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习羽一愣,赶紧转过身来,果真见慕容域靠在他们刚刚进来时那边的墙面上,整个人面无表情的,像是被抽了魂。

  “域兄?”白习羽一边轻轻地问,一边往慕容域身边走去。

  “曾今白沚丘上的小公主白缪束狡黠却也无邪,而今的白缪束慧心巧思更甚,手起刀落,没有半分犹豫迟疑,当真俾睨世人的帝王心性……呵呵……”

  半响,慕容域一字一伤,甚至冷笑出声。

  “知道吗?”慕容域突然抓上白习羽的一条手臂,悲痛说到:

  “我们曾今还想着广厦暖阁护她一世安稳,而今想来真是讽刺,她白缪束心思无双,神挡杀神,魔挡杀魔,我们也不过是其手里一颗博弈棋子,步步皆在她的计算当中,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要护她,照料她……真是不自量力啊!”

  “……”白习羽面色凝重,竟是无言。

  从锦瑟出阁之夜,在‘醉生梦死’中第一次看见缪儿时,他便感觉重生后的白缪束和曾经白沚丘上的那只懒狐狸,相同也不同。

  相同的是那张娇媚绝色的小脸,是那个依旧活泼灵动的性子……

  不同的是,今生的白缪束心思更加诡异深沉,整个人阴沉沉的,戾气深重,甚至连曾经不可一世的骄傲尊严,都可以为了利益而摒弃……

  这样的白缪束决不再是当年那个跟在白习羽身后可爱又可气的小尾巴。

  这样的白缪束让白习羽心里亦是没底没着的。

  “血海深仇固然要报,我慕容域亦愿意为复仇粉身碎骨,可是不能因为报仇而变成与仇人一般的滥杀无辜不顾苍生,那与我们的仇人又有何分别?”慕容域接着说到。

  终于,白习羽唇角微勾,淡然微笑,一手轻轻拍在慕容域抓着他手臂的那只手上,温柔说到:

  “域兄是父王和逆偃长老给缪儿定下的正君,你们本该是夫妻,这次与缪儿重逢,我本想着再过些日子便让你们成亲,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如今看来,缪儿今后的路必定步步荆棘,入魔,下地狱皆是可能,难得好结果……如此,域兄与缪儿的婚事便就此作罢吧。我是她的至亲,从今往后,她犯的错,造的杀孽,皆由我来承担,若我也承担不了,那便随她一起下地狱,一起万劫不复!”

  “还有我!”突然,一旁的魅堇娘也走上前来,拍了拍白习羽的肩膀上,仗义而言:

  “我本鬼魅,心中更没有什么天下大义,良善邪恶之分,更何况缪束妹妹在我的门前站了一夜,我们对天盟誓义结金兰,我魅堇娘愿意此生两面插刀,同生共死。”

  白习羽和魅堇娘的话让慕容域震惊不已,他看了看白习羽又看了看旁边的魅堇娘,认真说到:

  “我并非嫌弃缪儿,或者怕因为她而遭受到什么牵连磨难,也不能如你们这般包庇纵容,我决不能看她行将踏错泥足深陷。”

  到底是道不同不相为盟,还是殊途同归,这一刻,慕容域和白习羽,以及他们身旁魅堇娘皆是心里没底的。

  不过,那路还很长……

  ………………华丽风格线………………

  天是蓝的,地是黄的,瞬息万变的空旷之地。

  缪儿再一次踏入了万里沙荒,这个让她心悸懊恼的地方。

  头顶正中央,太阳像个正熊熊燃烧的火球,脚下的沙海滚烫,每行一步,缪儿便觉着自己好像离缪儿干尸更近了一步。

  “嗡嗡……嗡嗡……”

  远处的沙丘开始颤动,沙粒开始跳动飞跃……

  “靠,这不是又要沙暴了吧?”

  缪儿无语望天,这次连白眼都不敢翻了,她可不想狐狸眼变沙眼。

  “呼呼……呼呼……”

  风声更甚,一波波,一阵阵。

  缪儿将身子低俯,走得更急。

  “咳咳……咳……”

  突然,那肆虐的风声中仿佛有咳嗽声传来。

  缪儿一顿,这令人绝望的黄色地狱里,难道还有和她一样的倒霉蛋儿?

  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油然而生啊有木有?

  瞬间,缪儿便向着那声音的来处飞掠而去。

  冲破沙幕,那咳嗽声越发的清晰,急促。

  突然,几个直插沙海的高大枯树出现在缪儿的眼前,缪儿微愣,瞬间喜上眉梢。

  抱着枯树的抵挡,至少不会被风沙卷走,死不了啊有木有?

  引她来此的那咳嗽声难道是天使在呤唱?

  “咳咳……咳……”

  又是一阵儿咳嗽声响起。

  ‘得,且去看看那天使到底是谁?长什么模样?’

  缪儿这般想着,腰间的银蛇剑瞬间出鞘。缪儿手握银蛇剑,剑身如绳,勾在其中的一根枯树上,缪儿借力,绕着那枯木一转,瞬间滑落下去。

  “咳咳……咳……”

  这天使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啊!

  缪儿转身,四下细细的查看。这才发现,在这枯木群里,在最大的那根枯木下,一个背上覆满砂砾的身影,半趴在地上,正浑身颤抖着……

  那感觉……有点像狗!

  缪儿向着那身影慢慢地走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轻问:

  “喂?”

  那身影仿似什么也没听见似的,一动不动,半点回应也没有。

  缪儿不死心,打算用手拍拍那人的肩膀,那人肩膀一抖,堪堪躲过。

  见此,缪儿黛眉一跳。难道这家伙还会武?

  这次,缪儿直接银蛇剑出动,转眼横刺而去。

  2酷匠{%网!4唯一p0正.版1J,其sU他都G是盗nG版¤

  谁知那人左手反转于背后,两指一夹,那银蛇剑瞬间从缪儿的手里脱落,然后像一条瘫软地虫子般乖乖躺在那人的身侧。

  “你?”

  缪儿震惊无比。先不说她的剑术奇绝,普天之下能接下这剑招的人怕是寥寥无几。更何况,这银蛇剑也算旷世宝剑,怎么被他一触碰,便变成了个死虫一般的废铁了呢?

  乖乖,这又是哪里来的大罗神仙?

  “趴下,等沙暴过了再说话。”

  终于,那人开口了。只是那声音出乎意料的温柔,温柔的像是软绵绵的云,像无欲无求的水……

  缪儿又是一愣。这声音催眠啊,治愈啊!

  可是,老兄,你这声音和你这强悍的身手不符啊,不符!

  “趴下。”那人又是一句。

  这次,缪儿瞬间便半趴在地,也如那人一般躲在枯树脚下,脸朝下,屁股翘起,像只银白色的狗。

  等等……一向桀骜不驯的白缪束何曾这般乖巧听话过?

  这……她自己也不知道啊!

  这人有魔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