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想怎样?”几个黑衣人中,离缪束最远,怀里抱着一把银蛇剑的黑衣人说话冷硬,像是这帮家伙中的头头。

  “嗯……”缪束表面上假意思索,一双茶色的狐狸眼却盯着那人怀里的银蛇剑闪着莫名的精光。

  银蛇剑,由延展性最好的软钢锻造,其形又细又长,一旦出鞘寒光闪现,颤动如灵蛇,又可以直接缠在人的腰间,因而得名。

  此剑在打斗的过程中会不停抖颤,让敌手看不出其剑尖指向何方,更看不出要刺向何处,连剑光的颜色也会随着周遭的环境而发生改变,隐于无形。

  此剑若得高手用之,形如练,毒如蛇,一剑断魂。

  然而,最最关键的是,此剑是所有剑器中最轻,最不需要握剑之人有多大力气的。

  “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们,刚刚又受了些伤,就你,你过来扶本公子起身,我自己随你们走吧。”说着,缪儿翘着兰花指堪堪指向刚刚抱着银蛇剑的那个黑衣人。

  那头头一愣,然后左右瞧瞧身边的手下,那意思再是明显不过‘你们谁去?’

  无奈他的几个手下同时心有灵犀,纷纷该摸鼻子的摸鼻子,该望天的望天,该隐身后退的隐身后退……那意思也很明显‘老大,还是你自己上。’

  这极品小受太奇怪了有木有,他们又不傻。更何况他们可是顶天立地,阳光刚硬的直男,才不屑于与这种龙凤颠倒的小受有身体接触,会浑身发毛的好不好。

  “唉,本公子是真的力竭,起不了身了,你们都不管我,那就容我再躺个半宿吧!”

  缪儿身子一摊,活像一团软烂的泥贴在地上。

  那头头无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左右的手下,只能硬着头皮走向缪儿。

  等他走向缪儿身边,缪儿向他眨眨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狐狸眼,然后伸出一只柔弱无骨、白玉无瑕的手。那头头看着那一根根嫩如葱尖,仿似没有长骨头的手指,眼皮一跳,这感觉……越发奇怪了。

  “扶我起来啊!”缪儿的声音极低,低的只有那头头和她两人知道。

  可是那声音又软又糯,明明就是女声。

  半弯下身子的头头眼皮又是一跳,不安的感觉越发明显。他怎么会?怎么会是她?

  可不待那头头反应过来,一只无骨的小手已经绕上了他的手臂,那感觉又软又滑,还带着隐隐的似有若无的魅香……

  突然,白光一闪,头头的脖颈上一痛,那脑袋便与那伟岸的身子瞬间分离开来,落在草地上滚了两滚,那脑袋上的眼睛还睁的大大的,闪着不可思议的光……

  太快了,快到周遭的黑衣还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缪儿已经拿着那又细又长的银蛇剑,食指微弹,那剑刃上的鲜血便被通通弹离了出去,像血色的雨滴……

  “他……他……”其中一人一惊。

  “他杀了头!”另一人回答。

  缪儿一手撑地上,还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她转过脸来,嘴角的笑意邪佞冷酷:

  “怎么?现在是单挑呢,还是群殴?”

  她当然希望这些黑衣人能一拥而上,她此刻拼命提起的这口真气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必须速战速决。

  “上!”果真如缪儿所料,黑衣人已经对她起了疑,防备着齐齐走上前来。

  缪儿唇角一勾,媚色的狐狸眼微闭,微尖的小耳朵轻颤,将耳力张到了极致。

  “一步,两步……”她已经感觉到她左上方的那个黑衣人的脚步最为沉重,凌乱。想必这个人最是急躁激进,最没将她放在眼里。

  “三丈,两丈……一丈!”

  终于,缪儿一双狐狸眼陡然睁开,身子更加下倾,像一片轻飘飘的云,瞬间滑向她左上方的那个黑衣人,手里的银蛇剑一闪,只听见“嘶”的一声,那人的双腿齐腿根处而断,整个上半身像一块豆腐般直直栽在了草地上。

  “啊……”然后是惊天动地的哀嚎,血流如注……

  终于,剩下的几个黑衣人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绝色小受哪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浪荡子,简直就是只假寐的狮子老虎,狡猾狠辣至极。

  可是,临行前水牛精牛万山有过交待,不许他们伤了这绝色小受一根汗毛,谁知这小受会武,而且身形快如闪电,招式轻如流云,却次次精准狠戾……

  面对着一只凶残的野兽,又要抓住她,又万万不能伤了她,这可如何是好?

  几个黑衣人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的一人做了几个手势,然后大家迅速分离开来,并且站在不同的方位上,脚在地上不住的划拉着,手里的武器依次变幻着形态……

  “网鱼阵”缪儿白眼一翻,这网鱼阵是凡间的大家大族专门用来惩罚家里叛逆出逃或者犯了错误的子孙徒众的,其特点就是,被网之人四肢脱臼,全身皮肉受痛,于性命却是毫无损害……

  看来,这些黑衣人对她这个小受还真是怜香惜玉啊!

  难道他们不知道,这阵法只对凡人或者完全不懂阵法的一般妖魔有用?

  “真是蠢钝如猪!”缪儿身子一个空翻,银蛇剑朝下,像一只灵巧至极的猴瞬间蹲在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肩膀上……

  然后,只见细细的一条血流从那黑衣人的脑门慢慢滑下。

  然后,只见缪儿面无表情地从那黑衣人的头顶上拔出又细又长的银蛇剑,剑身已是通体血红……原来,缪儿竟是用自身身体的重量将那银蛇剑从对方的头顶正中央全部刺了进去……

  “咚!”那黑衣人终于面朝下,直直栽倒下去,缪儿也像只滑腻的鱼轻轻滑到了另一边。

  “上!”剩下的黑衣人一看这番情形,也顾不得会不会伤到对方了,露出自己的看家本事,齐齐上前。

  战斗一触即发。

  “噗!”

  正当缪儿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紧绷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与眼前的黑衣人殊死搏斗时,突然,后面一只黑手裹着雄浑的至刚之气狠狠地拍在了缪儿的背心处,缪儿瞬间经脉寸断,真气散乱,整个人再次像一个破碎的洋娃娃般轻飘飘地摊落在了地上。

  缪儿本就是强弩之末,之前不过是拼着一股不要命的狠劲儿才坚持到了现在,此刻那只黑手却是将这最后的一股气也给打碎了。

  “咳咳……”

  缪儿嘴里不断涌出的血甚至呛住了喉,引起她不住地咳嗽。

  可她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她的视线已经越来越短,越来越模糊,但那个从她背后走出来的黑衣人的样子却是格外清晰,那不正是刚才那个做出各种手势的家伙吗?

  原来,他刚刚不过是用‘网鱼阵’来迷惑她的视线,用同伴的愤怒来分化她的防备,这一切都是摆在缪儿面前的假象,目的不过是为了让这黑衣人有机会无声无息地绕在缪儿身后,在她最是剑拔弩张没有一丝防备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

  ‘好一招声东击西,趁火打劫。原来这水牛精的麾下竟有这般不露声色的人才,倒是比那个一开始就被割掉脑袋的头儿强了很多。’

  缪儿这般想着便逐渐陷入了昏迷当中。

  但是,隐隐约约中好像又有打斗的声音响起,再过了一会儿,好像有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然后她便落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那怀抱有三月桃花的淡淡芬芳……

  她能感觉到他身体里面有一颗几千年修为才能凝聚而成的纯净内丹,那内丹对她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她不断地想要靠近再靠近……

  曾今,她也有一个金光闪闪的,独一无二的狐族内丹。

  而今,她什么也没有,她的心、她的身体都是空的,空的荒芜,空的伤。

  他是谁?

  ◇q看正#$版章K节‘“上酷|匠网…

  是谁?

  为何她那般的想哭,那般的想要抱着他狠狠地大哭一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