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手指上咬了一下,在手心画上一个摄鬼符。重新沉到水里,水鬼隐去了身体,看不到他在哪里。我就凭感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下甩到岸上。可不能让水鬼待在水里,一会儿他跑掉了,我还得开天眼去找。

  水鬼的身体一离开水面,就显出实体。浑身上下的肉,都已经腐烂不堪,衣服也像个破布一样挂在身上。

  一看就知道这个水鬼死去有几年了,居然还不去投胎,真是罪孽深重,就让我这个还没上岗的小鬼倌来送你去投胎吧。

  我一下从水里跳了出来,刚一上岸,不给水鬼任何反应的时间,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本以为,水鬼到了岸上之后,实力会受到限制,可这个是我的本以为。

  我冲上前去,那水鬼,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诡异的弧线。

  就在我的拳头要打到他的时候,他的头发一下暴涨,将我的浑身包裹起来,让我动惮不得。

  而他这时候指甲也在疯长,一脸奸笑:“我会让你好好知道我的厉害的。”

  头发在我身上扭动,让我的肌肉都无法动一下。一会儿之后,我就感觉到了胸闷,就像被一条大蟒蛇给裹住了一样。

  他的头发用力把我的四肢给拉开,就像我被绑在了十字架上一样。

  我知道他这是要开始蹂躏我了,四肢被绑住,没有办法做动作,更没有办法画符施咒。这时候,我是真切是感受到砧板上的鱼肉,是怎么一种感觉,很无奈,很绝望。

  水鬼得意地奸笑着,长长的指甲,一下就在我的身上划过。

  我以为我这个时候的胸膛应该是被划开了,可是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

  反而是水鬼大声尖叫了起来,我一看,他抱着自己的手,倒在地上痛哭地尖叫着。

  缠在我身上的头发也收了回去,我低头一看,才明白过来。

  我衣服上被划出一个口子,而那水鬼的指甲接触到了我身上的符文,立马就跟碰到硫酸一样,立马就被融掉了。

  我哪能错过这么美好的机会,立马在拳头上画了个摄鬼符,一下就冲了上去,毫不留情,对着水鬼就是一个揍。

  不要以为,我还在发泄,错了,我这是画了符印的拳头,那是有法力的,没打一下都是在给他减轻罪孽。

  出了水的水鬼,就跟小鱼出水了一样,就是一个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被我猛烈地揍着,水鬼忍不住,用难听的声音冒出一句话:“你真无耻,有本事,我们到水里去打一架。”

  f%酷`&匠网'首T发

  真是好笑,怎么可能。

  “对不起,我是鬼倌。”

  说完,我就朝他打出了最后一拳,一拳打在他头上,他直接就昏了过去。

  师父通常在这个时候,都会拿出三根香,加上一张符,打在鬼的身上,而我没有带着这些东西,只好用另外的办法了。

  我双腿扎地,单手捏成剑诀,眼观鼻,鼻观心,嘴里念到:“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予我符令。奉令阴差,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急急如律令。”

  一阵等待之后,两个蒙头垢面的鬼差,打着哈欠就在地上慢慢显现出来。

  我一阵无语,感情这鬼差的工作还是挺悠闲的嘛。

  “都几百年了,居然还有人用这种办法召唤阴差。”两个鬼差显然很不高兴。

  看了一眼,很是诧异地说道:“咦,还是个小屁孩。”

  接着就问道:“小孩,你的受命阴差呢?”

  我愣住了,师父没教过,这个办法还是从书上看到的,第一次用。只好问道:“什么是受命阴差?”

  其中一个脾气可能不好,对我嗤之以鼻,并没有回答我。

  另一个好一点,跟我说道:“你都会用阴差符令了,总该是有人带你的吧,那人没教你?”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真的没有,我师父忙起来好长时间看不到人,闲下来也似乎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这些细微末枝的东子,我师父怎么可能会想到。

  “那带你的人叫什么,我改天,好好教训他一番。”看样子,这两个阴差也对这种不负责的师父很反感。

  我说道:“灵一。”

  两个阴差听了之后,先是一愣,之后就问道:“灵魂的灵,一二三的一?”

  我一头雾水地说道:“对啊。”

  两个阴差立马就换了个样子,一转身,再一回头,就跟换了一张脸似得,之前的蓬头垢面一下换成了两个帅气的小伙子,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那小师傅啊,这是我们的符令,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用符令召唤我们就可以了,还念什么咒啊,真是麻烦。”

  说着,还递上来两个小木牌,上面刻着符文。

  我接过木牌,一头雾水,怎么跟师父教的不一样啊,这东西怎么用啊。

  两个阴差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立马就上来说道:“对着符令念我们的名字就可以了,我叫马一春。”

  另一个也跟着说道:“牛安。”

  我听着觉得有点怪怪的,就问道:“牛斗,马勉是…”

  两人一下赔笑着,阻止了我的话:“小师傅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我立马就意会了,这还不明白吗,内部人员啊。牛头马面是阴差总头,黑白无常是勾魂使者,两个都是阴司中大名鼎鼎的人物。

  以后还要跟阴差合作,这个时候认识一两个内部人员,那肯定是有好处的。

  我笑着收起了木牌,只是我还是不明白,这两个内部人员为毛要跟我套近乎呢,我就一没上岗的鬼倌,还得考他们才能抓鬼呢。

  这两阴差见我收了木牌,也没有多做停留,拿出铁链铐在地上躺着的水鬼身上,给我抛了一个媚眼:“记得帮我们给灵一道长问好。”

  接着他们就带着水鬼消失了。

  看来他们这样对我,肯定是跟我师父有关系。

  算了,出来发泄一下,居然遇上个水鬼,大打一架之后,身上舒坦多了,这个感觉就是好,看来这鬼倌也是有好处的嘛,心情不好就抓个鬼来发泄一下,然后送去投胎,还功德一件,不错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新书已经改状态,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