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婶,什么事情啊,这么慌慌忙忙的。”我就问道。

  黄二婶就撑着腰,喘着大气说道:“黄狗蛋中邪了。”

  这黄狗蛋是黄大叔家的孩子,一天神神叨叨的样子,本身就跟中邪了一样。我就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他不是一直都中着邪吗。”

  黄二婶就说道:“这次是真的,整个人都傻了,口吐白沫,还说胡话。”

  听黄二婶这么一说,倒是很像中邪了,而且还挺严重的样子。

  我就说道:“那好,我去叫师父。”

  我一回头,就想到,这种情况,师父估计会让我来处理,他最多就在旁边架起二郎腿,哼着小曲。

  “算了,还是我先去看看吧,二婶,你去叫我师父吧。”

  “唉,你能不能行啊。”

  “放心吧。”

  5t酷匠网"正版首qp发

  我边说边朝黄大叔家里跑去。

  笑话,我怎么可能不行,我可是一个道士,在邪祟面前,怎么能说不行。

  没几步我就跑到了黄大叔家,这时院子里已经是围满了人。

  黄狗蛋就站在院子里,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嘴边上挂着泡沫星子,还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院子里的人就在旁边议论着,有说是鬼上身,有说是冲了煞。幸好没人说是羊角风,那就太扯淡了。

  真是服了这些人了,啥都不知道,就在围在周围,还煞有其事的分析着,一副不懂装懂的样子,看着就够了。

  我往里面挤了挤,喊道:“各位叔叔伯伯,这不是什么邪祟,是一种传染病,很厉害的,你们还是站远些吧。”

  我也不能给跟他们说实情,他们这帮人听到个新鲜的,立马就会越传越神,他们这群人不去写小说,真的是屈才了。

  上次有人就是碰到个梦魇,比鬼压床稍微厉害一点,就被这群人传的神乎其技,简直就是魔王在世。当时我差点没给那人吐上一口舌尖血,帮他加点料,好让其他人也相信。

  其他人听我这么一说,立马就后退了一米远,瞬时,院子里就敞亮多了。

  这些人也真是的,不怕鬼神,怕传染病,殊不知鬼神远比传染病厉害多了。

  我一看黄狗蛋的情况,心中就已经有数了。

  冲了煞气不会说胡话,鬼上身又不会口吐白沫,很明显这是冲客了,就是撞了邪。只是这个邪祟本不是故意惹到的,撞上之后又一时脱不了神,就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黄大叔是黄二叔的大哥,黄小玉的大伯。

  我就走到黄大叔身边,小声说道:“大叔,你别着急,这个不是什么大事,先把狗蛋弄到屋子里,用不了多久就搞定了。”

  黄大叔应了一声,就跟我一起把黄狗蛋弄到了屋子里面,扶到床上坐了下来。

  “大叔,你帮我守一下外面,不要让人靠经这间屋子。”

  黄大叔正出去,就碰到师父走了进来。

  师父看了一眼黄狗蛋,把手里的包丢给我,就说道:“仔细一点,别大意了。”

  说完,就跟黄大叔走到了外面,做了下来,就听到师父跟其他人说:“这个呀,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就是撞客…”

  跟着我就在屋子里听到,师父跟外面的人神聊起来,把外面的人都说的一惊一乍的。

  我真是无语,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师父在我面前就是板着个脸,在其他人面前就是和蔼可亲,还会寻他们开心。

  撞客,一般不会有大问题,一般都是附近的山精野怪路过,不小心附到了狗蛋身上,或者是狗蛋的先人祖辈,想作弄一下黄狗蛋,跟黄狗蛋身上哪位好好谈谈,就没事了。

  我们鬼倌可不像其他道士一样,见着个鬼或者妖的,就要打个魂飞魄散,没必要,教人向善,少一桩杀戮,也是功德一件。

  我从师父给的包里拿出鬼倌三样,引魂香,定魂符,御魂铃。

  拿起符纸就往狗蛋头上一贴,再取三根引魂香,放在狗蛋手里,御魂铃一摇,铃声响起。

  “我乃鬼倌姜小杰,你是何方妖邪,竟敢在此作祟,还不快快现身。”

  按正常情况来讲,这个时候,引魂香上会冒起一阵青烟,然后在旁边形成一个人影模样。

  可是,我摇了半天御魂铃,引魂香是自己点燃了,可是就只顾着冒烟,根本就没用一样。

  “还不快快现身!”

  我又摇了一阵,还是没有反应。

  我就郁闷了,这是怎么了,以前也操作过一两次,都没问题,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御魂铃坏了。

  把御魂铃翻了过来,看了一下,还是没问题下。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黄狗蛋开口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连法号都还没有的小小鬼倌,还没有资格让我现身。”

  我艹,好大的口气。没有法号就不能是鬼倌吗?

  不对,重点不是在说我没有法名。

  “哼,一个附在凡人身上的小小邪祟,有什么资格,在我堂堂鬼倌面前装逼,还不快快现身,再不出来,我就把你打得魂飞魄散。”

  黄狗蛋又张嘴说道:“哼,我桃花仙想做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小鬼倌能阻止的。”

  接着,黄狗蛋对着我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容:“我还要感谢你的定魂符,不然我还不一定能制住这个小子。”

  说完,黄狗蛋眼睛一翻白,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倒在了床上。

  我立马上前查看一番,心中一惊,遭了。

  黄狗蛋现在是有气进没气出,魂魄被勾走了。

  要是不快点把黄狗蛋的魂魄找回来,他就只有死路一条,看哪个邪祟的架势,这是没打算放狗蛋的魂魄回来了。

  这种事情,没头没脑的,只知道一个那个邪祟自称桃花仙,这种事情,我可不行,只有好师父。

  把黄狗蛋放在床上躺好,出了门。

  黄大叔应了上来,问道:“怎么样?”

  这个时候,首先肯定是要安抚家属的情绪,一般人知道实情都会很激动,所以,我撒了个谎。

  “大叔,没事了,狗蛋昏迷了,我给他喝了符水,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你们暂时不要去打扰他。”

  的确是要休息一晚上,要是明早没有醒过来,那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这才是实话,可是这么说出来,不是让人干着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求追,求勾搭,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