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知道吗?天君下凡寻花问柳这还不是最劲爆的,最劲爆的还在后面呢。”

  “更劲爆的是啥?快说!快说!”

  “咳咳……”其中的年龄稍长的那个丫鬟清了清嗓子,把大伙儿的胃口吊足,这才缓缓道来:

  “据凌晨倒夜香的范大爷说,昨儿夜里,东街的牛老爷府上金光耀天,今儿一早整个牛府便人去府空,一个丫鬟、小厮甚至一条狗都没有剩下……你们说……”

  那丫鬟的声线拉得极长,周遭的几个小丫头也憋着气,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终于,其中年龄最小,红扑扑的脸鼓得像个小包子似的小丫鬟两手捂着嘴,怯怯地问到:

  “不会是都被弄死掉了吧?”

  “很有可能。”那个年长的丫鬟面色微整,一双丹凤眼中叶写满了凝重。

  “啊!”那包子脸的小丫鬟一惊,声音尖细刺耳。突然又意识到主子们还在屋内,便又赶紧捂了自己的嘴。

  屋内依旧趴在慕容公子身上的缪儿却是嘴角微勾,拉出讽刺嗜血的弧度。

  灭门?

  越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天宫,越是虚伪残忍。

  别说他牛万山招惹的是赤爪金龙的天君云茀,就是随便招惹一个百花仙宫里的小花仙,天上的神兵神将都能分分钟钟的灭了他的祖下三代,将这个耻辱彻底消灭于无形。

  当年,她勾搭了天宫的战神云华,他们不就是这样灭了九尾银狐满族,然后将她一刀毙命魂飞魄散的吗?

  “就算是灭门也没必要连一条狗也不放过啊?”其中的一个声音柔婉平静的丫鬟略微质疑地说到。

  “因为啊,哪怕一条看门狗也有可能修成狗妖什么的,到时这天君秘辛可就不是秘辛了……”

  缪儿不自觉地小声接嘴到,茶色的狐狸眼中痛与恨在交织,手下捏在慕容公子的一条胳膊上,不自觉地用力再用力……

  直到那粉色的指甲已经深深刺进公子的肉里,直到公子整条胳膊都已经紧绷得像块紫青色的石头……公子依然紧咬着牙,哼都不哼一声。

  “那现在整个‘惹尘埃’中几乎人人都听闻了这件事,天上的神仙们难道还要灭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不成?”包子脸的小丫鬟声音更加颤抖怯弱起来。

  “小桃儿,你个乌鸦嘴,你可别吓我们!”年龄稍长的丫鬟抬手对着那包子脸的小丫头的脑袋轻轻一个爆栗,那小丫头略微吐了一下舌头,表情讪讪地往后退了两步。

  “小桃儿?这丫头倒是有趣……”缪儿神色一缓,这才盯着身下慕容公子那布着根根血丝的杏眼,咪咪笑地说到:

  酷匠网-首,发

  “请问公子,除了那小桃儿,另外的几个丫头都叫些什么名字?”

  公子虽然不知道身上的这个小狐狸精为何突然问起那几个八卦丫鬟的名字,但仍不假思索地回答到:

  “年龄稍长的叫杏儿,持重缜密的叫梨儿,另外的两个分别叫苹儿和橘儿。”

  “噗!”缪儿忍不住瞬间破功,然后勾起公子的一缕鬓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压着嗓子说到:

  “公子品味当真不俗,这满园果香四溢,既能止渴生津,吃起来味道应该也是不错。”

  公子先是一愣,然后整张脸唰的一下由白转红,愤愤然说到:

  “先前还骂我是娇弱的小花儿,这会儿又说我吃了满园的果儿,你这脑瓜子里就尽是些龌蹉下流的东西?”

  “龌蹉?下流?”公子不说还好,一说缪儿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全身经脉尽断,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是谁将她脱得光溜溜的直接扔在被褥上?

  是谁给她擦身子的时候,就跟擦块烂石板似的,要多粗鲁就有多粗鲁,直恨不得连皮都给她揭下来了,后来,后来……

  “姑奶奶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龌蹉下流!”说完,缪儿将双手举起,相互捏得咯咯响,狡黠的眸子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突然,她看到自己右手指尖上殷红黏糊的血迹,黛眉微锁,眸子向下一扫,这才看见公子的右手臂上五个深深的的小血口子,周遭的皮肉全是青紫肿胀的了……

  这……这是她干的?

  那为什么他刚才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一声闷哼也憋着不发出来?

  缪儿瞪着一双半是清澈,半是迷离的茶色眸子疑惑地盯着慕容公子棱角分明的俊颜,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似曾相识,却又神秘的很?

  特别是他身上的这种气质绝对不是一个小倌馆里的公子所能修炼出来的。

  容颜可以幻化,举止可以训练,就连言语都可以一点一点的学习进步……唯有身上的那股气是万万变不了的。

  他是谁?

  为什么‘醉生梦死’的楼主会将自己托付给他照料?

  缪儿的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和不安……但她不能丝毫地表现出来,不能让任何人对她有所窥视。

  唯有不解,才会不安。

  唯有不安,才会畏惧。

  唯有畏惧,才会让此时势单力薄的自己能多一丝安全。

  半响,缪儿面色一缓,恢复了时常懒气洋洋地口气,说到:

  “你欺辱了我,我弄伤了你。自此也算是扯平了,以后我不会再故意找公子的不快,公子也当……”

  “啊……”突然,一个尖细刺耳的声音截断了缪儿的话。

  缪儿一回头,只见一个身着藕荷色綾袄,水绿色褶裙,红扑扑的包子脸的小丫鬟,双手紧捂着眼睛,嘴瘪成苦瓜样,一双脚踌躇不安站在门口。

  缪儿玫色的唇微勾,一双狐狸眼弯成两弯新月样,心想这便是那个单纯直白的‘小桃儿’吧。看她这样儿,果真是个水嫩饱满的蜜桃儿。

  “什么事儿?”慕容公子面色一沉,声音清润如泉,分外好听。

  谁知小桃儿答非所问:

  “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不知公子和姑娘正在……”小桃儿一边惶恐不安地说着,一边捂着眼不住地后退。

  正在?

  缪儿和公子这才瞬间反应过来,此刻缪儿还趴在公子身上,又皆两人都是一身凌乱不堪的模样……这情形不是要多暧昧便有多暧昧,给人无尽遐想的么?

  缪儿娇媚的脸蛋儿一粉,挠了挠小脑瓜子,有些尴尬无措:

  “呵呵……忘了下去了,压习惯了。”说完,缪儿便瞬间弹离开去,转眼便端端站在来了地上。

  “啊?”门外的小桃儿一惊,拿开捂在眼睛上的胖手,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屋内那媚色倾城的姑娘。

  依然平躺在床上的慕容公子也是一愣,一双杏眼也是莫名的疑惑。

  压习惯了?

  见此,缪儿一反思,瞬间白眼望苍天,不,是望屋顶。

  她刚才说的是什么呀!她还压人家压习惯了!她这是嫌误会还不够深,还要口头再证实一番么?

  “说,究竟什么事儿?”

  看着缪儿衰样,公子竟然莫名心喜。他强忍着笑,接着对门外的小桃儿问到。

  “啊?哦!”小桃儿一惊一乍后,这才微埋着头,怯怯回答:

  “回公子,是那个上官公子又来了,说是应约前来赏公子新进的雷鸣剑。现下已经被杏儿姐姐引到正厅里去了。”

  上官公子?

  赏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