在泰兴观求的。”

  “泰兴观,桃姑?”

  “对呀。”

  我终于明白师父之前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那自称桃花仙的就是我们这里远近闻名的‘桃姑’。

  在附近的桃山上,有一座泰兴观,观里有一个千年桃树,据说已修成正果,得道成仙。

  村里人男女老少每逢过年过节的,都会去上香祈福,每年的四月初四,还有一个桃花诞,就是专门为桃姑办的。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跟万人敬仰的桃姑有关。

  想要知道结果,看来就只有上桃山一趟了。

  “大叔,或许狗蛋还有救,你别伤心了。”

  我安慰了一下黄大叔,跟他借了自行车,就骑着自行车上山了。

  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体力,十多里地,不出二十分钟不到我就骑到了。将自行车放在一个熟识的人家,我就一路狂奔,朝着泰兴观跑去。

  跑到山上,天已经是灰蒙蒙的,快天黑了。

  好不容易赶到观门口,门已经关了,我一推,门就开了,只是虚掩着。看来还有人在这里,可能就是师父。

  千年桃树就在道观最中间的位置,我几步就跑了过去。

  师父果然在这里,就站在桃树前。

  我正要过去,师父一伸手,示意我不要过去。

  我远远看着,师父表情凝重,紧紧盯着桃树。

  我就觉得这气氛诡异的很,师父对着桃树,又没有说话,又不让我过去,一时间就僵持着。

  周围十分的安静,除了道观外的虫鸣鸟叫,再听不到别的声音。

  在这附近,我就感到一种隐性的气场,压的我只觉得胸闷。

  这种气氛,把我憋得难受,实在忍不住了:“师父。”

  我的声音就像刺破了某种东西一样,胸闷的感觉,一下就破开,我就感觉一股气流从我身上冲了过去。

  师父顿时退了几步,桃树上的叶子也是被气流冲的激荡气流。

  这时,就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子,你还有点本事,居然追到了这里,那就别怪我了。”

  我只是听到了声音,什么都看不到。

  “不要。”

  师父大吼一声,一下就冲到我身前,跟着身体一颤,我就听到一声闷响。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师父说道:“你快走,回祠堂,什么都别管。”

  “想走,哼,你还得先问问我。”那声音跟着就响起。

  我走到师父的身边,朝着桃树就大喊:“你这个妖怪,居然站我桃姑的地方,真是不知廉耻,你若是束手就擒,我倒是可以考虑传你正道心法,让你也得个正果。”

  “小杰!”师父脸色一怔,说道。

  h酷N匠|+网_}永e久√…免)-费6o看c小6C说

  “哈哈,我开始修道的时候,你估计还饱受六道轮回之苦,连灵都还没有形成吧。”

  “小杰,这就是桃姑,你别乱说话。”师父低声说道。

  当时,我差点没晕过去,感情,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给一个妖怪上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