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上官赤溟的声音晦涩而颤粟,每挤出一个字,便会涌出更多的血来。

  见此,缪儿五指微松,用整个掌心捂住那血口,以便让对方能够抖出完整的话来,然后阴沉沉地再问:

  “为何要假扮上官赤溟?”

  “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赤溟眼色一暗,垂在腰下的拳头不松反紧。

  “不知道么?呵……”缪儿冷哼一声,然后转过脸向着慕容公子,淡淡然说到:

  “上官赤溟素来有‘剑痴’之称,何为‘痴’?‘痴’便是病,是傻,是无法自拔灵魂相与的沉迷……而你看见雷鸣剑这种难得一见的宝贝时,竟然情绪冷淡,举止有礼有节,没有丝毫的欣喜若狂。你符合这‘痴’吗?”

  “‘痴’?”面对缪儿的质疑此上官赤溟不仅不虚,反而双目微闭,现出一丝沉痛失落来:

  “我上官赤溟痴迷各类神剑利刃痴迷了十几万年,甚至为此从仙家堕落为魔道,而今这六界天下,世间万物,我只痴迷一人,那便是有匪山庄的慕容域。”

  话毕,一旁的慕容公子俊面一僵,如丧考批。

  见其囧样,缪儿先是邪恶地朝他挤挤眼,然后“哈哈哈……”的大笑出声。

  半响,缪儿强撑着一双湿漉漉的茶色眸子,清一清嗓子回头接着对上官赤溟说到:

  “对于一个铸剑者来说,他铸的每一把剑都像他的儿女,有人会说自己的儿女本性邪恶不吉的吗?”

  “为何不可?当年我本是昆仑虚中的一剑仙,却因为铸造血魄,被其怨灵邪气侵蚀,仙气尽失,根基尽毁,故而堕入永夜魔道,而今难道我还要说血魄是一把清灵圣洁之剑?”此上官赤溟接着辩解到。

  “你说的不错,就凭这两点我依然不能断定你是否就是真正的上官赤溟,直到……”缪儿故意将声线拉长,引得此上官赤溟眉头一皱,眸子里显现出明显的慌乱不安。

  见势已造足,缪儿这才微微一笑刹那芳华,然后说到:

  “……直到你断定这把雷鸣剑是真正的雷鸣剑的时候。虽然,你书背得不错,你所说的‘声如雷鸣,光如电,剑身三尺有二,如秋水色,剑尖有金色钉头文字……’这的确是真正的雷鸣剑特性,但此时躺在这匣子里的却绝非真正的雷鸣剑。”

  此上官赤溟的神色又是一暗,愤愤然反问到:

  “你又是什么人?你又凭什么断定这匣子里的雷鸣剑是假的?”

  =●酷n{匠。网永久T免费看?小说

  “凭什么?”缪儿淡然一笑,痞痞地说到:

  “就凭六百年前,有人抱着雷鸣剑上白沚丘献宝,结果被姑奶奶用血魄一剑斩成了两半……你说我凭什么呀?”

  “白沚丘?血魄?你究竟是谁?”此上官赤溟一惊,想着能跟血魄扯上关系的人怕是不好对付,这身份怕是真的伪装不下去了。

  “孤的名讳又岂是你等卑贱之人可以知晓的?孤只问你,真正的上官赤溟究竟在哪儿?说!”到此,缪儿的耐心已是用尽。

  谁知,假上官赤溟还没有出声,一旁的慕容域却是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涩涩说到:“原来你什么都记的,却是独独记不得我,还是说你明明记得我,却硬是装作莫不相识?”

  见此,缪儿脑袋一偏,直向着慕容域翻了一个大大的无可奈何的白眼。

  那白眼的意思是:哥啊,现在是什么时刻啊?咱们俩的恩怨能私下再了结么?

  也就在缪儿和慕容域略微失神的这一瞬间,假上官赤溟瞅准时机右手肘猛然往后一顶,直直顶在缪儿腰上。缪儿一声闷哼,感觉腹里的肠结都仿佛碎了,掐在假上官赤溟咽喉处的手也是一松,整个人甚至直接滑落在地。

  然后,伴随着假上官赤溟的一声如猿呼啸,一股刚劲的拳风已至缪儿额前。旁边的慕容域一惊,一掌拍在黄花梨桌面上,匣子里的剑瞬间腾空而起,转眼便要落进公子手里,然后持剑而向。

  就在这刹那,八个绿衣人从屋外像八只螳螂般转瞬跳入厅内,然后将慕容域堪堪逼向了厅内的另一边。

  “呼!”就在假上官赤溟的铁拳明明已经贴上缪儿的额上时,缪儿倏然后仰,腰身弯成一道满弓,然后双腿向上竖起,整个人在倒立中旋转而上。

  银袖微扫间,那还未触地的假雷鸣剑已入缪儿之手,“轰隆……哐啷”的巨响后,剑光璀璨夺目。就在假上官赤溟忍不住双目微眯时,假雷鸣剑的剑尖已经堪堪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假上官赤溟一惊,这狐狸精的身手实在太快了,快到诡异。

  剑的另一端,缪儿一改懒洋洋地无骨形象,腰背挺直的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万丈孤崖上一株迎风而立的劲松!只是那脸上的表情嘛……咳咳……依然是嘴角微勾,一双狐狸眼弯成两弯月牙样,笑得又甜又欠扁。

  “老匹夫,孤早说过,就你这拳脚速度和面、揉面、做烧饼还是不错的,打架嘛,不行!”缪儿揶揄。

  “果真吗?”假上官赤溟不惧反问。

  小缪儿小鼻头一缩,玫红艳艳的唇微嘟:“比榛子还真呢!”

  “哈哈哈……无知小儿!”假上官赤溟一通大笑后,大喝一声:

  “九星八卦阵!”

  话音落,正在与慕容域缠斗的八只绿衣人瞬间如螳螂般弹跳到缪儿周边,假上官赤溟更是脚下几个变幻瞬间脱离缪儿的挟持,然后和另外八个绿衣人身形交替,移形换影。

  缪儿眼前一花,只感觉绿油油一片,仿佛独处荒原上,四周衰草连天,萋萋然蔽日遮天。

  “呵呵……”缪儿一声冷笑,强行镇定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芒乍现,那本来两手空空的慕容公子竟然手持一把雄鹰展翅形态的赤金弓,一支鹰翎箭放在弦上已拉至满弓状态,箭尖正对着玄衣金冠的假上官赤溟。

  假上官赤溟一惊,一痛,一伤:

  “慕容贤弟,你我相识多年,从来情真意切,今日便要为了这新识的做作妖精果真不顾念你我的经年之谊吗?”

  “额……”慕容域眉目低垂,表情僵硬,心中烦闷至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