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域一愣,这是……这认识白缪束的人都跟白缪束一样的不按常理出牌?

  “公子是白缪束的新相好吧,可惜了,可惜了……”魅堇娘转过身来继续说到。对于美男子,她向来还是比较有耐心的。

  “可惜什么?”慕容域问。

  “可惜白缪束的人本姑娘能不招惹既不招惹,否者麻烦无穷!”魅堇娘双手一摊,显得无可奈何。

  “噗!”慕容域微惊,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话他怎么有些听不懂。

  “唉……姑奶奶今儿流年不利,走到哪儿都能碰到这个扫把星!”说完,魅堇娘头微垂,显得有些沮丧,转身准备离开。

  “姑娘?”慕容域想问的话还一句没问呢,好不容碰到个白缪束以前的熟人,他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哦?”魅堇娘再次转身回头,心里有些小小的雀跃:

  “公子就这般想要跟我魅堇娘有一腿?”

  慕容域倒。这是哪里来的奇葩中的奇葩?

  为什么他有一种明明对方就近在眼前,可就是不在同一个国度的感觉呢?

  “姑娘……在下只是想问,既然姑娘与缪儿是熟识,那姑娘是否清楚缪儿来‘惹尘埃’之前的经历?若是姑娘知晓,在下能否请姑娘告知一二?”慕容域仍不死心。

  魅堇娘英气的长眉微挑,眼里充满了幽怨之色:“可惜了,可惜了又一个痴情种!”

  慕容域面色稍沉,隐有怒意,他说话她就是听不明白怎的?

  “又出来浪啦,魅姐姐?”突然,原本从头到尾皆是置之事外的醉鬼白缪束竟然懒洋洋软绵绵地发出了声,而且语气淡定,毫无波澜。

  魅堇娘眼皮一跳,这扫把星难道一直都是清醒的?乖乖……太可怕了。

  “那个……偶遇,纯属偶遇,姐姐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魅堇娘就跟老鼠见着猫死的,拔腿就逃。

  “相遇即是有缘,缘分天定,魅姐姐又怎么逃离的了呢?”躺在慕容域怀里的白缪束随意勾起对方的一缕长发,绕在指尖把玩,神情慵懒魅惑,哪里像是醉酒之人。

  见此,慕容域有些局促不安。他是该把她放下去呢?还是该把她放下去呢?

  魅堇娘一听,心里咯噔一声,浑身开始起鸡皮疙瘩:

  “你……你想怎样?”

  “怎样?”缪儿淡淡一笑,将脸埋进慕容域的怀里,仿佛想要攫取更多对方身上的味道,然后瓮声瓮气的接着说到:

  “我只想要证明我与姐姐实乃缘定三生,纠葛不清啊!”

  “如何证明?证明了又如何?”魅堇娘问。

  “我不问姐姐今日下榻何处,也不暗下跟踪姐姐行迹,若姐姐明日一早出门见到的第一张脸,就是这张让姐姐恨的牙痒痒的白缪束的脸,即证明我们有着非同一般的缘分如何?”白缪束答。

  “怎么可能?”魅堇娘疑惑。

  “缘分天定,怎么不可能?”缪儿反问。

  “就算你我有着非同一般的缘分又如何?你想怎样?”魅堇娘有一种羊入虎口,或者被白缪束拉近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的感觉。总之,这种感觉让人恐惧不安。

  M酷T#匠Sb网j正版首发

  “若是你我果真缘分天定,那就索性顺应天命更近一步吧!”缪儿声音开始有了点点的认真。

  “更近一步?”魅堇娘稍一沉思,激动回应:

  “那个……那个你很好,长得也美极了,但是姐姐实在是只对美男感兴趣啊!”

  “噗!”旁听者慕容域一惊,果真奇葩的世界他这等凡夫俗子是不能懂的。

  “缪儿也只喜欢美男子,这点慕容公子可以证明对不?”说完,缪儿还朝慕容域调皮地眨眨眼。慕容域浓眉微抬,他怎么证明?他什么也没做过好不好!

  “那你我要如何更近一步?”魅堇娘问。

  “歃血为盟,命运相接,义结金兰。”缪儿终于将脑袋从慕容域的怀里拔了出来,转过脸,极其认真的看着魅堇娘。

  魅堇娘一愣,这白缪束是吃错药了?

  她是九尾银狐天定的狐王,甚至妖王,即使重生一世,她也是跟天君,战神这些高逼格的人物鬼混的,她怎么就突然看得起她这个鬼界的小小女将军呢?而且还要跟她‘义结金兰,命运相接’,太诡异,太反常了有木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不愿意?”白缪束问。

  “为什么?”魅堇娘反问。

  “方便以后一起勾搭美男子啊!”白缪束将小脑袋重新埋进慕容域的怀里,还忍不住贴在慕容域的胸口上蹭了蹭,直蹭得慕容域一张老脸红了再红,好不尴尬。

  见此,魅堇娘鼻子一哼,冷声说到:

  “跟你白缪束一路,那美男子还有我魅堇娘的份?你九尾银狐白缪束勾搭男子的本事那可是独孤求败啊!”

  “可是有些我不感兴趣,有些我不能有兴趣,而且今生的白缪束比起风花雪夜,更喜欢杀人一些。更何况,我现下就打算给你引荐一位流盼发姿媚,言笑吐芬芳的绝世风流的公子作为缪束送给姐姐的结拜之礼。”白缪束淡淡说到。

  “有这么好?”魅堇娘还是不信。

  “多说无益,明日一早定见分晓。还希望姐姐一早出门看见我时别再如今夜这般一惊一乍,然后转身就走。”缪儿揶揄。

  “好,一言为定。”魅堇娘本也是直爽痛快之人。

  “定不负卿!”话音落,那软泥一般窝在慕容域怀里的缪儿银光一闪,转眼已经来到魅堇娘身边,一道手风过,魅堇娘的右手被竖起,“啪啪啪”三声,在魅堇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缪儿已经与她击掌为誓,再不可更改。

  “你?”魅堇娘惊讶。

  “我白缪束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但有一点,从不打诳语。故而,既然你我已经有所约定,当然要击掌为誓,不能诳言。”缪儿就站在魅堇娘对面,腰背笔直,双手负于身后,自有一番凌然之势。

  魅堇娘心下一紧,这白缪束何曾这般认真严肃过?而且她还站地跟株悬崖边的劲松似的,太意外了有木有?

  魅堇娘每次遇到她白缪束,她不是趴在男人的背上,就是窝在男人的怀里,总之她白缪束的这双脚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可是此刻,她竟然这般岳峙亭渊地站在魅堇娘面前。魅堇娘有点蒙圈了好不好。

  或者说,今夜的一切,她魅堇娘都是懵的。

  这白缪束果真是个妖孽啊,一个连女人也不放过的妖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