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儿记得,她第一次在慕容域的葑菲院中见到当时假扮上官赤溟的上官轸时,上官轸一身上好的玄衣锦袍,玉佩金冠,就连靴子上也各镶着一个鸡蛋大的金丝玉佩……总之那身段气派绝对的大家士子风范。

  缪儿更记得,上官赤溟是魔族圣子,是整个上官族的族长。

  所以,缪儿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几间矮小、简陋的平顶泥房就是上官赤溟住了几百年的家。

  在缪儿的想象中,像上官赤溟这样的身份,他所住的地方即使不是广厦百间,至少也该奴仆两三,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了……

  别说广厦,别说奴仆,当她和上官赤溟找到这沙荒中的土屋时,迎接他们的只有狗,零零散散的二十来只的狼青狗。

  缪儿当即就差点转身暴走。这肯定是她搞错方向了。这怎么可能是上官赤溟的土堡呢?

  谁知,上官赤溟见此,眼疾手快地扯着缪儿的半边袖角,温柔说到:

  “就是这儿,我们到家了。”

  听听,这话说的多暧昧,多温暖。

  于是,缪儿只能硬着头皮,在一群狼青狗的簇拥下,心惊胆战地进了上官赤溟的家做客。

  可是这客做的……呃,也是别开生面的。没有茶汤,没有点心,甚至没有主人的陪伴……

  上官赤溟一回到家,便将缪儿丢进一间只有一个简易书架和一张红柳枝编织的四方桌和两个靠背椅子的房间,甩下一句“抱歉”后,就匆匆离去了。

  “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缪儿一边小声嘀咕,一边朝门外走去,她总得找点水洗把脸吧。

  谁知,那不知窝在哪个旮旯角的上官赤溟竟然隔着老远传音了一句:

  “姑娘误会,鄙人不是过河拆桥,而是沙漠气候炎热干燥,鄙人要趁着这肉苁蓉还新鲜,赶紧用水煮烂,然后给塞诺食用,效果最佳。”

  缪儿一惊,这家伙长着一双顺风耳啊,真是背后莫说人,隔墙也莫说人啊!

  “塞诺又是谁?”缪儿问。

  “就是刚刚在外面迎接我们的那群小狼青们的爹爹啊。”上官赤溟回答。

  X酷匠D网(正}.版^首@发

  又是狗?上官赤溟为了一条狗将她这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挂在半边干晾着,果真是人不如狗啊!这是个什么世道,这世道也被狗吃了吗?

  “那一群小狗仔都是塞诺的种?”缪儿又问。

  “嗯……咳咳……”上官赤溟好像被烟呛住了喉。

  “生这么多,纵欲过度了呗,当然肾虚体弱,一个老光棍天天看着一群狗恩爱缠绵,还给狗吃壮阳药,让它的狗王国更加壮大昌隆,这老光棍是得多变态啊!”缪儿一激动就忽略了这上官赤溟有双顺风耳,一激动就将她的内心想法通通给嘀咕了出来。

  “姑娘……咳咳……姑娘,鄙人不是变态……”上官赤溟一边呛着,一边解释着。

  不过这声音,好像已经不是传音了诶。而且,缪儿已经闻到了那烟熏火燎的味儿。

  缪儿顺着那烟味再绕过一段泥墙,便见几面低矮泥墙围成的一块不大的空地上,上官赤溟蹲在一个泥炉子前,左手袖笼捂住嘴和鼻子,右手拿着一柄陈旧的蒲扇正笨拙地扇着火。

  泥炉子上架着个黑黝黝的药罐子,罐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半分动静,炉子里也不见火星,倒是滚滚浓烟从里面不断地滚出来,刺鼻辣眼的狠……

  “呃……”缪儿也将鼻嘴一捂,瓮声瓮气地说到:

  “看样子你也不像个会烧火做饭的主儿,你这里也不见半个仆人,这十几万年可是怎么活过来的?”

  “姑娘,鄙人平常不吃饭的。”上官赤溟也有些沮丧。他放下手里的旧蒲扇,慢悠悠地转过脸来,微抬着头,望着缪儿说到。

  只是,那原本水嫩无暇的脸颊已经被抹成了水墨画,一双麋鹿般无辜的大眼睛因为受了烟熏的缘故,里面水波漾漾泛滥成灾……总之那模样让见惯了各型各色的美男子的缪儿也不免心里咯噔一声,那柔软仿佛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这老光棍太无辜,太可爱了有木有!

  “那你的那群宝贝狗们也不吃的吗?”缪儿不自觉地就温柔了语气,一面说着,一面走近些,然后也蹲下身子,而且鬼使神差地伸出一只手来抹上对方的脸,一抹,再一抹,那手感滑如绸,腻如脂,啧啧,真不想罢手……

  然后,上官赤溟脸上的水墨画就被她直接抹成了黑乎乎的一片,晕染得更为彻底了……只是那黑中海透着淡淡的红,滚烫的红……

  “姑娘……姑娘,《孟子》言,男女授受不清,礼也。”上官赤溟又开始局促不安,整个人不断的往后移,想要逃开缪儿的魔爪。

  缪儿一愣,这才惊醒过来。想来自己虽然是一只花狐狸,但好歹也有自己的原则跟矜持的。窝边草她是不动的,亲戚长辈更是能离多远离多远的……

  “误会,误会,嘿嘿……”缪儿手一缩,讪讪而笑。

  然后,她狐狸脑子一转,赶紧打破尴尬的问到:

  “你的狗吃啥?”

  “啊?”上官赤溟微惊,这姑娘的思维跳跃堪比跳崖。

  “我的一个远房后辈会每隔几天便从‘惹尘埃’中带一些食物回来。”上官赤溟定定神,回答到。

  “啊?”这次轮到缪儿一惊,上官赤溟说的那远房后辈就是被她杀掉的上官轸吧。怎么办,要是他知道她一刀毙命了他的远房后辈,可还会这般纯良无公害?还有外面那一群的狼青狗狗们从此没了衣食父母,会不会通通被活活饿死?

  这……

  缪儿一敲脑袋,决定上官轸的事情先压住不言,毕竟她此行的目的是向上官轸求教如何阻绝神剑血魄对她的感应问题,若是真惹了这天下唯一能解此惑的上官赤溟不痛快,她怕她会无功而返。

  “那个,上官前辈,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缪儿脑袋稍偏,试探的问。

  “你说吧。”上官赤溟用袖摆抹了一把脸,随意坐在身后的一个石墩子上,腰背挺直,一副授业先生的做派。

  “假如一个人有一把绝世宝剑,而且宝剑与她运命相连,互相有所感应,可是现在这把宝剑落在了她的敌人手里,她的敌人随时可以通过宝剑得知她的去向,所以现在这个人想要阻绝宝剑对她的感应,不知上官前辈可有办法?”缪儿问。

  半响,上官赤溟一言不发,只是用一种极其认真复杂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娇媚绝代的银衣小姑娘,有些话憋在嘴里,却硬是不舍得讲出来。

  缪儿被他看得心里发慌,发毛,发起了小九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