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奴家就这般不入您的眼吗?奴家这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可欢实了,它告诉奴呀,爷身形高大横阔,气质高雅不俗,奴中意着呢,不信,爷问问它可好?”

  说话间,淼娘更是眸含春水,一只手抚上假上官赤溟的一条瘫软的胳膊,稍一使力,便将假上官赤溟的手放进自己的胸前衣襟里……

  “嗯……爷……奴好不好……”

  转眼,淼娘已是面颊绯红,整个身子开始微微地颤粟不止,一条腿甚是横上假上官赤溟的腰上……

  假上官赤溟浑身虽是瘫软无力,那不断钻入鼻腔里浓烈庸俗的脂粉气,让他面色发紫,如猪肝色,胃里的酸液也是一股一股地冒出来。

  可是这些,那淼娘仿似浑然看不见似的。

  然后,那淼娘更是直接罗衫轻解,极厚的血唇贴上对方的脖颈……印下一个个凌乱不堪的吻痕。

  “呕……滚……”

  假上官赤溟像只待宰的羔羊,只能进行言语上的无力反抗。

  “男人呀,大多都是口是心非的。爷让奴滚,是不是要奴再快一点儿,再坏一点儿?”

  说着,淼娘更是身子下移,一双迷离欲眼朝着假上官赤溟媚色地一眨,红唇微启,咬上对方裤带上的结扣,慢慢地抽扯……

  “呼……呼……”假上官赤溟双腿绷得笔直,大口大口喘息不止。

  “嘶……”终于,那浅色的裤带落下……

  终于,那本已到奔溃边缘的假上官赤溟浑身一抖,上半身瞬间弹立起来,嘴里声嘶力竭地嘶吼着:

  “说……我说……我说……”

  然后,两行热泪从那硬朗的面颊上倏然滑下。

  “说吧。”缪儿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半分的波澜来。

  见此,淼娘动作一顿,然后起身,稍作整理,便重新退到内室的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地呆着。

  “在月亮湖东面,找到湖水起源处,再顺着北极星的方向往沙漠深处走上四十九里地,然后便能看见两颗胡杨树中间有一座用黄泥裹着红柳枝建成的土堡,族长便就在那里面了……”

  说完,假上官赤溟双目紧闭,哀莫大于心死。

  “好。”缪儿回答。

  “你不怕我说假话糊弄你吗?”假上官赤溟问。

  “不怕,因为你已经清楚我的手段,若是再骗我,我会用比今日更残酷一百倍的方式对你,而你承受不起。”缪儿口气笃定。

  “论揣测人心,识人,御人,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厉害的吗?”假上官赤溟又问。

  “有,天君云茀,天生便该做王者的人,也是我白缪束今生最强悍的对手。”缪儿如实交代。

  “呵呵……”假上官赤溟冷声笑着。

  “你叫什么名字?孤可以让你死的干净些。”缪儿问。

  “上官轸(zhen)”上官轸答,然后又突然极讽刺地问到:

  “这算是你的慈悲吗?”

  缪儿黛眉微动,淡淡然说到:

  “先前你如此坚守秘密,哪怕是桃花楼主将你折磨的经脉寸断,腹内器官碎裂,你依旧岿然不动,孤便猜想你除了顾忌自己背叛族长后,你的族人会根据族规将你押至上官族的剑冢中以身祭剑,更是怕因为自身行为连累家人吧。

  因为上官族族规的最后一条是‘凡族中子弟德行有亏,且导致家族名声利益严重受损者,其直系亲属尽皆被贬至奴仆身份,终身不得赦免更改。’”

  “没想到你对上官一族了解如此透彻,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场较量一开始我就输了。”说完,上官轸再次惨淡而笑,半响终于神色微整,神情低沉悲痛,语气却格外的温柔起来:

  “我在意的是母亲。母亲在魔族中本就是贫民布衣女子,后来嫁到上官家,不出一月父亲便在一场与凡仙的战争中牺牲,母亲新寡,却发现肚子里已经有了我。”

  突然,上官轸的语气又冷漠嘲讽起来:

  “越是大家豪族,越是子孙绵延,越是财富权利的争夺场,族人之间貌合神离、尔虞我诈较之皇室亦无甚差别,母亲带着我无依无靠地在上官家支撑几千年,背后的艰辛可想而知……所以,我若再连累母亲为奴,为人子者……”

  说着,上官轸这个昂藏硬汉竟然哽咽起来。

  “孤会让你死的意外且无辜的。”越是这种时候,缪儿的脸上越是冷漠如冰,仿佛这个人本就没有心,没有情感。

  说完,缪儿尖尖的小耳朵微动,辨清上官轸的方向,腰间的银蛇剑颤抖,转眼便要向着上官轸而去。

  “等等……”上官轸急言。

  “怕死?”缪儿冷声。

  上官轸并不解释,反而温柔言语:

  “我知道你表面看着娇媚多情,行为上洒脱风流,实则最是冷情冷性,你在慕容域面前的种种亲昵动作皆是虚伪做戏吧……人之将死,我请求你放过他,不要骗他伤他……”

  “好。”缪儿的回答淡然、简洁依旧。

  e"酷Q*匠网r唯Y一正版…,RT其^他都是盗版PW

  话毕,银蛇出鞘,迅如闪电般转眼便划过上官轸的咽喉,上官轸倏然倒地,绝了气息。

  然后,缪儿转身向着角落里的淼娘方向,语气无波地说到:

  “淼娘可知,你已活不了几时?”

  淼娘头维扬,极厚的唇扯拉出凄艳的弧度,神色镇定:

  “淼娘知道。”

  “好。”缪儿话音刚落,身影一闪,便迫近淼娘面前,手起剑落,冷漠决绝,没有半分迟疑犹豫。

  “嗵!”淼娘身碎倒地。

  “为什么?”突然,原本在郊外赛马的慕容域出现在了这地宫中,一脸愕然:

  “假上官赤溟已然残废,并无招架之力。淼娘虽然堕落风尘,可也不过是一苦命的羸弱女子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赶尽杀绝?”

  “王者,就是抛开一切规矩道义,唯我独尊的人中之龙。残忍狡诈,不择手段皆是帝王心性。只要挡在了孤的眼前,哪怕是创世神,孤亦会毫不犹豫的除之,何况蝼蚁之命……”

  那根银白色的发带依然覆在缪儿的狐狸眼上,慕容域看不见她的半分神情。

  她理也不理被震惊到哑然的慕容域,就那么径直朝地宫外走去,那身影格外挺直,坚决。

  没有人知道,那发带下的茶色眸子是多么的悲伤隐忍;没有知道最高明的做戏是需要真情投入的;没有人知道,她白缪束的心也会隐隐的作疼……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域哥哥,缪儿绝非良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