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奈何情深

  “铮……”

  随着一声金属撞击声响起,一把银光流转的扇子从天而下,瞬间打在那道青光鬼火上,鬼火顿散,“哔啵”一声,化为无形。

  “我的人谁敢动?”来者音色如酒,醇厚甘冽。即使是在大喝时,也带着淡淡的风流浪漫气息。

  众人抬头,只见红橡木粗纹楼梯上,一位身着银白色长袍,仅在袍摆上绣着满满当当的桃花的公子正步态风流地从上往下走着。

  公子头顶白玉冠,丰神秀逸,一把银扇在手,摇得漫不经心。

  “嘶!”

  琉璃大堂中抽气声四起。

  就连‘醉生梦死’楼中的自己人,他们能见着楼主的机会也是不多。而且还是位具有如此绝世风姿的美男子,他的一举一动,一个淡淡的眼神,一句平常的话都仿佛具有奇妙的魔力,带着勾魂摄魄地无形蛊惑。

  而这种蛊惑,不突兀,不刻意,就像公子身上似有若无的桃花香,淡淡的,却最是要人性命。

  “楼主……”那原本已被魅堇娘吓得有些魂不附体的兰衣女子一见到桃花楼主,就跟见到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似得,瞬间激动的两点清泪从眼睑处溢出,本来就清波流盼的眸子显的愈发楚楚动人。那动人情形,好似细雨中胜放的一株玫瑰花,若风不怜惜,一吹就散了……

  而那原本霸道易妒的魅堇娘此时已顾不得眼皮子底下有人正在‘作妖’,她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桃花楼主,整个人仿似被雷击过,懵的。

  她以为他死了,很久很久以前就死了;她以为这世间再不会有一个如他这般洒脱随性又风流倜傥的男子……

  可是,现在,这个几百年来连梦中都吝啬的不曾出现过的男子,现在竟活生生站在她面前,而且周身气韵愈发遗世不凡,她怎么不惊讶,不惊心,不心喜若痴……

  原来,白缪束所说的送给她的结拜之礼便是曾经白沚丘上,九尾银狐一族的第一美男子,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桃花公子白习羽。

  “鬼女?”桃花公子白习羽也没有想到,这个在他的‘醉生梦死’里砸场子耍狠的的家伙竟然是几百年前跟在他屁股后面骚扰不休的鬼王十三女,那个跟白缪束的花痴相比更高一个段位,可以真正上升到好色成性的铿锵女将军魅堇娘。

  “那个……桃夭公子,你被缪束妹妹送给我当结拜之礼了。”依然处于蒙圈状态的魅堇娘眼珠子一动不动地长在桃花公子白习羽身上,红唇微动,不自觉地便说了这无头无脑的话来。

  白习羽一听,一愣,瞬间懊恼。

  首先,‘桃夭公子’这个称呼是曾经的九尾狐族的那些长老叔伯辈叫他的,也是他恨极的一个称谓。

  因为幼时,白习羽小公子长得那叫一个靡颜腻理,秀逸奇绝,又因为天生自带淡淡的桃花香味,因而常被人认作娇媚女儿。故而,白沚丘上的长老叔伯们便戏称他为‘桃夭公子’。

  可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说的却是妙龄美貌的待嫁女子,而他白习羽本是个顶天立地,地地道道的男儿身,却被人以女儿比拟,他能不愤恨?

  再者‘缪束妹妹’这个称谓是她魅堇娘可以脱口而出的?

  白缪束是谁?是九尾银狐一族天定的狐王,是狐族的尊严和体面。她魅堇娘只是地下鬼界一个带兵打仗的女将军,竟然敢叫狐族的王者,甚至整个妖界的王者为‘妹妹’,而且还直接带上名讳,这是对妖界,对狐族,对他白习羽明目张胆的欺辱啊!他能不愤恨?

  还有就是‘什么他被白缪束当礼物送给魅堇娘了’。这个更是可恶至极。

  他白习羽是谁?是花见花开,蝶见蝶采,就连月亮见了都要掩面遁走的绝世美男子,而且富可敌国,竟然被人当做礼物赠送,而且收礼者还大刺拉拉地找上门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酷匠@网C正!版e首发T

  “滚出去!”白习羽面色一黑,银扇合拢,指着‘醉生梦死’的铁木朱漆大门沉声说到。

  “羽,我没想到你就是桃夭公子,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仿似根本没有注意到白习羽山雨欲来的愤怒,魅堇娘一边神色激动的解释到,一边不由自主地往白习羽身边更靠近些,甚至伸出一手上前试探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否真实存在,是否今日的一切只是黄粱一梦……

  魅堇娘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便像是点燃了白习羽身体里面的爆炸引线,而且让他有一种活吞了一只老鼠的满胀恶心感。

  于是乎,翩翩风流的桃花公子,怒发冲冠,原本合拢的银扇瞬间展开,反手一扫,十八束银光从十八档扇骨中迸射而出,像十八把锐利光刀直接劈向了猝不及防的魅堇娘。

  “你?啊……”

  魅堇娘惊愣,整个身子向后躬成一把弯弓,然后被击撞到琉璃大堂西面的明黄色暖光琉璃的墙面。那墙面应声而碎,然后魅堇娘像一片枯败的落叶般轻飘飘地坠落在了地上。

  “你?”魅堇娘的嘴角已滑出一缕血。她双手紧握着那青色的鬼骨鸳鸯刀,无比沉痛地说到:

  “五百年了,人间都改朝换代了两届。为什么我们五百年后有幸再次相遇,你送我的却是一扇惊魂,心碎骨断,我魅堇娘到底哪里对不起你白习羽?”

  “滚出去!”白习羽惊魂扇一收,再次沉声说到。此时此刻,若不是因为他白习羽肩负着血海深仇,不可妄然动作,否则这魅堇娘此刻就不仅仅是心碎骨裂了……

  “若是堇娘恕难从命呢?”魅堇娘唇角微勾,眉眼也弯成邪魅的弧度,微翘的下巴上那缕鲜红的血仿佛绽放,格外妖娆。

  “找死。”白习羽怒极之后,语气却反而越发地淡然起来。

  “堇娘与公子年龄相当,若能与公子死而同穴,赴死又如何?”说完,魅堇娘反而‘哈哈哈’地傻笑起来。

  见此,白习羽微愣,也邪佞十足地调侃到:

  “可惜啊可惜,本楼主宁可跟一泥臭男子同穴,也不愿与你这人尽可夫的鬼女稍微有所牵连。”

  “是吗?”魅堇娘脸上的笑意更甚。

  “是啊!”白习羽应声回答。

  话毕,魅堇娘和桃花搂主白习羽同时跃身而起,银扇惊魂和鬼谷鸳鸯刀在琉璃大堂的流光溢彩中,相遇,撞击,较量,厮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咳咳……寐歌将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谓给了女主的哥哥,而不是女主的男人,是因为寐歌觉着‘男人如衣服,兄长如手足’哈哈……表打寐歌……

  咳咳……其实不是这样的,主要是寐歌从小就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亲哥哥,很棒很棒的哥哥,虽然事实上没有……所以就在这里过过瘾啦!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