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缪儿并不直接回答上官赤溟的问题,而是问他解决之法,可见在她心里早已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

  “唉……”上官赤溟长叹一声,还是那番言简意赅:

  “自己顿悟,好自为之。”

  “噗!”缪儿一喷,这次连白眼都懒得翻了。这天底下还有比他上官赤溟更不负责任,更粗暴的授业方式吗?

  难怪这封闭五蕴六尘的‘无我无尚’之法存在世间已经若干万年,可至今真正炼成之人却是寥寥无几。一方面是上官赤溟的藏私,一方面也跟他这极品的授业方式有关吧?

  就在缪儿以为上官赤溟又要像三天以前那般悄无声息的离开时,突然,那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凡间的妇人在清理家里已经用不上的废旧物实时,首先会先对家里的所有物实进行一番整理和归纳,然后根据物实的用处,以及家里的需求而进行取舍,最后清理。人的感情亦是如此,姑娘当可效仿凡尘妇人的智慧。”

  “妇人的智慧?整理,归纳,取舍……”缪儿自言自语。

  :(更y新*最%/快Zd上d酷匠网《

  上官赤溟的意思,缪儿自是再明白不过。上官赤溟这是要她将自己过往所有的爱恨情仇,痴怨恨统统都掏出来,然后血淋淋地铺成一片,像捻物实一样,一样一样的回顾,认清,然后取舍……

  可是,对于白缪束而言,千刀万剐她不怕;不得好死她不怕;万民所指,众生怨怼她都不怕……她唯一怕的就是她的心,是那颗改命重生后日日都不得安宁的心!

  可是现在,她要炼成这‘无我无尚’之法,她就必须自个儿手起刀落,自个儿划开记忆的口子,让所有的不堪往事重演一次……

  “但愿微尘三千里,吾宁爱与憎。”

  此言说罢,缪儿便再次盘腿坐好,重新进入冥想世界。

  在冥想的世界里,第一日,缪儿首先来到的是千年以前水美草丰的世外桃源白沚丘,那时她还是只银白色的小狐狸,整日满山丘的乱跑,打滚还有懒睡不起……

  她常装神弄鬼,将狐王白乜的美人们吓得花容失色,然后满未晞宫的乱跑,乱叫……

  她常在哥哥白习羽的茶汤里混入淫羊藿和菟丝子(都是催情之物)的粉末,让本来就风流不羁的桃花公子,更是万花丛中浪,片叶不离身……

  她常趁着姜嬷嬷午间打盹时,在她的后背夹心短袄上画满嬷嬷最怕的各种形态的老鹰……

  后来,有一位霜衣冷袖的清俊小哥哥对她说:“你是哪家的?我让我的父王来你家提亲,等你长大了就嫁我为妻,做我的妻子可好?”

  缪儿很开心,她好像很喜欢那个清秀的哥哥,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再后来,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她和一位脸臭臭的少年扭打成一团,她扒了对方的衣袍,抢了别人的软金鞭,还在别人的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她记得,那少年的血一点也不腥气,反而带着淡淡的青草嫩芽的甜;她记得,少年御马奔袭,破风逐雁,何等潇洒自若;可她就是记不得后来少年去了哪里……

  第二日,她好像长大了些,白沚丘上所有狐狸见了她都要意味深长地说一句:“小公主啊,你可是我们狐族从未有过的天定狐王,以后可不能再那么顽劣胡为,你应该担起这狐族天下啊……”

  然后,十二个老成精怪的白胡子老爷爷给了她一把通体血红的宝剑,她只稍稍靠近,便觉得整个身体里的血流气息瞬间便奔腾起来……

  她记得,长老们用匕首在她的手腕处划开一道口子,血潺潺流出时,那插在剑鞘里的剑竟不住地颤抖和嘶鸣起来,然后像只贪吃蛇将她流出的血吸得一滴不剩……

  她记得,她将那剑举过头顶,对着历代狐王的画像发誓说:“吾以性命,以历代祖先为誓,从此汝命即吾命,汝运即吾运,运命相连,血脉相依,不离不弃。”

  她记得,从此以后,那剑只为她一人出鞘。

  她更记得,自那以后,她莫名的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事情……

  第三日,她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开始像只跃跃欲试的雏燕,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往更大更遥远的天空。

  终于,她降落在人间一大片美得不甚真实的梨花林中,早春细雨如绵,下着少女的轻愁……

  在那里她爱上了一位高冷艳绝的神仙公子,很爱很爱……

  她记得,神仙公子说:“既然你已经招惹我上两百年了,那便招惹到底吧……”

  她记得,神仙公子的怀抱很暖,他唇很软,带着毁天灭地的蛊惑……

  可是,一夜之间,水美草丰的世外桃源白沚丘突然变了天,血流成河,尸山堆叠,堪比世间最恐惧惨烈的修罗地狱……

  然后,神仙公子的绝世宝刀破天而下,一刀便将她的头颅和身躯分离,一刀从此恩断义绝……

  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尽她的血肉至亲,她的族人?

  为什么老嬬幼儿一个不留?

  为什么让她魂飞魄散的是她最爱的那个神仙公子?

  为什么要让她看见那把蓝光流转的绝世宝刀?

  她放不下。

  她放不下的她的屠族之恨;放不下血肉至亲之仇;放不下那破天而下的一刀背叛……

  她要回去,回去让那些屠夫们百倍、千倍的偿还。

  她要回去,她要颠覆了这六界天下,真正做一只命笺天书里的破世霸主。

  她放不下,她走不出这逆境……

  “呼……呼……”

  已是第六日傍晚,缪儿依旧沉浸在冥想的幻境里。

  此时,她已经瘫倒在地上,纤细的身子蜷成一团,额上大颗大颗的冷汗滑下,黛眉紧缩,玫红的唇也已变得惨白,双拳紧握,指甲刺进掌肉里,鲜血淋漓……

  突然,一身米黄色儒衫的上官赤溟出现在这虚无境界里,他飞身到缪儿身前,右手两指伸出,点在缪儿的额心命门处,传音入密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破!”

  “啊!”一声如鬼凄厉的尖叫后,缪儿终于睁开了那双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茶色眸子,然后大口出气,喘息不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今日起,以后都是双更哦。(推荐期间加更,打赏一瓶香波或以上加更)

  请大家多多支持寐歌,有钱的捧个钱场,解个封,投个恶魔果实,或者打个赏什么的。

  没钱的捧个人场,点下推荐,拖个挖掘机,留个萌萌,发点感言,骚扰一下寐歌,寐歌也是欢喜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