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剑吗?”缪儿突然问。

  “等等……”说着,慕容域阔袖微摆,一把剑鞘银白,上面刻着镂空蛇纹,柄上的流苏鲜红胜血的宝剑便横在慕容域摊开的手掌上。

  缪儿一见,狐狸眼又是一弯,问到:

  “银蛇剑?”

  “是啊,那夜有人将你从月亮湖畔救回来时,你的手里便一直拽着这把剑,即使处于昏死当中你也一直死拽着,怎么也不放手。后来,我看这剑形如练,轻如竹,颤如银蛇,一剑断魂,就觉着它很适合你,便一直携在身边。”说着,慕容域向翘檐上的缪儿微微走近了些,将手里的银蛇剑递向她。

  “好。”缪儿表面上笑靥芙蓉,可声音永远是淡淡的,淡淡的冷,淡淡的无情。

  话落,慕容域只见眼前银光一闪,手上顿轻,那圆月翘檐上的小公子以及银蛇剑转眼消失无影,只留一节寒光冷冷的剑柄躺在公子脚下的琉璃瓦上。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剑起,银袍微摆,朵朵银花在剑尖炸裂,风声如嘶,四下哑然。

  “抬眼处、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银剑微收,头微扬,身如鸿雁,凌然迫月而去。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双臂尽展,剑身颤动,如银蛇,如九天白练,脚下凌波,仿似踏遍万里山河。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剑花如雨,风声更甚,银光寸寸,如刃,划破时空,天摇地动。

  “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剑锋寒,劲气如雷,招式狠戾,风声肆虐,进退挥洒间摧木拉朽,肝胆欲裂,断魂噬魄。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银剑微垂,乘风而去,云雾飘渺间月白清华,仙人孤绝。

  “嘶!”风破,那颤如灵蛇的软钢银剑瞬间缠在那人儿的纤腰上,人剑合二为一。

  “……”风声哑然,袍摆微扬,那人儿一双手负于身后,极浅极浅的笑意浮在唇边,额间一朵殷红如血的曼陀罗华,盛放的妖娆而诡异。

  “嘶。”四下的抽气声顿起,也不知这皎洁的月夜里,这表面纸醉金迷的‘惹尘埃’中到底藏了多少高手。

  可是那人儿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不在意的似的,只是飘飘然重新落在‘醉生梦死’的金色琉璃瓦屋顶上,静静地向着慕容公子走去。

  “突然想做点什么,可是缪儿不会跳舞,只会耍剑。”

  说话间,那人儿脚下一滞,“嗵”的一声,直挺挺地摔倒在慕容域的面前。

  那人儿脸朝下,四肢展开,像一只趴在地上的银色乌龟。她身下的金色琉璃瓦片片碎裂……

  “嘶。”四下又是一阵抽气声。

  慕容域一愣,这都算个什么事儿?

  这白缪束算是在耍酒疯吗?

  只是这酒疯耍得过于震撼,过于锋芒尽露了些。

  可是,白沚丘的九尾银狐白缪束,众所周知的不学无术,无德无为。谁能想到,她竟然有这样一身惊艳奇绝的剑术。

  到底是怎样一番隐忍和谋略,一个人才能将自己包裹成另一个跟自身完全相反的模样?

  到底是怎样的憋屈,她才能在醉酒之后,将这银蛇剑耍得天地失色,将自己豪迈干云的本性尽皆释放出来?

  看着眼前乌龟一般趴倒在他面前的白缪束,慕容域第一次觉得他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认识过她……

  L酷7匠/网唯q一正f.版(,_/其t他k!都0C是¤盗_版/W

  “啪啪啪……”

  突然,一阵轻快的掌声响起。

  “公子月下舞剑,衣袂翩跹,轻若游云,却有游龙穿梭、气贯长虹之势!就算是昆仑虚中的那些剑仙剑圣们,怕是也不及如此。”

  慕容域杏眼微抬,只见屋顶的另一边,一位身着三色芙蓉裙,外以黑纱罩之,发髻高束,长相英气而不乏秀美的女子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在那女子身后,有淡绿色的鬼火时明时灭,在这午夜时分,好不瘆人。

  那女子让慕容域感觉到了无边的阴气和邪气,他浓眉微皱,瞬间俯下身去,将脚边已经断片的白缪束抱起来,搂进怀里。

  终于,白缪束那张一只埋着的脸又重见了天日,只是血气上涌,红得娇艳欲滴……

  见此,那英气鬼女脚下一顿,面上有惊讶、不解、疑惑的神色滑过,最后长眉微皱,如丧考批。

  “妖孽呀,怎么每次都是你?我魅堇娘到底与你有什么解不清的宿世纠葛?”

  魅堇娘实在不明白,她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在月华下舞剑的极品男子,心潮澎湃,两眼发光,正准备接近之,试探之,勾搭之……

  可结果,这个勾得她的小心脏‘砰砰砰’地乱跳的美男子竟然是那个女扮男装的风流狐王白缪束。

  这白缪束可是她头号克星,是她避之不及的孽障啊……

  因为只要有白缪束在的地方,只要是极品的男子,都会被她勾搭干净,一片衣角都不会给她魅堇娘剩下……

  打?

  白缪束压根就不会跟她正正经经地打。

  算计,使绊子?

  她魅堇娘是个耿直性子,十个魅堇娘也玩不过她白缪束的一根小指头。

  反过来,那狡猾成性的小狐狸精还会处处把她吃得紧紧的,抢了她的宝物,榨干她的剩余价值……

  所以,像白缪束这种魔鬼,她最好还是能离多远离多远。怎么能主动送上门来,白白给她欺负了去呢?

  故而,魅堇娘二话不说,转身即走。

  “姑娘,你等等……你认识缪儿?”慕容域面色稍整。来‘惹尘埃’之前的过往,缪儿闭口不提,却不代表他并不想知道。

  “……”魅堇娘步子微顿,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这个器宇轩昂的男子,语气邪魅十足:

  “公子好相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