葑菲院,小厨房。

  夜雨过后,翌日一早,朝阳如一个红色的大火球从万里荒漠的棱线慢腾腾地冒出头来。

  空气清新如洗,潮湿中带着泥土的生腥。

  缪儿坐在灶台后面的用树根做的墩子上面,手里拿着一根捣火棍子,在灶膛里捣鼓的不亦乐乎。

  19酷匠4k网√l首cl发

  灶膛里的火苗燃的正旺,红彤彤的火光映在缪儿的脸颊上,给那苍白羸弱的小人儿,染上一抹胭脂红,像三月的桃夭,像情窦初开的娇羞小姑娘……

  可是,此刻站在灶台前拿着一柄长杆铁勺的丫鬟杏儿却并非这么想。

  卯时,她穿戴洗漱完毕,前脚刚刚跨出门栏,后脚便被这姑娘“请”到这小厨房里,给姑娘熬什么鸡丝粳米粥。

  鸡,要半年以下,没有下过蛋的小母鸡。粳米,要极寒之地高山雪水灌溉而出的顶级粳米。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抓鸡、杀鸡、放血、开肠破肚……等等这些本该是粗使厨娘做的,这姑娘通通都要她这个葑菲院的一等丫头杏儿来做。而且,姑娘还亦步亦趋地跟着,瞅着,监督着。

  杏儿实在不明白,她究竟是哪里引来了姑娘的不快,使得她一大早不继续压着她已经压习惯了慕容公子,偏偏跑到这烟雾熏人的小厨房来找她的不痛快。

  “桐英永巷骑新马,内屋凉屏生色画。这大概说的便是慕容公子这般御马奔袭,弯弓射日的如风男子。可是呢……”

  许是倒腾那火苗半天也没捣腾出个所以然来,缪儿将手里的捣火棍子一扔,带着淡淡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笑容,盯着一直低垂着头仿佛要把那半锅子粳米粥瞅出个洞来的杏儿漫不经心的说着。

  “啊?”杏儿一惊,细长的丹凤眼微抬,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缪儿唇角微勾,又接着说到:

  “可是传闻中‘醉生梦死’的桃花楼主流盼生辉、桃花风流,连之一颦一笑仿佛都吐露着芬芳,也当是世间最灼灼其华的男子。就是不知道,你们这帮小丫头们到底更偏向于哪一位公子呀?”

  “啊?”杏儿一愣,这姑娘啥意思?

  缪儿耸耸肩,无所谓地说到:“就是问一下你们这帮小丫头平常里更钟情于哪一个公子呀?”

  “这……”杏儿略微思索后,头低得更厉害了,整个尖尖的小下巴都快抵到了胸上:

  “奴婢是地位卑贱的下人,怎可妄议身份尊贵的主子们?更何况生出半分大逆不道的逶迤心思来?姑娘还是别说笑了。”

  “呵呵……”缪儿眸子一转,继续揶揄到:

  “可姑娘我觉着杏儿定是更喜欢桃花楼主那般的绝世风流更多一些,不是么?”

  杏儿眼皮一跳,心下有些惴惴不安:

  “姑娘岂可这般冤枉杏儿?杏儿怎么敢?”

  “杏儿不敢么?那日杏儿同葑菲院中的其他几个小姐妹在我的厢房外讲起天君的风流八卦之事,那不正是桃花楼主委派你故意在院子里说给我听的吗?我还以为你们有一腿呢?”

  杏儿微顿,抬起眼皮飞快地瞅了一眼灶台后面依旧小脸儿红扑扑的缪儿,又重新低下头说到:

  “主子吩咐奴婢办事自是天经地义,哪能说成另有隐情呢?姑娘莫在吓奴婢了!”

  “哦?”缪儿眸子一转,恍然大悟:

  “原来还真是桃花楼主故意让你将那消息告知于的我呀!”

  “啊?”杏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竟被姑娘给绕进去了,泄露了楼主再三交代要严守的秘密。

  缪儿见杏儿又是惊恐又是畏惧的模样,便从木墩子上站起身来,几步走到杏儿跟前,一手轻轻搭在杏儿的削肩上,温柔地安慰到:

  “我与杏儿前世无怨今生无仇,又何故会害你?今儿这事儿你知我知即可,他人不必再知可好?”

  杏儿双腿一弯迅速跪在地上,低埋着头回到:

  “谢姑娘!”

  “起来吧,”缪儿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走到小厨房的门口。她微扬着脸,让清晨温和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将整个白玉无瑕的腻肌照得闪闪发亮。

  门外,一个青衣小厮领着几个小丫头正往小厨房这边走来。缪儿一见,分外喜悦。

  “梨儿,苹儿,橘儿还有小桃儿都进来吧!”缪儿说。

  “是!”四个小丫鬟齐声应和。

  然后,缪儿便朝领头的青衣小厮摆摆手,小厮会意,随即便微一鞠躬,转身而去。

  “开饭!”缪儿将几个小丫头引进小厨房中,然后亲自走到灶台前,拿了杏儿手里的铁勺随便就着几个青花瓷碗盛了几碗粥,然后手一挥,通通变到平时厨房里的粗使婆子用餐的小木桌上,然后自顾自地走到小木桌前,一屁股坐下,这便稀里哗啦地喝起粥来。

  厨房里的几个丫头一愣,这……这哪是什么豪族姑娘,别说姑娘,就是一个普通的小伙子也比她懂礼节,知尊卑。

  哪有主子给下人丫鬟们盛饭的,更何况是同桌而食?

  而且姑娘这吃相,这是堪比乞丐,莽撞农夫的粗鲁啊!

  终于,缪儿三下五去二地解决掉一碗粥后,抬头一看,几个丫鬟正站在一团,瞪着一双双青葱稚嫩的眼睛,以一种见了鬼的表情,目瞪口呆地盯着她。

  见此,缪儿唇角微勾,一手杵在脸颊上,歪着小脑袋说到:

  “怎的,看能看饱啊?还是本姑娘没资格和你们这满园果香同桌共食啊?还是你们希望我一直这样仰着脑袋和各位说话,我这脖子仰断了怎么办?你们想要谋杀吗?”

  “不……不是。”

  “奴婢……们……”

  “这……”

  “……”

  一时几个小丫头被缪儿这番连珠带炮刺激地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缪儿头一正,面色微暗,一手啪地一声拍在桌面上假意威喝到:

  “还不快过来坐下,难道真的要我仰着脑袋跟各位姑奶奶说话啊?”

  然后,几个小丫鬟面面相觑,终于胆战心惊地坐在剩下的三方板凳上。

  缪儿笑眯眯地扫了一眼她们拘谨僵直地坐姿,淡淡然说到:

  “你们的慕容公子已经将你们这满园果香送与本姑娘我了,从此你们便跟着我这颗歪脖子树混吧!在本姑娘这里没有任何规矩,也没有尊卑之分。本姑娘只有一个要求,好好完成我交给你们的任何事情,不出一丝纰漏!”

  “啊?”几个丫鬟一惊,她们就这样被送了?

  “嗯?”缪儿的语气和表情都有些阴阳怪气。

  几个丫鬟又是一惊,心里莫名一抖,急忙忙地回答到:“是,奴婢们知道了,以后定将尽心竭伺候好姑娘。”

  谁知缪儿神色一松,云开雾散。只见她将自己的一双小手举到眼前翻来覆去地看,半响,才淡淡然说到:

  “伺候我不急,你们先帮我完成几件事吧!从今日起,梨儿和萍儿、橘儿拿着银票到乞丐群里,青楼画舫中的美人窝里去给我打听一个爱剑成痴的人。而小桃儿跟我去铁匠铺子里打听。最后剩下的杏儿,好好为各位守好大后方即可。”

  说完,缪儿便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取出一大半放在了最平静持重的梨儿手里,便立即起身,大步而出。

  待到她走到门口时,突然背影一顿,沉着嗓子说到:

  “我白缪束的人,别的都可以有所缺陷,唯有忠诚不能参半丝假,否则人如此桌!”

  然后,缪儿阔袖往后一甩,几个丫鬟此刻正围着的那张小木桌便瞬间粉碎,桌面上的青花瓷碗却没有半分损伤,却连带着里面飘香四溢的鸡丝粳米粥滚洒了一地。

  看着突然粉碎的木桌,以及那一地的狼藉,几个小丫鬟瞬间心惊肉跳。

  而那个罪魁祸首却突然哼起了小调,笑眯眯地朝慕容公子处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

  “这急功近利,自作聪明的小主子形象应该还演的不错吧?桃花楼主,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