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龙延香,而且是品级最高的白色龙延香的味儿。

  吹在脸上的风很暖,很软,预示着今儿的天气晴好,很适合赛马出游……

  唯一的缺憾嘛,就是身上有点凉,凉飕飕的凉。

  不对……这感觉……好像被人扒了个精光,然后赤条条扔在被褥上,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肉晾尸。

  乖乖……她白缪束就算再是无耻无赖,脸皮再厚,但好歹她也是一个姑娘好吧。就算不是姑娘,哪怕是个俊俏的小公子也不带这样坦胸露肉,这……这有伤风化,有失体统啊。最关键的是,把她凉感冒了也不好呀!

  又软又厚的被褥就好好压在身下。可这被子是拿来压的吗?

  到底是哪个家伙把她剥了个精光扔在被子上的,她要知道了,保证跟他深入地好好探讨一番人生道理……

  自夜里被那黑衣人一掌击倒,缪儿醒来后,便成了现在这番德行。

  提提手,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抬抬腿,那腿压根一点感觉也没有,请问那腿还在她身上吗?

  就连她那可爱可亲的双眼皮也是格外的沉重,睁不开啊。

  她就要变成一个光溜溜上的瞎子么?不,是瞎眼的肉虫。

  “嘎吱”有人推门而入。

  脚步很轻,袍摆在空中摇曳的声音不徐不疾。

  “嗵!”是‘鱼洗’(古代的盆地有鱼纹的铜制洗脸盆)放在木架上的沉闷声。

  “稀里哗啦……”来者将布巾浸湿,然后再拧干。

  身边的被褥一陷,有人坐到了光溜溜的缪儿身边。

  “啪”那已经湿润的布巾被以最惨烈的方式直接扔在了缪儿白璧无瑕的纤腰上,那又痛又冷的感觉刺激得缪儿浑身一个激灵。

  然后一只又大又软虎口上有一层厚茧子的手捏起那布巾,开始快速地在缪儿身上乱擦一气。瞬间,缪儿细腻的皮肤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嘶!”缪儿嘴一咧,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暴脾气,眉眼弯成两道小月牙,玫红色的嘴唇上拉成一朵花,极力谄媚的讨好到:

  “亲亲的姐姐,缪儿这身皮都快被你给扯拉下来了,待会儿血淋淋一片,那狰狞吓着娇滴滴的姐姐可不好,姐姐手下稍微缓一点,轻一点可好?”

  “……”那人一点声音也没出,手下的动作却是越发的粗鲁。

  “嘶!”缪儿的嘴又是一咧,心中一万个“靠”字迸射而出。

  这人跟她有杀父之仇,夺夫之恨?还是她欠了他几十万两,然后跑路没还?

  这高冷,这残忍,在缪儿的记忆中唯有天宫的战神云华是这副德行。可若是云华,要是看见她这般一丝不挂的玉体横陈,怕是早就‘嗷呜’一声扑上来,然后把她吃的一块骨头也不剩,哪里还能像面前这个人这般大气都不喘一下,淡定的很?

  所以,她猜想现在正在她身上作恶的家伙准是个又老又丑又眼瞎的死老太太,不然怎会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面对着她这男人见了要腿软发昏,女人见了要崩溃掩面的水豆腐一般的身子,她也下得去狠手?

  “你……我……”正在缪儿思绪飘飞,此恨绵绵无尽期的时候,那只粗鲁的大手已经从下转移到她上身的凸起上来了,对,就是她圆滚滚,白花花,跑起路来嫌累赘,穿上衣服费布料的凶器上来了。

  终于,那厮迟钝了一下,然后再次肆无忌惮的耍起狠来。

  布巾粗糙,别的地方倒还能忍,可是每每划过白玉山的那颗小红豆时,缪儿便刺痛的四肢抽筋浑身打颤。

  终于,缪儿忍无可忍,大吼一声:

  “杀人啦!”

  谁知,那人不仅没有半分觉悟悔改,反而两指一伸,直接点在了缪儿的哑穴上。

  好家伙,这下好了,好大发了。

  现在,缪儿全身上下唯一能够活动的,她那玫红艳艳,活人能够说死,死人能够说活的,灵巧无比的小嘴,也发不出半分声响来了。

  什么叫砧板上的肉?她现在才是光溜溜赤条条,任人欺负,任人蹂躏的小嫩肉啊!

  绝望啊,有木有!

  *酷h匠网/首发

  终于,两个亮晶晶的小泪泡可怜兮兮地挂在缪儿那不住颤粟的眼尾处,给那媚色倾城的小人更添了一份楚楚动人,娇弱不甚羞的美态。

  终于,那粗鲁的大手再次一顿,然后,轻轻揭开盖在缪儿胸上的布巾,缪儿都能想象的到,此刻她那两座白玉山怕是早已绯红一片,山顶的那颗红豆估计也已经沁着血,艳红无比,坚硬无比。

  “咕嘟”是那厮咽口水的声音。

  缪儿的心猛然一慌,这厮是要吃人?

  大妈呀,她的肉可是好看不好吃啊!

  可是,半响,那预期的血盆大口没有出现。那又大又厚的手,倒是轻轻地抚摸了上来。

  对,这一次是抚摸,是一毫一寸,细细地抚摸了上来。

  先是揉一揉那白玉山,然后到了那山顶红豆,再用食指一按……

  “嘶”缪儿的嘴又是一咧。禽兽老太啊,已经沁血了好吧,还按,按你个大头鬼啊!

  仿佛看见了缪儿呲牙咧嘴的表情,那人的手再次一顿,然后缪儿感觉有一个偌大的热源体正慢慢地靠近她,然后是温热的,暧昧的风轻轻扫在她白玉山顶的红豆上。

  那红豆迎风而挺,更是微微颤颤,娇艳欲滴。

  “咕嘟”更大更响的一声咽口水的声音。

  缪儿的五官瞬间皱成了一团,整个身体也崩成一条直线。那厮果真是要吃人啊!

  果真,下一刻,那吃人的嘴便小心翼翼地凑到跟跟前,先是轻轻一碰,然后迅速弹立开去,然后在伸出那厚实的舌头微微地一舔……

  缪儿终于要崩溃了,心里不断地默念着:‘我的肉不好吃呀,不好吃呀……’

  谁知,那嘴再次凑了下来,这次是整个一下全部含在了嘴里,先是笨拙地咬一咬,舔一舔,然后吸允,吞吐……然后动作越来越迅速,越来越熟练……

  难道……不是要吃人?

  不对……这是调戏啊,是赤裸裸的调戏的啊。

  她白缪束,英明一世,流氓两生,还没有被这般光明正大的调戏过。从来都是她白缪束耍流氓,今儿虎落平阳,却是被别人彻彻底底地给欺辱了。

  关键的关键,对方还是一个又老又丑的大婶啊!

  奇耻大辱啊!

  终于,那厮一只嘴还不够,剩下的两只手也开始轮番上阵,作恶逞凶起来。

  愤怒,滔天的愤怒,毁天灭地的愤怒!

  只要她白缪束有一只手能动之日,她一定要将这变态恶魔粉生碎骨,永不超生。

  “咚……咚咚……”是有人敲门的声音。

  “慕容公子?慕容公子?”外面一个老年妇人的声音在轻声地询问。

  贪婪的大嘴和邪恶的大手一停,迅速逃离现场。缪儿感觉那恶人将她整个身子一翻,迅速抽出她身下的锦被,瞬间将她遮盖的严严实实。

  公子?

  难道不是又老又丑又眼瞎的中年老太?

  天啦,她白缪束今儿果真是被人彻彻底底的耍了流氓了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