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公子双手颤抖着将那水里的小身子捞起来,搂进怀里时,那小人儿已经周身冰冷僵硬,四肢像是抽了骨骼般的无力耷拉着,真真像个已死之人。

  “小公主?”慕容域凑近缪儿那尖尖的小耳朵,轻声询问。

  “……”那小人儿依然瞪着一双灰暗的狐狸眼,空洞地注视着前方,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

  “小公主!缪儿!”慕容域更急。

  突然,那小人儿淡白的唇微微动了一下,可是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慕容域抱着缪儿的双臂一紧,脸贴在缪儿的头上,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怎么就这么倔呢?”

  “不……是……”终于,那冰凉淡白的唇发出了极微弱的声响。

  慕容域疑惑,抬头一看,只见那小人儿依然保持着怒目圆视的空洞模样,真真像是已死之人,但却又死不瞑目。

  慕容域抬手,轻轻覆上缪儿瞪得欲裂的狐狸眼,极尽温柔地哄到:

  “乖,把眼睛闭上。”

  半响,那小人儿却缓缓道来:

  “我怕一闭上,就再也睁不开了。所以一直撑着,使劲儿撑着!”

  慕容域一听,鼻子微酸,心下一紧,稍稍镇定后,这才柔软怜惜地说到:

  “闭上吧,有慕容域在此,一定保证我们的小公主,明日一早起来便能睁着灵动无比的狐狸眼继续看着这个花花世界。”

  “好……”缪儿眉目稍弯,头一歪,终于闭上了那双早已麻木胀痛的双眼,昏死在慕容域的怀里。

  当慕容域将缪儿抱回厢房后,大雨深夜,所有的下人小厮也早已熄灯休息。

  无奈,慕容域只能亲自取浴桶放于檐下,接无根之水,再以内力渡热,然后解去缪儿一身粘连皱褶的湿衣,将那白玉剔透的小人抱进盆里。

  可是,昏迷中的缪儿却是怎么也坐不稳,慕容域手稍松,那人儿便如条滑腻的鱼似的的瞬间滑落水底……此般,这一身凉气去不了不说,缪儿首先会被这兰汤给淹死。

  终于,慕容域一咬牙,也脱去外袍仅着雪缎中衣,然后再抱着缪儿跨进浴桶里。

  他将那无骨小人儿放在自己盘着的腿上,让其背脊贴上自己的胸膛,就这般相互依偎着共同沐浴。

  缪儿的身子很轻,轻得像个被掏空的布娃娃。

  慕容域不知原本早已身死魂灭的九尾狐王白缪束是如何复活的,而且还跑到了这万里荒漠之中的惹尘埃来。但他知道,她过得定是颠沛流离,极为的不好,不然怎么这般的身体羸弱,内丹无有,真气贫瘠?

  可是,她打斗杀人的时候却是那般的灵巧狠绝,丝毫不亚于一个修炼上万年的妖精术士,他不知她这小小的身子,这柔若无骨的手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缪儿的身子很冰,冰得像是从极地冰川下刨起来的小冰雕。

  若不是慕容域以深厚强大的内力不断地给盆里的浴汤加热,然后再通过缪儿紧靠着他的背脊再传送一些体热,这缪儿,这无根浴汤怕是很快又重新凉透下来。

  终于,公子怀里的冰凉慢慢变得温暖,那软的跟泥的一般的小身子也终于不再那般滑腻易摔,只是依然不能独立支撑着。

  薄薄的一层底纱裹着那单薄却玲珑剔透的小人儿身上,那原本苍白无色的肌肤也通过热力的熏烫,慢慢透出淡淡的粉来。

  慕容域偶一低头,便瞅着自己下巴低下,缪儿一双微尖的小耳朵不仅粉,还越来越红透起来。

  “呼……”慕容域觉得自己的气息开始紊乱,经脉里的气流也在不断地汹涌乱串,下身僵硬,仿似有熊熊的地狱孽火在燃烧……他觉得自己快要走火入魔了。

  “嗯……”那迷迷糊糊中的小人儿被慕容域的滚烫所扰,鼻头微皱,一声轻哼,仿似不满。

  慕容域拼命地保住灵台清明,眉目一撑,这才柔声问到:

  “可是醒了?”只是这声音分外地低沉沙哑。

  “嗯……”那人儿又一声轻哼,不仅不稍稍离开些,反而向着这炙热宽厚的人肉垫子又挤了挤,直挤得慕容域的体内邪火更甚,有迸裂爆发之势。

  此时,慕容域已是双目透着几丝猩红,棱角分明的俊脸微微后仰,薄唇微张,大口大口地喘着浊气。

  可是那怀里的小人儿却仿佛故意要跟他作对似的,依旧无意识的不住地挤着蹭着,好像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最舒服的合适的位置似的。

  终于,慕容域已是忍无可忍,他低下头凑近缪儿的一只耳朵,囫囵不清地说到:

  “再动,再动我就揍你的屁股,狠狠的揍!”

  那迷迷糊糊地小人儿一听,身子一僵,瞬间便真的安静乖巧下来,再次像只受伤的小兔子般轻轻地窝在他的怀里。

  缪儿这一静明明是慕容域自己恐吓来的,可当缪儿真的偃旗息鼓后,他又觉得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自己怀里飞走了,浑身的不自在,心里也欠的慌……

  2。看正版,章节{K上酷z匠网^》

  “唉……”慕容域一声长叹,然后对着怀里的缪儿无奈地说到:

  “你这个小妖精啊!”

  谁知那迷糊的小人儿玫色的唇角微勾,无意识地回到:

  “不仅是妖精,还是个勾魂摄魄的狐狸精呢!”

  见此,慕容域的浓眉一挑,心想‘这家伙回答的挺利索啊,要不要再问点别的什么?此举即转移了注意力,也能从这狡猾成性的小脑瓜子里套出些真实的话来。这可是个难能可贵的好机会。’

  于是,慕容域清了清嗓子,压低着声音,蛊惑般问到:

  “你为什么一直呆在雨地里干淋着,就因为有人带走了那个假冒的上官赤溟你不甘心,还是你认出些什么或者想起些什么人来?”

  “才不是呢!”缪儿红唇微翘,极尽委屈,这才愤愤说到:

  “刚开始的确有些闹情绪来着,可是后来,却是全身经脉疲软,力气枯竭,压根儿就动不了,我没想到那混蛋果真将我扔在院子里,雷雨交加、闪电渗人,竟然也不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改了无数遍,终于通过审核的结果就是 ,朦胧唯美的场景全没了,所有面目全非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