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早说过,姑娘心魔太盛,恐难炼成这‘无我无尚’之法,到此为止罢。刚刚鄙人若是再晚一步,姑娘将永远困在冥想幻境之中,性命堪虞。”

  上官赤溟点在缪儿额心命门上的两指一收,缪儿顿时像滩软泥似的平瘫在地上,头颈四肢皆不能动弹。

  “鄙人带姑娘出去吧。”

  上官赤溟再补一句,然后一手穿过缪儿的脖颈,转眼便要将缪儿扶起身来。

  “不,不要!”

  缪儿突然发力,一掌推打在上官赤溟搂着她的那半边肩膀上,以此借力,身子往后一退,再次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姑娘应该知道在过去的这六日里,姑娘从身体到内心都犹如打碎之后的重生再建,其中的凶险和阵痛自是不需要鄙人再多言多语,可是这不过才是修炼‘无我无尚’之法的‘无我’部分,而后面的‘无尚’才是真正艰难凶险的地方。稍有不慎,纵使是鄙人这个创始之祖,也依然不能如今日这般再救你,你还要再坚持吗?”

  上官赤溟的治愈系的温柔嗓音微微提高,有些尖锐,有些发颤。

  缪儿知道,这个纯净如水的男子这次是真的动怒了。这也就说明,若是再接着修炼下去,她白缪束真的要九死一生了。

  可是,这天下之势,这血海深仇,她白缪束从改命重生的那日起,便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纵使九死一生,纵使无间地狱,她也要迎头而上。

  “前辈,接下来要如何做?”缪儿有气无力地问到。但投射到上官赤溟脸上的目光却是山一般的坚定和水一般的绝决。

  “你?”上官赤溟微惊。

  酷√&匠M网正版C:首(¤发》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稚嫩娇媚的小姑娘竟然真的能为了一套功法赌上性命。

  他想不到,她的那把剑到底有多麽的重要,她的敌人到底有多么的强悍凶狠……才能将一个本该躲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小姑娘,逼得如此孤注一掷?

  “要如何做?”缪儿再问。

  “‘无我’是清空,是再造。‘无尚’是重新控制和掌握,是外化于无形,于大道自然;而内在沟壑分明,纵横江山。你能明白吗?能做到吗?”

  缪儿的坚持让上官赤溟不得不动容,不得不退步,可也让他更加的放心不下。

  谁知,这千钧一发之刻,缪儿却突然痞痞的,淡定从容得笑着,好不娇柔地说到:

  “悟过方可明白,做后才会知道呀!”

  上官赤溟一愣,这姑娘生死面前竟是如此无惧从容,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变成今天这般泰山崩于前,还能谈笑风生的气魄?

  就在上官赤溟发愣的瞬间,缪儿又突然面色微整,认真说到:

  “上官前辈,晚辈非是纯真良善之人,但有一件事情却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刻。晚辈在‘惹尘埃’中碰到了那个每隔几日便给您的狼青狗狗们送吃食来的远房族人上官轸,晚辈杀了他。”

  “为什么?”上官赤溟问。

  “晚辈有不得不杀他的理由,不杀,他会死得更难看。”缪儿回答。

  上官赤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接着问到:

  “姑娘便是通过他找到鄙人的吗?”

  “是。”缪儿直言。

  “唉……”上官赤溟一声轻叹,双目微闭,面上有沉痛之色:

  “其实轸儿在‘惹尘埃’中的所作所为,鄙人并非全然不知,只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罢了。情之一字,可以让人生,可以让人死,可以让一个原本上进忠厚的孩子变成满口谎言的伪君子……他被姑娘所杀,算是意外之死,倒是让他避过了族里的惩罚,不至于连累孤寡老母,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还有……”缪儿语气一转,接着对上官赤溟说到:

  “晚辈并非世间普通闺阁女子,晚辈乃曾经白沚丘上的九尾银狐白缪束,也就是和上官前辈锻造的那把血魄神剑缔结生死契约,运命相连的人……”

  “不!”突然,上官赤溟打断了缪儿的话,不可置信地说到:

  “曾经的天定狐王白缪束早已在五百年前被天界的煞神,用修罗王刀,一刀毙命,从此魂飞魄散,又怎会如姑娘这般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这万里荒漠?”

  听此,缪儿苦涩一笑,语气淡淡的:

  “曾经的九尾银狐白缪束当然早已身死魂灭,而今的白缪束已经是西天那灿陀寺外改命重生的无根无叶花身,没有了至纯的狐王内丹,没有了九尾银狐真身,可是这颗心,这个灵魂依旧和几百年的白缪束并无差别。”

  “既然你一开始并不愿意暴露你的真实身份,为何此刻却要如此坦然相告?”上官赤溟麋鹿般的眼睛低垂,缪儿看不见那里面藏着的隐隐的伤。

  其实,从缪儿第一次说到,‘假如一个人有一把绝世宝剑,而且宝剑与她运命相连,互相有所感应,可是现在这把宝剑落在了她的敌人手里……’这段话时,上官赤溟就已经联想到,这天底下能与持剑之人,运命相连,缔结契约的宝剑非是神剑血魄不可。

  可是他就是存着那一分侥幸,侥幸这世间还有如血魄一样有剑灵的神剑,侥幸眼前这个娇媚绝代的小姑娘与那传闻中的天定狐王没有半点牵连……

  可是,现在,缪儿将他的这点自欺欺人的侥幸小心思也彻底地撕裂开来,然后告诉他,‘承认吧,承认这个让你心起涟漪的小姑娘就是你的徒弟小魔王轩辕蕳的妻主,是你正儿八经的晚辈!’

  可是,缪儿并不理会他隐晦尴尬的别扭,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最后,若是我白缪束果真无法超越自己,无法战胜这心魔,若我死了,还请求上官前辈告知惹尘埃中的桃花楼主以及慕容域一声,就说‘缪儿对不起他们,但是缪儿不后悔,让他们各自珍重。’然后,再告诉您老的徒弟蕳儿哥哥一声,就说‘缪儿终究是个负心人,但愿以后生生世世再不相见……’”

  半响,上官赤溟竟是无言。

  就在缪儿准备要爬起身来再恳求他一次的时候,他终于眼不动,心不动,冷漠无比地回了一句:

  “鄙人不爱与人相交,更不愿走出这沙漠,故而不能应承姑娘的嘱托,姑娘还是自作打算吧。”

  说完,上官赤溟便像一闪而过的光点般倏然消失在这虚无境界里,任凭缪儿怎么叫喊也不再出现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