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楼主转过身来,盯着佘妈妈微微垂下的,梳得一丝不苟的油亮脑袋,风流的桃花眼里闪着莫名的兴奋光芒,说到:

  “佘妈妈,你说,若是天君在‘惹尘埃’中与人争抢头牌花魁,却被水牛精牛万山半路劫人,并囚困在牛府受尽折辱的事迹传遍整个万里荒漠,甚至再随着商队风靡六界,这要是让天界那帮满口仁义礼智信的神仙们知道了,会如何?”

  佘妈妈一听,一顿:

  “如此,这‘惹尘埃’中怕是要不太平啰!”

  “不,不会!”风流的桃花眼再次弯出月牙的弧度,楼主从怀里掏出那把陈旧无比的素绢桃花扇,小心翼翼地展开,扇面竟是血红的。

  他一手轻轻地抚摸在那殷红的,还透着淡淡的血腥气的扇面上,然后慢慢说到:

  “家丑还不可外扬,更何况是把脸面和尊严看得比天大的神仙们?这事儿以及涉及这事儿的牛万山、锦瑟都会被无声无息地处理,而这‘惹尘埃’属于六不管的特殊地带,越是六不管地带,越是有更多的人盯着,这天界怎会在此有大动作?”

  “是啊!”舍妈妈点头表示赞同,天上的那帮神仙们到底有多么在乎那份体面,她佘余氏自是再清楚不过。

  可是,她反过来又一想,又有些担忧:

  “若是天上的那帮神仙们下来,那楼主的身份还有那任性胡为的小公子可不都将陷入危境之中?

  谁知楼主一听,不仅无忧,反而露出难得的揶揄之色:

  “神仙可是会来这淫乱低贱的风月场所?我若好生呆在这‘醉生梦死’之中,他们自是不会知道还有九尾狐族的余孽还存活在这世间。而那个小家伙嘛?嗯……”

  楼主微顿,露出更加风流魅惑的浅笑:

  “这呀,还得劳烦佘妈妈亲自走一遭,找到那丫头然后告诉她,就说本楼主邀请她到后山的‘有匪山庄’小筑些日子,你只要让慕容公子伺候其侧,她自是乐不思蜀,不会再想着四处乱窜的事儿。”

  “丫头?”佘妈妈一惊,不是个倾城绝艳的小公子吗,怎么成了丫头?

  楼主笑意更浓。已是有五百年了,他还从未这般会心笑过:

  “那丫头女扮男装的幻身之术还是我亲授的呢!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术法倒是一点儿也没有退步。”

  “倒是老奴眼拙了。”佘妈妈感觉有些羞愧,枉她一向自诩识人无双,竟没能看出那小公子竟是女扮男装。

  “这倒不怪你,世人皆说那丫头不学无术,昏庸无能,可谁知道她学任何东西都是一点即会通,灵性惊人?只是性子太过懒散无争,白白辜负自身天分,以至于最终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

  回忆是深不见底的苦海,每一滴水都是又咸又涩的。楼主不愿再多想什么,便语气一转,再次对佘妈妈吩咐到:

  “子时已过,那丫头已经不知道晃荡到哪去了,现在便劳烦佘妈妈先走一步了。”

  “是楼主。”佘妈妈身子一低,心下一顿。虽说她佘余氏对楼主有救命之恩,相助之义,楼主待她也颇为宽厚,可主仆终究有别,又岂能如真正的朋友一般畅所欲言,而将楼主的吩咐忘之脑后?

  佘妈妈低身后退几步,转眼便迅速离开。

  可是,待她刚刚走到楼梯口时,好似又突然想起什么然后折路返回,几步走到淡紫色的厚重幕帘前问到:

  “楼主,要是那小姑娘问起您的身份,老奴该如何回答?”

  楼主没想到佘妈妈会突然去而复返,他微微一愣,食指滑过飘逸秀致的长眉,略加思索地回答到:

  “就说无可奉告!”

  “是。”佘妈妈一应,带着满心的疑问迅速离去。

  她能感觉到楼主有多么在意那小姑娘,甚至为了那小姑娘能将自己培养多年的一颗得力棋子-------锦瑟姑娘,说弃便弃,完全不带半分犹豫;能为了那小姑娘将‘有匪山庄’最心高气傲的头牌公子派给对方贴身伺候;能为了那小姑娘殚精竭虑,左右权衡……可却为什么不愿意与姑娘相认呢?

  ‘唉,楼主的心思又岂是我这遭老婆子可以猜透的?’佘妈妈这般想着出了醉生梦死的后门,转眼便化作一只通体黝黑,双翅硕大如蓬的蝙蝠,无声无息地飞旋在‘惹尘埃’的上空。

  原来,这佘妈妈竟是一只修炼了近万年的蝙蝠精所幻化。

  …………………华丽风格线……………………

  月色渐隐,漫天星子却越发璀璨繁盛起来。

  缪儿躺在月亮湖畔的草地上,越看越觉的那漫天的星子就像一颗一颗幼年时哥哥从凡间带回来的冬瓜糖,甜甜的,带点清香和点点的冰凉。

  终于,天君云茀终于被她甩开了,她还给他惹了一身的麻烦。

  她杀不了他,但是她可以折腾他,羞辱他,甚至将他从高高的神坛拉到深渊地狱。

  犹记得,当年十里梨林里的云茀是多么的温文尔雅,随和好相处。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在眼睁睁地看着她身死魂灭、全族尽毁之后还能让云华历经五百年雷劈电灼之苦为她逆天改命,然后在她改命重生后又让一神秘莫测的和尚骗了她的一滴心头血,再用龙族禁术炼制成能让神仙也永远痴傻懵懂的“血祭红尘”。

  他将她当作什么?一个可以任意摆弄的玩偶?

  他不让她死,她就得好好活着,活着看她的部族被灭,看沧海桑田巨变,看这世间再没有九尾银狐?

  看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如何将自己一刀毙命后却又以一副痴情郎的模样为她改命重生?

  看她曾经忘的干干净净,弃如敝履的蕳儿哥哥如何万般怨念却又如何痴心不改?然后一遍一遍地提醒她,曾今的九尾狐王白缪束是多么的眼瞎耳盲,多么的狼心狗肺?

  看她曾经最为信任的贴身近卫如何卖主求荣,换来自己的一身荣华富贵?

  !看正版;I章节$上/酷F匠网6

  ……

  不,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愿意看到。她宁可跟与她的亲人,她的族人一起烟消云散,一起成为一段被淹没的血色殷红的历史。

  可是,云茀让她活了,让她既不能威胁他的千秋大业,又能柔弱乖巧的像个傻姑娘一样的活了。

  云茀将六界众生,将她,将云华,将鬼族,将妖界,将魔域全都玩弄于手掌之间,就像一个深思熟路,沟壑在胸的下棋人……

  他的每一步都都是游戏,都是不痛不痒,可于他人而言却要以命相搏,生死格杀!

  不,她白缪束不许。从此以后,她要他也尝尝被摆布,算弄的滋味!

  她——天鸡奏鸣,大地花开,一出生便得人形的天定狐王,九尾银狐白缪束,只要还有一息尚存,便要颠覆他的天下,也做一次下棋人,然后将他的前程性命握于手掌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