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满天沙尘和石砾狂舞在苍穹。

  果真,她白缪束和这万里沙荒八字不合,她一来,这沙漠准送她一份厚礼。

  不过,这沙暴也算手起刀落,干净利索。不多时,那腾到半空的黄色怒龙便向远处游去,一条抖动的黄线也越来越远……

  “咳……咳……”

  又是两声咳嗽声,缪儿身边那个米黄色的身影开始蠕动,然后慢慢地半直起身子。

  听见声响,缪儿侧抬起头,见四下风声渐若弱,天空依旧忽明忽暗,只有太阳仍在挣扎,一会儿被风沙推,一会儿又挤出来,像一个忽强忽弱的亮点。

  “总算是护着了!”那温柔的声音又起,而且带着止不住的欢喜之情。

  缪儿索性身子一翻,直接坐在地上,看看身旁这家伙到底是何许奇人。

  一看,这才发现,那人身前有一株两尺长来长,形状有点像个大棒槌,表面簇拥着一朵朵淡紫色的小花的东西平摆着放在那里。

  原来,这家伙趴在地上竟是为了护住这‘棒槌’。可这‘棒槌’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可是不待缪儿询问,那人便自觉地解释起来:

  “这叫肉苁蓉,长在沙漠里,寄居着枯木而生,我找了很久,终于才在这里找到一株,可宝贝着呢!”

  “找它干什么?救人?”缪儿懒洋洋地随口一问。

  “那倒不是。”那人小心翼翼地拾起那肉苁蓉,然后傻呵呵一笑,接着说到:

  “这肉苁蓉虽然稀有,却并非什么灵丹妙药,它呀,可以补肾壮阳-润肠通便-益精气-安神-益精血……”

  “打住!”缪儿小白眼一翻,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唠叨鬼,老学究……可她不是啊,谁有心情听他在这儿墨迹!

  “呵呵……”那人抓抓脑袋,又是一通傻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不好意思,我知道自己比较啰嗦……这肉苁蓉是给堡里的狼青补肾壮阳用的。”

  “啥?”缪儿的下巴瞬间掉在地上。狼青?狗。补肾壮阳?

  “你为了给狗补肾壮阳,然后跑到这荒漠中,还遭遇了沙暴,还差点没被呛死?”缪儿连珠带炮,语气颇为激动。

  谁来告诉她?在这无涯荒漠里,她遇到的到底是怎样一个极品?她的三观都快要不正了呀……

  “嗯”那人微微点了下头。在他后侧方的缪儿刚好能看见他那只白皙的耳朵泛起淡淡的红……

  还是个害羞的家伙?

  这般想着,缪儿便瞬间飞身而起,转眼便白鸽般落在那人身前,面对着他。

  那人一惊,赶忙抬起头来。

  然后,四目相对,时光静止,整个万里荒漠都变成了幕景。

  在缪儿眼里,那人一身米黄色的儒衫,头上裹着方巾,就连腰上也不过布带束缚,半分装饰也没有,简直一个标标准准的腐儒形象。

  可是,那人的脸……皎洁干净的仿佛是天上的明月,一双荔枝眼,睑裂较高宽。目光极亮,干净无辜的犹如受伤的麋鹿……

  “呼!”缪儿惊呆,惊艳了。的确是个极品,极品的纯净,极品的美好。

  还有那不厚不薄,淡粉色的唇,微启,让人瞬间化为魔鬼,想要蹂躏,想要狠狠的摧残有木有!

  可是对方的表情嘛……呃,有点奇怪。

  纤细的睫毛眨呀眨,眉头微锁,脑袋稍偏,那人仿佛有极大的困惑不解。

  “本姑娘不好看?”缪儿问。

  “好看,没有更好看的了。”那人木愣愣的答。

  “那你怎么这副表情?我有三只眼睛,两个鼻子?”好吧,一看见美男子,还是位麋鹿般温良无辜的美男子,缪儿的一颗狡猾狐狸心就‘嘭嘭嘭’地按捺不住啊!

  “不,不是。”那人更显局促,饱满的脸颊上透出淡淡的粉来。

  “呼!”缪儿狐狸眼一眨,这……这家伙水嫩可口啊,想咬……

  缪儿小碎牙一磨,稍稍靠近。

  “你……你你你……”那人背脊僵直,拼命地往后倚,那腰极软,还韧。

  “好好说话。”缪儿蛊惑。

  j酷匠☆E网首SY发#

  “别过来!”这一句倒是说得又急又清楚。

  “噗嗤!”见对方实在是窘的厉害,缪儿终于破功一笑,整个人往后移开了些。没办法呀,对于这般纯良无辜的美男子,她没办法不怜香惜玉啊!

  “我不过来也可以,那你告诉我,你姓甚,名谁,从哪来儿来,又要往哪儿去?”缪儿脱口而出,完了才发现,这话怎么听上去怪怪的,有点像……二世主调戏良家妇女般的感觉呢?

  对方却是没有察觉,反而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在下复姓上官,名赤溟,从前面二十里外的土堡而来,现下正准备回去。”

  “什么?娘呀!”

  缪儿猛惊,如遭雷劈。整个人像装个弹簧般瞬间又往外弹离了几十步。

  神啊,佛主啊,西边更遥远的上帝啊,谁来好心的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绝不是真的。

  这货就是上官赤溟?她调戏了上官赤溟?调戏了那个传说了活了十几万年,锻造了神剑血魄,然后入了魔道,还做了魔族圣子的剑痴?

  这都不是最关键的啊,最关键的是,上官赤溟是小魔王轩辕蕳的授业恩师,而轩辕蕳是曾经的白缪束的西宫贵君,她今日这般算不算乱伦?

  难道真的大水冲了龙王庙?

  “不,不对!”缪儿又是一想,脸色陡沉,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一脸蒙圈的上官赤溟。

  “哪里不对?”上官赤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姑娘怎么一会儿风,一会儿雨,这变脸比沙漠变天来的更快更诡异呢?

  “上官赤溟活了十几万岁,别说儿女成群,就是孙子曾孙子曾曾孙子那也多的一时半会儿都数不过来吧,他就算不是个耄耄老者,最少也应该是个蓄着小山羊胡子的大叔吧,哪有你这般,看起来,就跟……就跟只迷失的小麋鹿似得,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逗弄?”

  一不小心,缪儿就将她最开始的坏心思给暴露了出来。不过,她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这些日子,为了找到这个传说中的剑痴,她也算百般折腾、筋疲力尽,现在只要看见又有人冒充上官赤溟,她就恨不得将其活吞,嚼都不待嚼一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