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送君入洞房(1)
本章由 尤笑 在 2016-06-03 12:46:06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尤笑解封者

  终于,那油头老鸨换上一身暗红色暗绣福字长袄,鬓插松竹梅金簪,发髻也梳得一丝不苟,像一位真正送女儿出阁的母亲般,仪态端方地走上歌舞的正中间,微笑说道:

  “所谓,佳期正值,风暖华堂拥玉人。今夜是我们锦瑟姑娘出阁的大喜日子。不知我们锦瑟姑娘是今夜在座的哪一位贵人的三生夙缘?还请各位显贵珍重,怜惜。”

  然后,大红的云锦从大厅的四周同时垂下,整个琉璃大堂通红一片,众人顿时有一种已经进入洞房,正准备掀开新娘盖头的兴奋和迫不及待。

  “佘妈妈,快开始竞价吧,我乃定会待锦瑟姑娘如珠如宝!”转眼大厅里便有人按耐不住的催促起来。

  那油头老鸨佘妈妈见势已造足,便不急不缓地接话到:

  “无论锦瑟姑娘今夜珠玉谁家,我们楼主皆祝福锦瑟姑娘能与其未来夫婿百事顺遂百年好合。故此便以一百两开始吧。”

  “锦瑟姑娘舞姿灵动妙极,本人愿出一千两。”刚刚那个最先按捺不住的人再次按捺不住起来。

  “两千两。”

  “四千两。”

  “一万两。”

  ……

  顿时,整个大厅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热闹喧嚣的像一锅煮沸的粥。

  坐在角落里白袍粉纱的缪束小公子,一柄描金折扇悠闲地摇着,脸上的笑容淡然遥远。半响,她轻声自言自语地说到:

  “卖姑娘也能卖的这般高明,这般装逼的,这醉生梦死果真不同凡响。锦瑟姑娘今夜的出阁价怕是要惊天了。”

  说完,缪儿一手杵着小脸蛋,手肘支在桌面上,神色莫名地望着云茀。

  云茀被她盯得老脸有些微红,越发局促不安起来。

  缪儿见此,不禁“噗呲”笑出声来。又怕自已笑声过大,便合了折扇,一头抵在她那玫红艳艳的唇上。那隐忍之笑便越发魅惑勾人起来。

  云茀更囧,甚至有些无地自容。他好歹也是个修行五万年的上神,虽说比不上西天的和尚明心静性、寡欲寡情。但也该淡定从容不是?怎能缪儿一个眼神便能让他失了分寸,失了作为一个天君的镇定和尊严?

  “咳咳……”云茀一拳放于唇前,以轻咳掩饰,也是提示缪儿,要她稍作收敛。

  谁知缪儿将手里的折扇“啪”的一声放在桌面上,然后一双半是清澈半是迷离的茶眸弯成了两弯小月牙,半响娇滴滴地说到:

  “大叔……”

  “嗯?”缪儿从未这般柔媚地喊过云茀,云茀有些懵,内心深处却莫名的不安,甚至有些心惊肉跳。

  “大叔身份尊贵,容貌气质上佳,这都快活成老化石了,为何却不讨个小媳妇回家暖被窝呢?就算大叔不放在心上,为何大叔的父母长辈也全不在意呢?难道他们不怕大叔有一天真的四大皆空,跟着西天的释迦摩尼剃光头,食素餐,从此抛家舍业了断红尘了吗?”

  云茀一听,神色和缓。他看着缪儿,有些认真的解释到:

  “我继承家业的那一年便与家里长辈有过约定,此生我的亲事全凭自己做主。这也是我云茀此生唯一拥有的自由。而我云茀本身冷情冷性,独身几万年,前面几万年自是因为没能遇见能让我心起涟漪的姑娘,后来遇上了,却遇的晚了些,她已经爱上了别人,成了别人的人……”

  缪儿能从云茀狭长黝黑的眸子里看见他淡淡的伤,淡淡的悔……她想起五百年前,十里梨林之中,云华舞刀,云茀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弹琴的景象。

  那时,云茀总是抱着一把老杉木伏羲古琴,一身月白长袍,一副温润儒雅,春风化雨的模样。他的琴弹得极好,手指修长,白皙如玉。

  可是,缪儿的目光却从未停留在他的身上。

  因为旁边那个蓝衣蓝袍,蓝刀蓝冠,挥刀如云,一身煞气的战神云华实在太耀眼,太灼灼其华。

  越是得不到,便越是心有不甘,越是念念不忘。那时冷酷决绝始终视缪儿为无物的云华已经将缪儿的一颗狐狸心侵占的满满当当,缪儿又怎会注意到那个内敛低调于微尘的云茀?

  所以过往,缪儿不愿再想。她记得他们十里梨林那些平静美好的日子,但她更记得她的灭族之恨,杀身之仇。

  当年,赶回白沚丘时,她的族人已经尽灭,血流成河,她不知道到底是谁杀尽她的族人,但她记得她闭眼的那个瞬间,眼里那把还滴着她的血的修罗王刀————苍合。

  普天之下,六界之中,能执起苍合者便只有云华了,而云华是天宫的战神,故而天宫与她白缪束的灭族之恨,杀身之仇绝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笑的是云茀竟然纵容着云华给了她一个再次活命的机会。既然改命重生,她白缪束便定要查出当年被灭族身死的所有元凶,然后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大叔孤寡,缪儿定当铭记于心。”缪儿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然后又转过身子重新观望起琉璃大堂内的竞价情况。

  “八万两。”

  “九万两。”

  竞价越来越高,大厅里的嘲杂声也就越来越少。缪儿唇角微勾,有些皮笑肉不笑,看得旁边的云茀内心越发鼓噪不安起来。

  八万两白银已经是一笔巨额财富,别说买一个姑娘,就是买一家中等档次的青楼也绰绰有余。就算是再倾城绝代的美人,这个数目也差不多了。

  再多就是楼主人的本事,或者有人果真打心里心悦这美人,再或者有人故意哄抬价钱了……

  “十万两!”这声音苍老粗哑,果真,坐在二楼贵宾席位上的紫脸水牛精牛老爷终于出场了。

  D\看…正版章8☆节l上酷q匠r网

  缪儿“唰”的一声甩开了折扇,堪堪挡着半边脸。她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因为她要拿着别人的钱开始装逼了。

  好戏上演了。

  半响,在油头老鸨准备双手一拍,花落牛老爷家时,一声软绵绵,极慵懒的声音恰是响起:

  “十五万两。”

  此音一出,四下哑然。众人纷纷疑惑‘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哪有一加价就加五万两的,再有钱也不是这般挥霍法,这挥霍的又不是别人的钱?’

  缪儿依旧似笑非笑,她当然挥霍是别人的钱。

  楼上的水牛精一惊,赶忙站起身来往楼下大厅里声音的来源地一望,只见一个小角落里那半掩秀面的缪束小公子正对他轻蔑一笑。他心中咯噔一声,果真是那无比张狂的绝色小受。

  难道真要让对方抢了他的花魁,然后再邀请他把窗参观对方如何蹂躏他心心念念许久的美人儿?

  不,绝对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