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缪儿一声轻叹,一手摊开,阴阳怪气地说到:

  “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基友加断袖。要不,孤给你们腾腾地儿,让你们能够好好互诉衷肠,缕缕爱恨始末?”

  对此,慕容域面色陡沉,咬牙切齿对着缪儿低吼:

  “臭娘们!”

  “不然咯?”缪儿脑袋一偏,朝慕容域挤了下眼,长发一扬转眼便向着还在痴痴地望着慕容域的假上官赤溟而去。

  慕容域即刻会意,箭尖稍偏,“唰唰”几下精准无比地射向了那八个还在不断变换着方位的螳螂形态的绿衣人。

  那所谓的“九星八卦阵”瞬间散乱,不攻自破。

  “果真是妖孽,狡猾卑劣至极!”假上官赤溟一面和缪儿缠斗,一面恶狠狠地说到。他铁拳如雨,招招刚烈至极。

  “不仅是妖孽,还是个勾搭了域哥哥的小狐狸精呢!”缪儿说着,还不忘朝着慕容域与八个绿衣人混战的方向抛了个要多骚性就有多骚性的狐狸媚眼。

  那媚眼直刺得假上官赤溟的眼仁儿生疼,直刺得他内心里的火苗“嗖嗖嗖”地越烧越旺,直接烧成了一片汪洋火海……

  于是,假上官赤溟的拳风更甚,更急,脚下的步子也越发凌乱无序,本来稳如磐石的底盘不再。

  见此,缪儿黛眉一挑,一双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茶色眸子有盈盈秋波流动,然后用仅仅只能让她和假上官赤溟听见的声音,颤巍巍、柔滴滴地唤了声“域哥哥……”

  这一声千娇百媚的“域哥哥”挑断了上官赤溟最后一根理智的弦,直逼得他将周身气流通通逼到两手处,以推山倒海之势,孤注一掷地要将眼前这个滑得跟条泥鳅一样的小妖精挫骨扬灰。

  谁知这小妖精不仅不惧,反而红唇微张,做了一个‘受死’口型,然后身子倏然后倒。

  假上官赤溟眼皮一跳,强烈的不安感跳上心头,可是拼尽全力挥出去的拳头,一时实难收回。

  “嗞嗞嗞……”缪儿半倒不倒的身子带着那雷鸣剑,在地上划出半圈火花银线,转瞬间便从假上官赤溟的脚踝处一滑而过,然后再半圈后,重新回到缪儿本来的位置上。

  然后,缪儿直直站定,笑眯眯地望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假上官赤溟,手里握着的雷鸣剑的剑尖上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沥着血……

  “你……”

  在缪儿淡然邪佞的浅笑中,假上官赤溟的五官突然拉扯狰狞,原本伟岸横阔的身子瞬间直直向后倒去。只是那双穿着黑靴子,靴后还嵌这两块鸡蛋大的金丝玉佩的脚依然一动不动地停留在原地……

  原来,缪儿的那一剑,竟是直接划断了假上官赤溟的双脚!

  “嗵!”那身子倒地的声音沉闷干脆,直震得缪儿的双肩一抖,不禁啧啧出声到:

  “真疼!”

  “啊……”在假上官赤溟倒地后击起的地灰纷扬中,那震耳欲聋的哀嚎终于如期而至。

  缪儿又是一抖,这次直接双臂环抱,满目同情:

  “真他娘的凄厉啊……”

  就在缪儿觉得大局已定时,突然,和慕容域厮杀缠斗的几个绿衣人瞬间集聚一处,移影幻型,成一个巨大的绿色螳螂腾跳到假上官赤溟身上,绿影一闪转眼又如一个草碎漩涡裹着已然残废的假上官赤溟冲出厅门,直向远空而去……

  “靠!”缪儿握着雷鸣剑的手一紧,双脚微提,转眼便要追上去。

  谁知,另一旁的慕容域大吼一声“呆着!”

  r酷@匠◎~网首"发Z7

  缪儿身子微顿,便见器宇轩昂的慕容域身如捷豹,一脚瞪在身旁的椅子上,以此借力扑向厅门而去,然后另一只脚触上一边门框后,踏框飞跃,人在半空,一柄赤金逐日弓拉到极致,鹰翎箭羽破空而出,夜幕里一只金光闪闪的苍鹰幻影刹那间击上那逃窜而去的假上官赤溟而去……

  “嘭!”苍鹰幻象至,那绿色的一团瞬间破散,被包裹其中的玄衣身影背后插着一支鹰翎箭羽再次以一种绝望之势干脆利落地砸落在地,然后击起葑菲院中三千红尘飞扬,大风起兮……

  大风起兮中,慕容域一手握着赤金逐日弓,一手负于身后,淡色的袍摆微扬,青丝如絮,从半空中慢慢坠落至地……

  “呼!”至此缪儿刚刚吊着这那口气终于释放了出来。

  只是……只是那原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慕容公子,刚刚的那番动作,动如捷豹迅猛,静如谪仙俊逸出尘,太帅了有木有?两只狐狸眼开始冒小星星了有木有?

  “啪!”终于,缪儿将手里的雷鸣剑一扔,整个人像只跳脱的小兔子,欢快地向院落里蹦去。

  可是,就在她的一只脚刚刚踩上朱漆门槛时,在院里的慕容公子对她展现出如盛世烟火般绚烂的浅笑时,突然漫天的桃花雨纷繁而下,其中的一支桃花甚至直向她的面门而来,她头一偏,眼微眯,一只手习惯地一挡。

  “楼主!”慕容域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然后,等到那支桃花坠地,等到缪儿再睁开眼时,原本死猪般躺在院中的假上官赤溟已经全然不见了踪迹……只留下那身躯砸在地上的痕迹还在,只留下满地的桃花残瓣,只留下空气里淡淡的桃花余香……

  “呵呵呵……”缪儿双肩骤然酸软,垂落身侧。就连脚下的步子也变得无序沉重起来。那淡淡然的笑越发艰难晦涩。

  终于,她走到那院中地面上的痕印前,双腿一曲,直直跪倒在地。

  “小公主!”慕容域一声惊呼,出口的是他藏在心底,却从来拿不出嘴的称呼。

  “走。”缪儿的声音淡然、冷漠。

  “小公主?”慕容域将嗓音放软,脚步轻移,尝试着像缪儿靠近。

  “走!”这一次,是怒吼,是缪儿倾尽全身之力的歇斯底里。

  慕容域一震,脚步顿停,他静静地注视了缪儿一会儿,这便袍摆一甩,决然离去。

  到此,缪儿唇角微勾,浅笑更苦,然后,脊背一松,整个人像朵轻飘飘的蒲公英,轻飘飘地铺落在地,无声无息,悲伤,沉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今日双更,奇迹呀……

  至于要不要给点点奖励什么的,你们看着办吧……我不是贪心宝宝,随便意思下就行……不意思下,我也没办法不是?但是我能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