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浪荡子,你说的那个女子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她的夫君呢?”

  一百多岁的白缪束还是凡间几岁大小的娃娃模样,丱髮初筓,参差俱集。银白色的纱裙上沾着零碎的枯叶草屑,小脸蛋儿白一块、黄一块、黑一块,脏得像是刚刚从锅炉里爬出来的夜猫子。

  一双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茶色眸子在暮色的掩映下却亮得堪比天上的星子,那一刻她望向桃花楼主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和无与伦比的信服。

  “诶,你这个小东西,你怎么能也叫我‘浪荡子’?你这是目无尊长,以下犯上你知不知道?”桃花楼主微微起身,举起手里的桃花扇轻轻地敲了下缪儿的额头,一双眼鼓得极大,却怎么也看不出半分的凶狠来,反而滑稽的很。

  “是这样吗?”缪儿小嘴微撅,用手挠了挠脑袋,若有所思的吱呜着:

  “可是姜嬷嬷说‘行为放荡,不务正业,用情不真,却又处处留情的男子是为浪荡子。’父王终日里不就是这般骂你的吗?你不就是浪荡子吗?缪儿没有错啊!”

  “额……”听之,桃花楼主一手扶额,再次瘫倒在草地上。

  这小家伙听话不听重点。

  他是不是浪荡子这重要么?重要的是她不能这般人云亦云地称呼他啊!

  “那个,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半响,小缪儿突然翻了个身子,一手扯上他的一只袖笼,左右晃荡着。

  “今儿都讲了大半宿了,明儿再说吧!”桃花楼主转过脸来,瞅着缪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勾了下她的小鼻子,唇角扯出宠溺的弧度。

  “可是缪儿还没听够呢!”缪儿玫色的唇一瘪,活像个鸭子。

  “哦……就许你白缪束做这白沚丘上的第一懒狐狸,就不许我这风度翩翩,花见花开,蝶见蝶采的桃花公子偶尔也稍稍偷一点儿懒?哪有这般不公平的道理不是?”桃花楼主扯下缪儿手里的袖笼,压在脑袋低下,重新仰头望天。

  “你……”缪儿仍有不甘。

  突然,桃花楼主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脸来神色怪异地望着缪儿说到:

  “小家伙,你一向鬼灵精怪的很,你告诉我什么地方最适合藏人?”

  “藏人?你要藏谁?快说!”缪儿瞬间来了精神,兴奋地扑在桃花楼主的身上,一双狐狸眼闪着莫名的精光。

  “额……藏我自己,然后让那些莺莺燕燕们找不着,清静清静几天。”

  “这样啊!”像是被泄了气的气球,缪儿瞬间又萎靡了下来,一只手甚至“啪”的一声有意地打在桃花楼主风流无双的脸颊上。

  “那你就随便找间地下室呆着不就成了!你看父王的那些宝贝疙瘩不都藏在各个地宫里面吗?可见谁有找着过?”缪儿兴致缺缺地说着。

  “也是,美人儿们向来胆小怯弱,我若藏在地下室中,她们定是找不来的。不过呀……”桃花楼主语调一转,拍了拍趴在他身上的小缪束,揶揄地说到:

  “不过等到我们白沚丘的第一美人小缪束长大以后,你要是躲男人的话,一定要躲在厨房下面的地宫里,可不能躲在别处。”

  “为什么呀?”缪儿抬起头来,愣愣地盯着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儿的桃花楼主。

  桃花楼主薄唇咧出夸张的弧度,露出里面八颗皓齿,说到:

  “因为我们的小缪束从小懒得人神共愤,懒得可以几日不沾饭食,若是藏在厨房下面的地宫里,好歹近些,闻着点油烟味还能勾出你肚子里的馋虫。若是藏在别处,怕是一不小心直接饿死掉了,哪里还是躲什么男人,直接成了找死!”

  “你才找死!你才找死……”缪儿一听瞬间不干了,转眼便张着一双肉嘟嘟的小爪子,直接抓上了桃花搂主的俊颜……

  “别动脸!别动脸!”

  那年白沚丘的的小山坳里一大一小两个银白色的身影滚成了一团,洒在草地上的月华如银,皎洁无双,如同今晚。

  “哈哈哈……”

  突然,缪儿将手里的酒壶一扔,酒壶‘骨碌碌’地顺着琉璃瓦的凹槽滚到了地上,然后“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桃花楼主抢了我的假上官赤溟,他第一个要防备的就是我对吧?”

  缪儿转过脸来笑眯眯地盯着身旁的慕容域,说到。

  慕容域一愣,微乎其微地眨了一下眸子,表示赞同。

  缪儿会意,接着问到:

  “既是防我,那他一定会根据我的个性,猜测到我会在最危险最张扬的地方去寻找,对不对?”

  这次,慕容域直接点了点。

  “呵……我知道在哪里了。一定在那里!”缪儿瞬间爬起身来,足尖轻点,站上翘檐的顶端,迎风而立,头微扬,像是风中的一只白鸽。

  “在哪里?”慕容域也赶紧潇洒起身,问到。

  “不告诉你!但你要给我准备一个在最下等的勾栏院里接了半辈子客人,而且已经被折腾的没个人形的半老徐娘给我。”缪儿的脸微偏,眸子里已经迷蒙不堪。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慕容域脸色微青,转过身去不再理会那一会儿风一会雨的家伙。

  为什么这家伙老是让他去做一些既为难又隐晦的事情?

  她有把他当做过一个顶天立地的昂藏男儿吗?

  “你找不找?你不找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突然,那翘檐上的人儿玫红艳艳的唇噘得老高,鼻头微蹙,耍起赖来。

  “呵呵……”见此,慕容域一惊,哭笑不得。

  自从重逢后,他见过阴郁悲伤的白缪束;见过狠戾杀人的白缪束;见过狡黠算计的白缪束;见过泼辣耍浑的白缪束;可就是没见过娇憨撒娇的白缪束。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像个年龄尚幼的小姑娘,才像个有血有肉鲜活的人。

  可是……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个妖精吗?就算是真的从这里掉下去那也是摔不坏的呀!她这般又威胁的了谁?

  “你找不找?找不找?”那小脸粉的像是三月里的桃夭的小姑娘,足下再动,继续威胁着。

  “找!找!”慕容域笑得比天上的星辉还要璀璨夺目。

  “这还差不多。”缪儿盯着慕容域亮晶晶的一双杏眼,茶色的眸子眯成两弯月牙样,红唇微张,竟然“呵呵……”的傻笑起来。

  最新P章T#节%上酷U匠网@Z

  怎么办,月华下的慕容公子兰芝玉树,温柔如风,太好看了有木有?她白缪束又发起花痴来有木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