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客栈?简直就是一酒店,看架势还是五星级的。

  大厅里的装潢,看似稀松平常,却也是典雅古朴,看得出这装饰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墙面上挂着的是青松白鹤,黄泉碧落,地上踩的是七星零落,头顶上顶着的是太阴高悬。

  这咋一看,我还以为是进了某个仙家福地了。

  到了门口,后面的鬼卒就跟着站到了门口,百夫长站到台阶上,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跟着百夫长就带着我们进了一个包间之中,我一看,在包间里坐着的不就是牛安和马一春吗。而此时,他们的穿着都跟那天我看到的不一样,显然要正式的多。

  牛安一副古代武官模样打扮,马一春这是一副文官模样打扮,都搞得油光粉亮的,跟那天我看到的完全是两个模样。

  而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不对,应该也是阴差。

  牛安和马一春看到百夫长把我们领过来了,就跟了上来,陪着笑,脸都快笑烂了。

  “森罗街守将和文丞,恭迎灵一道长。”

  还真是没想到,这两个长得这么矬,居然是守将千总和文丞,这显然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计。

  $h酷j#匠QY网v正TA版eq首发

  师父自顾走到正席的位置,坐了下来,说道:“虚头巴脑的东西就不用了,你们也见过小杰了,想必你们也该知道我今天的来意了吧。”

  “浦靖,见过灵一道长。”

  原来这个不假言笑的少年叫浦靖,脸上棱角分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光这个卖相,就能吸引许多少女的眼球。再加上富有磁性的声音,得让多少少女疯狂啊。

  在他的脸上,我感到了无比的压力,重来没有过的压力,居然有人可以在容颜上给我压力,这还是第一次。

  师父看了浦靖之后,也微笑着点点头,似乎很是满意,随口问道:“是何实力了?”

  “千年鬼妖尚有一战之力。”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在心中嘀咕,原来是个说大话的家伙。千年鬼妖,是何实力,那是要上《奇志怪谈》的妖物。多少年了,能记在书上的,那个是省事的家伙,那个都是名噪一时的妖怪。这个浦靖看上去小小年纪,居然敢说跟千年鬼妖一战,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

  “你做小杰的受命阴差倒是合适,不知你是否愿意?”

  听师父的口气,他好像很满意这个浦靖,倒是有点不放心我,怕浦靖不愿意。

  浦靖看了我一眼,眉头一拧,就诧异地问道:“这真的是你亲传弟子?”

  随后就感到不妥,对我师父行了个礼道歉:“对不起,我不是说你眼光差。”

  我当时差点就没忍住,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一口舌尖血就给他吐过去了。想我师父这样身份的道长,他的亲传弟子,来找你做受命阴差,你居然说他眼光差,真是不想活了。

  哪知师父笑着说道:“不碍事,小杰只是稍显懒惰,实力才会有些不堪,以后你们合作之后,你多加看管,想必小杰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一头黑纹飘过,哪有这么说自己的弟子的,师父,你真是我亲师父么。

  而这个浦靖居然趁着这个机会,居然蹬鼻子上脸,说道:“如果是道长的命令我自当相从,只是我不敢保证我这个受命阴差是否称职。”

  这么说了,还让我怎么忍,我立马就怒了。当然咱是有素质的道士,可不是泼妇,我很委婉地说道:“也是,我是天阴煞体,做我的受命阴差,说不定就会被那些鬼妖精怪的给撕成碎片,现在推掉是最好,别到时候丢人现眼。”

  浦靖立马就带着几分戏谑的表情看着我,喃喃说道:“我沉寂幽冥深渊千年,会怕那些不成器的鬼妖?”

  幽冥深渊?什么东西,能吃吗?

  不得我再做反驳,师父就接着说道:“你若不愿,我不强求,只希望,你能保他三次无碍。”

  浦靖愣了愣说道:“好。”

  说完,就掏出一把黑色匕首,递给我,说道:“这是我的受命符文。”

  他是答应了,我还没答应呢,拽什么拽,不就是个阴差么,牛什么牛,哥还不乐意让你做我的受命阴差呢。

  我昂着头,做足了样子。

  这时,我就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目光,很明显来至于师父。我立马意会到这股目光背后的寒意,直射内心的寒意,有么有,后背直接冒冷汗。

  师父这是用出了他修炼多年的功力啊,可想而知,如果我拒绝的话,我的下场会有多么的凄惨。

  我一下就将黑色匕首给拿了过来,拽在手里,依旧昂着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浦靖微微一笑:“记住,只有三次机会,希望你没那么容易挂掉,不然我们就真的是同事了。”

  说完,就跟我师父和牛安他们告了辞,然后就出了门。

  我那个恨啊,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的搭档居然这么拽,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太让我生气了。

  “既然事情也都办妥了,小杰,我们就离开吧。”

  “别啊,我刚刚才接手了新业务,对业务还不太熟悉,我觉得我还是留下来熟悉一下的好。”

  师父眼睛微眯了一下,眉头一皱,思量了一番,接着就说道:“也好,记得早点回来。”

  看着师父离开,我立马就长舒了一口气,跟师父在一起就是太压抑了,整天都板着个脸,说话也是一板一眼的,没什么趣味。

  哪知我一个长舒,牛安跟马一春也跟着舒了一口气。

  “哎呀,憋死我了,这些自诩高人的人怎么都一个德行啊。”

  我一愣,感情他们也是在忍受啊,我还以为他们多大能耐呢,一直都一脸笑意,少言寡语,只知道附和。

  “来,小杰哥是吧,第一次来往生栈,我们做东,好好吃上一顿,以后咱就算是自己人了,是吧。”牛安跟我说着,还给我抛了一个很有韵味的媚眼,搞得我一愣一愣的。

  自己人?按说,我刚上任的鬼倌,可以算是他们的手下,怎么就成了自己人了?还有对我师父的态度,那可是很谦逊,倒像是一个下级对上级的感觉。

  我也跟他们抛了一个很有韵味的媚眼,笑着说道:“牛哥,马哥,你们都是千总文丞了,干嘛搞得很怕我师父一样啊。”

  牛安立马就把我的嘴给捂住,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