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落到湖面上,没过多久,就沉了下去。

  老道士掏出一个装着细香的小袋子,从中抽了三个香出来,不知这香本来就燃着,还是被老道士用法术点燃的,总之递到小虎父亲手里的时候,香已经是燃着了。

  “给孩子指条路吧。”

  小虎的父亲将香插在湖边上,神情很是紧张地看着湖面,心里默念着小虎的名字。跟着,三根香冒出的烟就飘向了湖边,没入到了湖面以下。

  大伙甚是感到惊奇,声声称道,这老道士还似乎有些本事。

  没过多久,小虎父亲前面的湖边上,涌上来几个水泡,跟着就是一阵‘咕噜’的声音,接着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就浮了上来。

  很明显,这个就是小虎的尸体,这时都已经被水给泡的浮肿,没有一点人样。

  大家伙搭了把手,将小虎给弄到了岸边上。

  小虎的母亲看到他都成了这副模样,立马就昏倒了过去。

  老道士在她额头点了一下,又掐了下人中,嘴里默念几句,她才醒转过来。醒来后,扑在小虎父亲的怀里,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小虎这副模样。

  “哎。”老道士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是小虎的亲生母亲,小虎还有些留恋,你把指路香放他手里吧,他会自己找到路去投胎的。”

  说完,就掏出三根香,递给小虎的母亲。

  小虎的母亲接过香,嘴里的哭泣声收了一些,看了看小虎浮肿的脸,心里那个伤心啊,眼泪立马就刷刷地流。

  “尘归尘,土归土,人间种种不过是轮回因果,何须留恋,何须停留,归去吧,亲人为你请命,道法为你引路。”

  小虎的母亲将香放在小虎的手上,让小虎的两个指头夹住。然后问小虎的父亲要打火机,好点燃香头,老道士立马阻止。

  对着小虎厉声喝道:“亲母为你指路,你还不快快离去,留在此地何为。”

  “虎娃,是妈妈对不起你,你还是早日投胎去吧。”

  接着,小虎手里的香就燃了起来,身上的浮肿也看得见的消减,流出一大滩水,流到了湖里。小虎终于露出原来的样子,只是脸上惨白惨白的,看着怪渗人的。

  “虎娃啊…”

  接着就是小虎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

  村长把老道士接到村公社去商量后续的处理办法,老道士的建议就是都搬走。

  要让全村的人搬走,这个上面肯定会追查的。那个时候,又正是整治封建迷信的时候,这让村长很是为难。

  表面上答应了老道士,私底下却没有做任何动作。

  只是,村子里的人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心里都有些害怕这里,陆陆续续有好多人都搬了出去。村长的心里开始是拒绝的,看着这么多人都搬了,最后也跟着搬了。

  看着那么多人都搬走了,小虎的父母也考虑搬走,想最后再去祭拜一下小虎。

  等他们到了湖边的时候,就看到湖边上有一根木板,直通湖心。而湖心木板的边上,有一个很像小虎的小孩在玩水。

  思念成疾的人,哪里有什么理智,以为就是小虎在那里。

  “虎娃!”

  小虎母亲朝着那个小孩就是一声喊。

  那个小孩子听到声音,一下就站了起来,转过身来,赫然就是小虎。

  看到小虎活的好好的,小虎的母亲心里那个乐啊,脸上都乐出了花,朝着小虎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而小虎也是朝她招了招手,让她过去陪他玩水。

  小虎的父亲一下意识到这个肯定不是小虎,一把拉住他媳妇。

  他媳妇转头一脸高兴地问到:“你拦着我干什么,我要去陪虎娃玩水。”

  “那不是虎娃。”

  “你说什么,你看那不是虎娃,那是谁啊?”

  小虎的父亲正要解释,那边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爸爸,你快过来啊,这里好好玩啊,你过来陪我玩吧。”

  闻声看了过去,小虎在木板边上跟他招手。

  3酷匠L0网5永久{*免8费k(看小说

  小虎的父亲一下就像是被勾了魂一样,眼神直愣愣地,拉着小虎的母亲一起,顺着木板走了过去。

  …

  我叫姜小杰,从跟记事起,我就跟着师父住在黄村的祠堂里。

  师父没有俗家名字,只有出家法名,灵一。

  我师父口音中,加上村里人都不懂,以为我师父叫林逸。后来叫的时间长了,师父怕麻烦,就顺便取了个俗家名字,林逸。

  不过,村里人也都不知道我师父是个真正的道士,只是觉得他是个很厉害的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跟道士,可不一样,一个学的术,一个学的是道。他们之间的区别就跟,技工跟工程师一个意思。一个讲究的实际效果,一个讲的是道家学派。

  村里那懂这些,只是知道能抓鬼,能算命,都一个样。

  我听师父讲,原先师父可逍遥了,道观被征收了之后,没有了记挂,到处游山玩水,何其逍遥。后来遇到了我,看我可怜,就收留了我,然后又在黄村住了下来,说是好照顾我。

  要我说,这些肯定是师父的托词,师父一身本事肯定需要有人继承啊,这个时候就看到了天赋不凡,灵气逼人的我,那个高兴啊,坑蒙拐骗,就把我从我娘的怀抱中给骗走了,可怜了我那苦命的娘啊,哎。

  一个七老八十的老道士,带着个孤苦伶仃的小孩子,怪可怜的。村里人经常送些东西到祠堂里,接济这个整天嘴里神神叨叨的老道士,还有可怜兮兮的我。

  可能是我长得清秀可爱吧,村里的人经常把我带到家里去吃饭,还顺带着请我师父喝酒。师父怪不好意思的,老是推辞,实在抹不开面子,就帮了他们看相啊,看风水什么的。

  要靠这么小小年纪的我出卖色相来换口饭吃,这个师父可当的真够可以的。

  其实,我师父没这么差劲了,他有个很牛掰的身份,就是鬼倌。

  阴司的鬼差不方便在阳间行走,就委托一些道士帮他们行事。

  当年建鬼门的事情,就是鬼倌和阴司合伙干的。

  你说当官的都干了些什么事,所以师父让我去做鬼倌的时候,我是抗拒的,十分的抗拒,抗拒的浑身发抖。

  这也不能怪我,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一想那些牛头马面的,谁不给吓哭啊,我只是发个抖而已。

  遇到这种害怕的事情,我有个绝招,童子尿,对付世间邪祟都有效果。

  好吧,我承认,当时听到要我做鬼倌的时候,我吓尿了。

  师父见我怕成这样,一阵感叹,就没再提这件事情,只是让我跟着他学道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