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摇摇头,边朝里面走,边说道:“小杰那里还有黄纸,等你哪天凭自己的能力点燃了黄纸,再来找我吧。”

  我不得不在心里佩服师父,师父就是师父,一张黄纸,什么都没画上去,这个真的除了打火机,没别的办法能点燃,反正我是做不到。

  可见师父是已经拒绝了黄小玉,可怜她还不知道,一脸踌躇满志的样子。

  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她这样子下去,好心提醒道:“小玉,你还是算了吧,你做不到的。”

  黄小玉手一摊,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不信。”

  我从屋里那出几张黄符,递到她面前:“这就是黄纸,一张纸,没有画符在上面,它就是一张纸,你见过谁能凭空点燃一张纸。”

  郝哲从我手中抽出一张黄纸,又用打火机点燃了,递到我面前:“小杰子师父,我点燃了,是不是就可以跟师祖学了。”

  “滚!”我跟黄小玉朝着郝哲就大声吼道,这家伙真的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是,师父,师娘。”

  郝哲居然真的在地上滚了起来,圆润的身体,圈成一圈,这滚起来,还真的比他走路轻松呢。

  我对他也是无语了,这家伙就是来搞笑的。

  郝哲一走,黄小玉就苦着脸说道:“小杰哥,你就是不想我跟你在一起。”

  我把脸撇到一边:“没有的事。”

  “就是。”

  黄小玉一个转身,眼睛紧紧盯着我,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这个小妮子也真是的,刚刚还那么横,现在居然哭泣了鼻子。我最怕她哭了,我这人什么本事都有,就是没有哄女孩子的本事,特别是黄小玉。

  “我说,你能别哭行吗?你要我怎么做,你说一声,你不用这样子。”

  黄小玉立马就收起了哭腔:“那你说,我要怎么才能把黄纸点燃。”

  我去,还是这事。

  “来,你跟我进来。”我拉着黄小玉就跟了我的屋子。

  拿出毛笔朱砂,伏在桌子上,就画了一道驱邪符。

  “上次,黄大奶奶得病了,师父就是用的这道符,驱邪符。”

  我捏住符纸,口中念道:“太上老君教我仙方,为民驱邪,道法所至,邪祟不存,急急如律令。”

  咒文一念完,黄符就烧了起来。

  黄小玉兴奋的跳了起来:“快教我,快教我。”

  “你还是不明白吗,黄纸不过就是黄纸,没有符文,没有咒语,它根本不可能燃起来。”

  酷,/匠网:正#X版“f首9发*

  听了我的话,黄小玉一下就沉寂了下来,显得很失落。

  我正想安慰她,她就一下抬起了脑袋,灰暗的脸上闪耀出耀眼的光芒,很有自信地说道:“我相信师父是在考验我,一定有办法把黄纸点燃,我一定能做到。”

  她都这么自信满满了,我还能说什么。平时她想做什么事情,随便打击一下就泄气了,这会这样都不放弃,还是第一次见到。

  黄小玉随手在桌子上抓起几张符,揣在怀里。

  “哼,你别小看我,我一定可以做到。”

  说完,就兴致勃勃地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看到黄小玉又蹦又跳的样子,我就很不放心,她的表现,大大的超乎了我的意料。

  “小玉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回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师父已经站在了我的背后。

  “师父,你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她呢,干嘛要给她一个幻想。”

  师父笑了笑说道:“拒绝跟不拒绝有什么不同,只要是她想,她会放弃吗。”

  说实话,按以前的情况来说,黄小玉一定会在不久之后就放弃,只是这一次,我也不知道了。这不是她第一次说,也绝不是她最后一次说,而且现在已经付诸行动。

  我真的是搞不懂,黄二叔就一个闺女,小玉要当道姑,他都不阻拦。师父明明知道我的情况,小玉跟我在一起的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也是,看着小玉跳到我这个火坑。

  真是搞不明白,这两人都怎么了,小玉对他们都不错,还是看着张大的,就没有一点可怜他们的意思吗。

  还是,他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而且师父早就已经想到了应付的对策。

  算了,这些头痛的事情,估计以我现在的智商还想不明白,估计得到师父那个年纪,或许可以做到吧。

  “师父,那个,我现在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了,要不你就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吧。”

  我师父一愣,一脸茫然的样子,看着我说道:“你什么时候生病了?我怎么不知道。”

  “师父,你不是吧。”我的天,这真的是我亲师父么。

  “哦,我想起来了。”师父一摸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怕脑袋说道:“那这样吧,我也没钱了,你画几张符去卖一下,随便去把手续办了吧。”

  我还能说什么,绝对能肯定,这真是我亲师父。这天底下也只有亲师父才这么对自己的徒弟吧。

  我还在医院挂着病号呢,自己还要去画符,还要去卖。

  师父,你觉得这样真的好么,你就不怕我去了之后,被城管叔叔给抓了么。

  师父就皱着眉头,一脸惆怅的样子,一看就会让人觉得,他这是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然后,转身走回他的屋子。

  画符,然后去卖,这种事情,我怎么可以随便做呢。每一张符的出现都是为了道义,都需要画符的人清心静神,心无旁骛。心里记着是拿去卖的,这样画出来的符,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的。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怎么能让我画出来的符带着水分呢,坚决不能这样。

  于是,我走到了黄二叔家,让黄二叔帮我去办个手续。等以后我状态好的时候,再画些符,卖了还给黄二叔。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计划来着,只是我想着,自从我开始画符之后,师父就没有画过符了,长此以往,会生疏的,我是给师父一个机会。

  谁知,师父就是不明白,我的一番苦心,居然继续坚持让我画符。

  我正朝着黄二叔家走着,正好久看到黄二婶慌忙的朝祠堂这边跑来。

  “二婶,你这是要干嘛呀?”

  “小杰啊,快去找你师父,村子里出大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