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月下共饮

  “楼主说的是慕容身边的那个小狐狸精吗?那狐狸精心思怪异,行为上更是荒诞不羁。楼主怎可如此臆断?”

  假上官赤溟依旧是眉不动,眼不动,仿似心也不动。

  “若是换了旁人,我自是不会如此臆断,可若是那丫头……”桃花楼主语调一转,眉目温柔,向着假上官赤溟微微走近了些,接着说到:

  “那丫头表面看着最是浪荡不羁,胡搅蛮缠,可我却知道以她那懒得要命的性子,绝不可能做无用功,白白花费力气。更何况,那丫头平时极不着调,一遇到正经事却是心思缜密,步步为营。你觉着我会相信你的推脱狡辩?说吧,真正的上官赤溟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来楼主与那狐狸精倒是亲近之人,只可惜本人不知道的事情便是不知道,纵使楼主如何试探逼迫依然不知!”

  说完,假上官赤溟将头垂下的更低,仿佛心如死灰的无奈羔羊。

  “能骗我和域上百年,当然也就不是寻常人物,你这嘴倒是紧的很,就是不知道还能坚持几日!”

  说完,桃花楼主面色陡寒,手里的惊魂扇低声嘶鸣,显现出嗜血的兴奋。

  楼主将淡玫色的唇微微贴近那惊魂扇,温柔说到:

  “知道你闲了上百年了,这鲜血的味道渴的厉害,放心,今日一定让你饮个够本。”

  说完,桃花楼主手里的惊魂扇脱手而出,扇面展开,像一只银色的鸟飞旋在假上官赤溟的四周,然后银光道道如寒铁钢针,纵横穿刺,或劈或挑……

  “啊……啊……”

  惊天动地,凄厉如地狱恶鬼般的哀嚎从那半空中的蜘蛛人嘴里发了出来,再次震荡在这空荡阴森的密室中,直震得一旁的桃花楼主眉眼皱成了一团,好不痛苦煎熬……

  可奇怪的是,那蜘蛛般的假上官赤溟虽然汗如雨下,浑身抽搐,五官狰狞扭曲,但却依然表象完好,一滴血,一条红痕也没有……

  只有那越来越死灰般惨白的面色和那越来越虚弱无力的挣扎,表现出那惊魂扇此刻饮血饮得正欢……

  .{最6◎新S‘章、节79上(W酷SC匠t网qj

  ……………华丽风格线………………

  轻纱粉幔,芙蓉帐暖,绸缪凤枕鸳被,别是恼人情味。

  白缪束说:男女情事不过是两坨白花花的肉体以各种纠缠的姿势做着最原始的律动嘛,有什么可畏惧?

  可‘有匪山庄’的慕容域,这个艳名如织的第一公子今夜流连了上百间大大小小的香阁,撞上了各种姿态的男女交缠,不仅大开眼界,羞愤难耐,更加叹为观止!

  原来,当女子的芊芊玉指拂过男儿腰时,男儿会瞬间兴奋的难以自持,会因为渴望而濒临决堤的边缘,会莫不癫狂……

  原来,不仅男人可以啃噬,舔弄,百般爱抚女子的胸前美好。女子也可以含着丹药和蜜糖在男儿胸前的小豆豆上大做文章……

  原来,嘴唇和耳朵还可以那么亲密,还可以‘巧舌如簧,或吹,或吸,玩尽耳边风’令彼此血脉膨胀……

  原来……

  原来,男女情事哪有白缪束那厮说的那般直白,粗鲁……

  “咳咳……”慕容域觉着今夜他的眼睛一直火辣辣的,仿佛被灼烧,明日一定长针眼。

  慕容域庆幸,今夜这香艳无比的差事被他英明的抢了过来,不然一想到白缪束瞪着好奇贪婪的目光,瞅着那些男女各种抵死疯狂的动作,还啧啧有声的各种评判……他怕自己会疯,会怒不可及,会恨不得将那些红尘男女通通用逐日弓射死在床上……

  可是,尽管冒着长针眼的风险,观摩了各种双人肉搏大战,他依然没有找到那个一身玄衣的断脚郎-------假上官赤溟。

  受尽各种尴尬,各种折磨,结果一无所获,他很想马上抓着那个给她分派任务的小狐狸精,然后好好问清楚,她是戏弄他呢,还是戏弄他呢?

  可是,等到他按照规定的时辰再次爬上‘醉生梦死’的金色琉璃瓦屋顶时,眼前的景象却一时亮了他的眼,蒙了他的心,如丝如绸的晚风拂过,他仿佛把什么都忘记了。

  只见簸箕大的银月之下,一个身着银色锦袍的小公子半倚在弯弯的翘檐上,手里举着一壶酒,头微扬,那酒水顺着壶嘴如一条银线不急不缓地流进那小公子玫红艳艳的嘴唇里。

  那慵懒媚色的姿态,优雅风流的举止,那额间一朵妖娆胜放的地狱引路之花------曼陀罗华,那随风轻摆的银色发带,那半眯着的茶色狐狸眼……让那冰雕玉凿的小狐狸精和无双月华奇妙的融为一体,绝世蛊惑。

  “嘭!”

  突然,那妖精空着的那只手往身下一捞,一扬,一壶酒便直向慕容域而来。慕容域手一伸,堪堪接住。

  “今夜果真无有收获,是我大意轻敌,太过自以为是了,就以此酒向慕容公子致歉吧!”

  缪儿提壶倾酒的手微顿,回眸一笑,翩若惊鸿。

  “……”慕容域一时语塞,别人都这般态度良好的向他致歉了,他还能抱怨什么?抱怨他今夜大开眼界,抱怨他一颗平常心被刺激的波澜壮阔?

  “谢谢。”缪儿的面颊绯红,玫色的唇微颤,说出话却是淡淡的,听不出半分的冷热来。

  说完,缪儿便回头重新自顾自地饮起酒来。

  见此,慕容域的眉梢微抬,脸上有浅浅的宠溺之色,唇角上方一颗米粒大的小酒窝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桃花楼主算得上是酒中君子,可谓千杯不倒,即使醉了,也是一派微醺烂漫之样。这白缪束曾经跟桃花楼主最是亲密,应该也不会差太远吧!

  可是,他错了,错大发了。

  “难道我真是不再了解他了吗?过去,他藏什么东西可曾瞒得住我?”

  半响,缪儿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无头无脑的话来。

  慕容域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也举起手里的酒壶饮上几口。

  “额……”缪儿手一顿,打了一个又响又亮的酒嗝儿,眯眯眼,望着仿佛近在咫尺的圆月,想起了那年白沚丘的小山坳里,她与桃花楼主幕天席地,彻夜揪着对方,让别人给她讲人间的那些奇闻异事的那个夜晚。

  那夜的月亮也如今日这般圆满,皎洁,仿佛就悬在眼睛跟跟前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二更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