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上官赤溟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无奈退步:

  “好吧,鄙人可以传授姑娘‘无我无尚’功法,但是拜师就不必了。”

  “授业却不为师?”缪儿扬起头,问到。

  “是的,而且姑娘须得答应鄙人,从现在起明心静性,平息杀伐戾气,否则必死无疑。”

  说完,上官赤溟再次仰头望天,但见刚刚那只还在高空翱翔的秃鹫突然俯冲而下,落在远处的石头山上。等到他准备收回目光时,那秃鹫又瞬间双翼劲展,扶摇而上,迫日凌云……

  “谢上官前辈。”缪儿松开上官赤溟的袖笼,以额触地“嗵”的一声磕了一个响头。

  这一跪,为上官赤溟的授业而跪,为自己接下来的吉凶未明而跪,也为十万年前上官赤溟锻造血魄而跪……

  可是,上官赤溟却似乎有些不喜,撂下一句“好自为之”后,便迅速返身回到火炉前,一手提起那黑黝黝的药罐子,一边向院外走去,一边手下光晕缭绕。

  转眼,那原本毫无声息的药罐子里,便发出了“咕嘟咕嘟”的水沸腾的声音……

  见此,缪儿黛眉一挑。上官赤溟仅仅握着药罐的手柄,紧紧只用片刻功夫,便能让罐子里的水沸腾起来,这得多么深厚强悍的内力?

  也许,这名声在外的魔族圣子的武学造诣比传闻中的更加深不可测。

  可是,就这么一个内心如此纯净,武学、修为双绝的昆仑虚中仙当年怎么会被血魄侵蚀心灵,从而堕入魔道呢?

  而前生的白缪束以及九尾银狐的历代狐王都曾与血魄缔结契约,运命相连,但却从未被其蛊惑过。

  这其中的种种因由又是什么呢?

  目光所及之处,四面皆是泥墙,没有门,更没有窗。

  抬头,头顶是泥顶。

  俯首,脚下亦是泥地。

  这简直就是一个用泥巴隔出来的一个密不透风的独立世界。

  一觉醒来后,缪儿便发现自己躺在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她当然知道,这是上官赤溟已经开始向她传授‘无我无尚’功法。她只是疑惑,就这么一个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封闭空间,上官赤溟到底是怎么把她弄进来的?

  “鄙人当初给这套封闭‘五蕴六尘’功法取名为‘无我无尚’,是因为欲练此功法首先要做到的便是‘无我’。‘无我’即包括身体感官上的无我,又包括内在心灵意识上的无我。姑娘既然要在短短十日内速成此功,那便必须在三日内,做到身体上的无我。若是三日内做不到,那姑娘便死了心,迷途知返吧。”

  突然,上官赤溟温柔的嗓音响彻整个密闭空间,缪儿微尖的小耳朵轻颤,耳力张到极致,依然不能辨清这声音的方向。

  B酷xO匠PF网唯一6正P#版HN,其q0他都)是盗版\:

  于是,缪儿双腿盘起,端端正正地坐在空间的正中间,然后对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上官赤溟问到:“身体上的无我具体要如何修炼?”

  “顿悟!”上官赤溟千年难得一见的言简意赅,而且语气平淡,听不出半分的喜恶来。

  听此,缪儿整个身子猛然一抖,差点没直接栽倒在地。

  然后,仿佛有一万只乌鸦从她的眼前飞过。

  “前辈啊,老前辈啊,你知不知道这世间最忽悠,最磨折人的就是佛家的‘顿悟’二字?这古往今来,多少善男信女都前仆后继地死在这‘顿悟’之上。悟个毛啊?若是什么都要自己来悟的话,那还要师父来传道解惑干嘛?”一激动就忘形,一忘形缪儿就噼里啪啦地怨念开来。

  可是,等她怨念完了,这密闭的空间里却什么回音也没有。

  “前辈?”缪儿试探。

  空间里安静异常,仿佛刚刚才说过话的上官赤溟根本从未来过。

  “老前辈?”缪儿再探。

  情况依然故我。

  “靠!”缪儿小白眼一翻,瞬间瘫倒在地。

  她没想到这上官赤溟明明就是个魔族的领军人物,这行为举止却是比佛家还佛家。

  一大早,她还在睡梦中就被上官赤溟弄到这奇奇怪怪的泥巴空间里,平时总是叨叨个没完的书呆子,这会儿却是变得惜字如金,甩下一个似是而非‘顿悟’二字,便神龙见首不见尾地消失了。不对,是既不见首又不见尾的消失了。

  这上官赤溟真是比她白缪束还装的一手好逼啊!

  可是,人家是授业之人,人家选择怎样的方式授业,那都是人家乐意,她白缪束都只有无条件接受的份儿。她有资格反对吗?她有机会反对吗?

  “唉……顿悟……悟……可劲儿的悟!”

  说完,缪儿再次盘腿坐起来,双目闭起,慢慢地平静心湖,将大脑抽空,将身体抽空……

  ‘目之所及,皆是泥墙。

  泥,源于大地。

  大地,生命最初的孕床。’

  想到这儿,缪儿便慢慢地躺下身子,平贴在身下的泥土上。

  然后,四肢,内府仿佛都慢慢地分裂,从大块变成小块,从小块变成颗粒,从颗粒化作微尘,最后慢慢地坠落,慢慢地和身下的泥土融为一体……

  寂静,欢喜,沉睡……

  终于,等缪儿再次睁开眼时,已是三日以后。

  眼前的泥墙,泥顶,甚至坚实的泥地突然消失,整个世界空无一物,没有尽头,没有方向,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

  此刻,缪儿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仿佛重生再塑一般,很轻,像飘在空中的一片鸿羽,像无形幽然的风……

  然后,淡淡的笑意浮上缪儿的唇角,缪儿知道,身体上的‘无我’她已经做到了。

  然后,缪儿将双手枕在脑后,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好不悠闲浪荡地对着眼前的空无世界说到:

  “上官前辈,晚辈已达到了身体上‘无我’境界,接下来前辈当依照承诺,传授晚辈内在心灵上的‘无我’之法了吧?”

  “世人常说‘心意’二字,可知心里装的是情,爱是情,恨是情,放不下的是情,拿不起的也是情……这些通通都构成了活着的意义。内心意识上的‘无我’不仅是内心情感上的平寂,还是大脑思维上的放驰,姑娘是性情中人,你做的到吗?”

  果真如缪儿所想,上官赤溟的声音再次恰时响起,再次只问其声不见其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寐歌知道,上一章和这一章看起开来可能有点枯燥,毕竟写的都是修炼功法什么的……其实偷偷透露一下,寐歌自己也写的无比的痛苦啊,卡文卡得头发都快抓掉了,求安慰啊……你们更不能抛弃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