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祠堂,师父已经回到祠堂了,盘坐在大堂里,闭着眼睛,这是在打坐呢。

  我悄悄从旁边走过,不想去惊动师父。

  “你回来啦,想通了?”

  我回头,看着师父还是闭着眼睛,我应了一声:“恩。”

  “想通了好,想通了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我沉默着,并是没那么多烦恼,烦恼依旧在,只是被埋在了心底。

  “师父,今天我遇到了牛安和马一春,他们让我给你带好。”

  “他们怎么会来找你?”师父听到他两的名字,显得有些不高兴,似乎对他们很不屑,只是脑袋中还是有些印象。

  我老老实实,原原本本把河边的事情说了一边。

  师父本来平静的样子,猛地一下就睁开了眼睛,说道:“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我照着师父的指示脱了衣服,我看着身上的符文,并没有什么变化。

  而师父看到之后,却神情紧张起来,嘴里喃喃说道:“不该呀,怎么会这样?”

  “怎么啦?”

  师父的神情很是紧张,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嘴里默念着什么,我估计是静心经。

  一阵之后,师父就说道:“罢了,既是如此也好,该来的总是要来,该走的总归要走。”

  我被师父搞得彻底晕了,都什么跟什么嘛,于是我问道:“师父,到底怎么啦?”

  师父站了起来,转过身体,背对着我说:“你身上的符印已破,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我双手在身上摸来摸去,眼睛也看来看去,怎么看怎么摸,我都没有发现身上的符印有什么问题。

  师父拍了我头一下:“要是你也能看出毛病,那还真有问题了。”

  我是这么想的,符印嘛,就跟画在纸上的一样,他破了总是要有点痕迹的嘛,就跟纸被捅破了一样呗,可是我身上满满的符印,跟之前没有区别啊。

  “那会怎么样啊?”

  “百鬼缠身。”

  我的天啊,这四个字一出来,我后背心直冒冷汗,牙齿嘎嘣响。

  我在书中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当时还想着,一个刚生下来的鸡蛋,就那样放着,不会有苍蝇围过来,但是等他放久了之后,就会有苍蝇围着他飞了,当他破了个洞之后,就会有一群苍蝇围着他转。

  按照师父的说法,很不幸,我就是个臭鸡蛋,还是个破了洞的臭鸡蛋。

  很快就会有许许多多的苍蝇过来,而我该怎么办,躲深山里修道,然后多年以后,我修成之后,我就取个天阴老人的名头。

  哪有什么用,我都老了。

  “师父,这要怎么破啊?”

  我想到我悲惨的结局,我眼泪哗哗的,这不行啊,我不能当天阴老人啊,我要做个风流老人啊,不是,我要做风流少年啊。

  “我可没那本事。”

  “师父…”

  我一下就掉进了冰窟窿,师父都没办法,那我就只能做天阴老人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不用担心,哪有绝对的事情,做鬼倌就是一条路嘛。”

  说来说去,就是想让我做这个,师父,感情你把养我,就是为了让我做鬼倌的呀,真是暗藏心机的师父。

  我在心中一阵腹诽,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师父就接上了,生怕我会拒绝。

  “今晚,我带你去鬼门,就算是引你上路了。”

  “啊,今晚,不是,师父,会不会太早了一点啊。”

  师父一听,掐指一算,接着说道:“是有点早,我们吃过晚饭去,就刚好。”

  “师父,我觉得呢,我身上的符文还能抵挡一阵,不用这么急的。”

  刚想跑,后衣领就被师父给拽住了。

  “要是觉得符文没用的话,要不,我帮你给搽干净吧,看着也怪难看的。”

  我回头就看到师父和蔼可亲的脸,我怎么能麻烦师父呢。我连忙严肃地说道:“师父,今晚天黑就去吧,还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吗?”

  “太上静心经,一百遍。”

  @酷¤匠%网》v首发a

  “是,师父。”

  这个事情一定要主动承下来,不然师父会亲自来盯着的,这个,我有经验。

  我进了屋子,拿出符纸朱砂,就开始画符,晚上去的可是鬼门,那地方可不是寻常地方,都是些牛鬼蛇神的,准备准备也好,心里有底,至少不会怕吧。

  定魂符,摄魂符,镇魂印,招财符,桃花符…各种只要是我会画的符,都给画上一张,符嘛,多少能带点灵性,或许能派上用场呢。

  到了晚上,师父在外面叫我了,我才停下来,这才注意到,一桌子的符。

  这个画符可是很费神的事情,还好我功力到家,十多年的童子功,那可不是盖的。赶紧找了个口袋给装起来,藏在怀里,这东西就是个心里安慰,有师父在,怎么可能还用得着我出手。

  出了门,师父已经穿好了道袍,在院子里等我了。

  师父平日可都是传便装的,就是开道场的时候,也不会穿道袍的。这件道袍我就看他穿过几次,接待县长的时候穿过一次,然后就是说出去办事的时候。

  反正,只要师父穿上道袍了,就说明这事不简单,可能关系重大,可能关乎面子。

  “师父,我准备好了。”我走过去说道。

  “恩?”师父诧异地盯着我,我立马就意识到,我给说漏嘴了,师父并没有让我准备什么。

  师父在我身上搜了一下,一下就搜到了我藏的符纸。

  拿出来看了几张,师父的脸都黑了。

  “你个混小子,画个符也就算了,桃花符是干嘛用的呀,这是我教你的吗?你整天能学个好不。”

  一把就扔到了一边,我看着我画的符被扔了,我的那个心啊哇凉哇凉的,这哪是符啊,这可是我的定心丸呢。

  我的亲师父呢,我可是去鬼门关,那里全是鬼,你不知道你的徒儿胆小吗。

  师父也是气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就跟我犯了多大错误一样,不就是画了点符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师父从他怀里掏出一张符给我,说道:“这张符你带着。”

  “有什么用?”我下意识的就问了。谁拿到个东西,不兴问一下怎么用法啊?

  我师父就是专权独断,搞独裁主义,一个棒槌就在我头上敲了下来。

  “管那么多干嘛。”说着,就朝屋子外走去。

  我画了一下午的符,就这么孤零零的趟在院子里,多不好,我还是把他们放回去吧。

  “你干什么。”

  “我不是怕被别人拿了嘛,这些符可都是我的宝贝。”

  “就你事多。”

  “好嘞。”

  我如蒙大赦一般,拿着口袋就冲到了屋子里,从里面随手拿了几张揣在怀里,这东西有几张在身上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一来可以防止心里紧张害怕,二来,这不是要去上岗嘛,总得带点技术成果嘛,给上司同伴留个好印象不是。

  好吧,我就是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