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四面墙壁以及顶上、脚下皆是由青砖直接铺就,空气潮湿而寒冷,每一块青砖因为被水汽浸润的缘故,从而显现出更加深沉的墨色来……

  “滴答……滴答……”

  那些水汽不断地凝聚,变成密密麻麻的小水珠,然后裹成水滴,最后再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凹洞。

  这里是‘醉生梦死’某处的一间地下室,是白缪束最容易猜到却又最难猜到的地方。

  此刻,地面上有多么喧嚣嘲杂,这里便有多么寂静阴森。

  五条手臂粗的寒钢铁链一头连着内室四角以及顶上的正中央,另一头绑在假上官赤溟的四肢以及脖子上。

  此般,这假的上官赤溟被悬在半空,身体被拉伸到极致,像一只沾在网上的黑色蜘蛛。

  在他对面,一身银袍仅在袍摆上绣着满满当当的桃花的如玉公子,半歪着身子靠在椅背上,正漫不经心地展着一把看不出材质的银色折扇。

  突然,公子捏着手里的折扇随意地朝蜘蛛般的假上官赤溟一挥,几道银色的光线从扇骨处而出,像寒光冷冷的光刀迅速划过假上官赤溟的身体,假上官赤溟先是一声闷哼,然后声嘶力竭地哀嚎起来。

  “啊……啊……”

  他头顶上精致富贵的紫金冠早已散落,密植黑发凌乱不堪,一些甚至沾在大汗淋淋的脸上。可是衣袍完整,所有裸露在外面的脸颊、脖颈、手臂、甚至没了脚顶着两个茶杯大的狰狞血面的双腿也都完好如初,看不出不分的伤横来。

  此时,这假上官赤溟不像囚徒,倒更像挣不脱午夜噩梦的惊心人……

  “听域说,上官兄向来是极为讲究衣冠浮表,瞧瞧本楼主多麽的体贴入微,这全身上下可看得出一丝破损?比起那个疯丫头,我是不是温柔太多了?”

  说完,桃花楼主习惯性地摇起手里的扇子,一双风流的桃花眼魅惑无双,散在鬓边的几缕青丝微扬,万种风情。

  “你……”

  假上官赤溟的气息已是虚极。

  他能说什么?

  说这桃花楼主比那狡诈成性的小狐狸精更加邪性、残忍?说他现在虽然表面上没有半分损伤,可皮下的骨骼和肌肉已经全烂了?

  这便是绝世风流的桃花楼主,即使是折磨人也绝对不出一丝血腥,绝对干净优雅着呢!

  而他手里的那把银色折扇乃是曾经的狐王白乜送给他的成年礼-------‘惊魂’。

  ‘惊魂’表面上虽与平常的折扇并无甚区别,实则每一档扇骨皆是由上古普贤真人(元始天尊的弟子,后成佛)的吴钩剑熔炉再造而来。

  此扇极重,堪比一把玄钢大刀,更别说被捏在指尖把玩、扇动甚至被当做武器挥手而出,这些皆需要持扇之人拥有深厚的内功修为以及充沛的真气蓄藏。

  此扇一出,对方即刻经脉寸断,肝胆俱裂。然而奇怪的是即使对方整个身体内部都烂了渣,碎成了肉泥糊糊,表面上却是半分伤痕也没有,真可谓杀人于无形无影。

  故而,凡是领教过此扇威力的人无不惊魂动魄,肉身陨灭。

  故而,此扇的锻造者,狐族的十二长老之首逆偃取其名为“惊魂”。

  +{酷匠@网◎…正z版首◎、发

  “说吧,真正的上官赤溟到底在哪儿?”

  桃花楼主将惊魂扇重新一点一点地合起来,桃花眼微抬,静静地等待着满头虚汗淋淋的假上官赤溟。

  假上官赤溟稍稍喘了几口气,慢吞吞说到:

  “我承认我的确是假冒了上官赤溟的‘剑痴’之名……那是因为,传闻‘有匪山庄’的第一公子慕容域姿容姝绝御马轻裘,但是为人却是高傲冷淡至极,即使是豪族贵胄也常被拒之门外不予理睬,但却惟独喜欢结交爱剑懂剑之人,我便估摸着要是我能以天下第一剑痴之名的上官赤溟的身份拜访,必然能得到慕容公子的另眼相看,从而被引入内室,待以知己……”

  “哦?原来你不过是假冒他人之名以获得亲近佳人的机会的苦心风流种?”

  桃花楼主飘逸的长眉微挑,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风流魅惑,淡淡的语气中充满了揶揄味道。

  不过,他揶揄的却不是眼前这个毫无招架之力的假上官赤溟,而是那个正在他的‘醉生梦死’里上蹿下跳的第一公子慕容域。

  “呵呵……”桃花楼主一声冷笑,手里的惊魂扇一抛一接,潇洒起身:

  “你这话要是说与域听,我想依域的脾性,定将你先抽个几百马鞭,然后大刀将你的身体砍成几坨,再扔进铁锅中炖成肉汤,最后喂给他的马喝……啧啧,那个血腥残忍可是不忍直视啊,哪有我此刻对你温柔贴心?你说是不?”

  说完,桃花楼主还朝吊在半空的假上官赤溟暧昧的挤挤眼。

  假上官赤溟的眼皮一跳,心下纳闷,这桃花楼主说话的语气以及行为、眼神怎么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是惊心……

  这不正不经,这漫不经心,这狡黠精怪……竟然和慕容域身边那个小狐狸精莫名的相似。

  他们又是什么关系?他们是一伙儿的吗?

  半响,假上官赤溟眼色黯然,眸子低垂,心哀成伤:

  “即便如此,只要是死于慕容域之手,我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见此,桃花楼主的惊魂扇陡然展开,摇得风起云涌:

  “老子可不是面冷心热的域,这些话哄他可能有几分效果,哄老子屁都不算一个,少跟我磨磨唧唧,说,真正的上官赤溟在哪里?”

  假上官赤溟的身子不自觉地微抖,低垂的脑袋和眼眸却是一动不动,依然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我不过假冒他人之命的痴心骗子而已,又怎么会知道真正的上官赤溟在哪里呢?”

  “呵!”

  桃花楼主又是一声冷笑,唇角勾起风流不羁的弧度,眼里尽是自豪之色:

  “你若不知道真正的上官赤溟在哪儿,你以为你还能留着一口气苟延残喘到现在?怕是早就被那丫头挫骨扬灰了不可。她还会花那么大的力气留你一个活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