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无我无尚’大法

  “上官前辈也没有解决之法吗?”缪儿一面细细打量着上官赤溟的面部神色,一面试探性的问到。

  “封‘五蕴六尘’,修‘无我无尚’之法。”上官赤溟严肃、认真的回答。

  听此,缪儿有些惊讶。她没想到,没有询问,没有质疑,更没有隐瞒、拿乔,上官赤溟就这这么直截了当的坦然相告。

  可是,‘五蕴六尘’乃佛教术语。

  j看正#版a章…A节上酷匠2网&

  “五蕴”即:色、受、想、行、识。

  “六尘”即:色、香、声、味、触、法。•

  说白了,封‘五蕴六尘’就是了断一个人的所有感官,感受,感想,感思……达到佛家的‘无’的境界。

  可若是一个人果真达到‘无’的境界,那她还是个人吗?她已经成佛了。

  “可是上官前辈,先不说封五蕴六尘实非易事,就算成功了,达到无我境界,这个时候人大概也立地成佛了吧,这都立地成佛了,当放下屠刀不是?那还何必在意什么宝剑不宝剑的问题?”缪儿望向上官赤溟的茶色的狐狸眼中写满了疑问和不解。

  “封了五蕴六尘就能成佛了?姑娘未免想的偏颇了些。”上官赤溟摇了摇头,有些好笑的接着说到:

  “更何况鄙人所说的封五蕴六尘自是和佛家的又有所区别,鄙人所说的是从外面封闭,而非佛家的从内部了断,封闭即是隐藏、欺瞒。就是把姑娘所有的感官、感受通通藏起来,不被世间任何人,任何物所能感应和发现。而姑娘本身并无任何变化。”

  “就像戴着人皮面具或者修隐形大法?”缪儿语调微抬,情绪颇为激动。

  “理论上是这样的。”上官赤溟几不可见地微微颔首。

  “那这封闭五蕴六尘的‘无我无尚’之法最快要多久方能练成?”

  缪儿既不问这‘无我无尚’之法是难修还是易修,也不问修炼其法是否要付出什么非人的代价,更不问上官赤溟是否愿意传授她这高深功法……她只直接问最快要多久练成。

  因为在她眼里,只要是她想要的,无论是上天还是下地狱,无论是成佛还是成魔,她皆要达成所愿,否则誓不罢休。

  而这世间,她唯一不可战胜和强求的唯有‘时间’。

  因为她不知道,云茀、云华、轩辕蕳甚至赫煌这些与她有恩,有怨,又有仇的男子什么时候会突然找到她;她不知道这世间到底有多少派别多少人已经知道她改命重生的事情,现下已是危机四伏;她更不知道桃花楼主白习羽以及那个脸臭心暖的慕容域几日便能找到这里,然后以各种的名义阻止她再跟神剑血魄,再跟这世间恩怨纠葛不清……

  所以,她的时间不多,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修成‘无我无尚’大法,然后和血魄脱离感应,然后隐匿行踪,想办法上达天宫,重新夺回神剑血魄,问鼎天下。

  “‘无我无尚’之法,是鄙人入魔道以后用了上百年的时间,集佛家、道家之所长,慢慢摸索出来,创造的。这功法与世间别的功法大不相同,它不仅需要修炼躯体内息,更是内心、意识甚至情感方面的掌控和磨砺,故而在修炼的过程中若是稍有不慎,不仅身体上会走火入魔,就连内心也会陷入魔障不可自拔……所以……”

  上官赤溟又开始了他长篇大论的唠叨课程,缪儿想他若是做个教书先生倒是顶适合的,若是给她这命如悬丝的九尾狐王白缪束授课,那她现在只想揍人,只想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然后大吼到:

  “你丫能不能言简意赅,能不能直接讲重点,能不能先回答本姑娘‘最快多久能练成此功法’的问题?”

  “停!”缪儿一手伸到上官赤溟的脸前,堪堪止住了他的继续叨叨。

  然后,缪儿瞬间将眉眼弯成月牙儿,笑眯眯地讨好到:

  “上官前辈,你老能先告诉晚辈,晚辈最快能多久练成这‘无我无尚’大法吗?”

  “嗯……”上官赤溟眉头微锁,稍作沉思后,这才娓娓道来:

  “这功法自鄙人创造出来以后,除了鄙人自己,也就族里几个天资悟性较好的晚辈练过,鄙人估摸着,一般的凡人凡妖之流,至少百年方可练成;若是天资极好、悟性绝佳的也要一年的时间;至于……”

  “那上官前辈用了多长时间?”缪儿想,这‘无我无尚’大法即是上官赤溟所创,那这世间便不会有比他更了解这个中奥妙之人,而上官赤溟本身也算是个天资卓绝的奇才,故而,他修炼此法的时间定是最短的。

  “十日。”这一次,上官赤溟倒是言简意赅,只是眉头锁得更紧,望着缪儿的麋鹿眼里有更加复杂情感流过。

  “好,那就十日。”缪儿重重地点了下头,无声的决定。

  然后,缪儿起身,向着上官赤溟,双手平拱于前,俯首至手,三叩九拜行拜师大礼,念到:

  “晚辈恳请上官前辈收晚辈为徒,传授晚辈‘无我无尚’功法。”

  “姑娘?不可!”上官赤溟一惊,瞬间从那石墩子上站起来,然后退到缪儿身侧去,避过缪儿的行礼。

  “恳求上官前辈收晚辈为徒,传授晚辈‘无我无尚’功法。”缪儿身子一侧,再次向着上官赤溟请求到。

  “鄙人不会收姑娘为徒的。”这次,上官赤溟直接背过身去,双目紧闭,不再理会缪儿。

  “为什么?”缪儿问。

  “世间之事,皆有因缘,鄙人不授姑娘此功法,自有鄙人的道理,姑娘莫再强求了。”上官赤溟回答。

  “若晚辈一定强求呢?”缪儿接着问。

  上官赤溟眼睛微睁,抬头望着远处一只正翱翔高空的褐色秃鹫,无奈说到:

  “姑娘灵台清明,额间更有世间难得一见的神慧之光,当是武学奇材。可是姑娘眼中波光冷漠阴沉,性情诡异难辨,而且急功近利。姑娘可知,鄙人若是果真传授你‘无我无尚’之功法,不出七日,必遭凶险,而度过此劫的概率不过两成。”

  “不是还有两成成功的机会么?晚辈愿意一试?”缪儿冷静淡然地说到。

  “鄙人不会同意的。”上官赤溟态度坚决,甚至阔袖一甩,转身决然离去。

  “上官前辈!”缪儿懊恼,向着上官赤溟的方向一扑,一把拖住对方的一只袖笼,跪在上官赤溟的脚下,黯然说到:

  “若不如此,晚辈便如困笼之兽,不出两月,必遭他人毒手。”

  缪儿在赌,赌上官赤溟的品性和纯真,更在赌自己的攻心之术。

  听此,上官赤溟的脚步一顿,,垂在身下的双手紧握:

  “练此功法对你而言凶多吉少。”

  “不练必死无疑。”缪儿斩钉截铁,言词落地有声。

  然后,静默,长久的静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一更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