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重见媚术
本章由 尤笑 在 2016-06-03 12:40:5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尤笑解封者

  凡间有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也就是说这天下所以的一切,无论土地物实还是妖、魔、鬼、怪、人,他们都属于王者。

  云茀便是俾睨天下的赤爪金龙,是六界天下的王中之王。按理而言,他当是这天下最富足之人。

  可是今儿他傻眼了,被‘醉生梦死’这流光溢彩的琉璃大堂彻彻底底地震撼到了。小缪束曾说‘他就是个站在高处不胜寒的土包子。’现在他信了。

  世人只见过琉璃配饰,琉璃杯,琉璃碗,琉璃花瓶……最奢华的也不过财神李诡祖家的那扇古法琉璃屏风,可是“惹尘埃”中的“醉生梦死”却建了一个偌大的琉璃大堂。

  琉璃大堂,顾名思义整个大堂皆用古法琉璃建成。明黄色暖光琉璃的墙壁,墙壁里有凤凰于飞的流光溢动,神秘又华贵;海蓝色冷光琉璃歌舞台,舞台台面上,米白色的光圈随着烛火的摇曳而旋转,远远看着像是朵朵木槿花开,灵动唯美;头顶上是五彩琉璃制成的三层八面的宝塔花灯,繁复精美之处更胜宫廷……

  围着歌舞台,红酸枝木的八仙桌,桌裙上镂空雕刻着富贵牡丹、百鸟争春的精致图样,呈一把扇形铺散在通透如故的一楼大堂。

  二楼,用金丝锦帐隔离出一个个单独的贵宾观景台,观景台上的茶几卧榻皆是由乌木制成,沉稳低调中,更显品质奢华。

  三楼……这回云茀不仅震撼而且愤怒了。

  为什么呢?三楼仅有东西两间至尊席位,西边银白色的纱帐层层遮盖,里面是何景致外面不得窥见半分。

  东边却是淡紫色的厚重幕帘被赤金钩微微勾起,外面一层粉色绞纱若隐若现,纱帐外的扶手栏杆却是明黄色的黄杨木制。

  对,是黄杨木制,这个代表着皇家专用,代表着权贵尊严的木材,在“醉生梦死”这种风流淫乱之地竟然如此堂而皇之地被使用,而且是拿来做扶手,而且他云茀此刻腰间正悬着一块黄杨木佩,而且还被当作至宝珍视了五百年,而且还是缪儿从人间司马皇帝的马车上掰下来的……

  云茀莫名的有一种灵魂被人蹂躏了的感觉,而那个蹂躏他的灵魂的罪魁祸首——白袍粉纱的缪束小公子正望着三楼西边那层层叠叠的银白纱帐发呆。

  好奇怪,明明第一次来这里,为何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云茀,云华,蕳儿哥哥甚至赫煌都不一样。这种感觉好像更浓烈,更悲伤沉痛……

  “今夜,醉生梦死的宾客席位已满,各位改日请早!”那洒金叶子的油头老鸨站在醉生梦死的大门口一呼,两个清秀小厮便“嗵”地关上了铁木朱漆大门。

  “漂亮!”和云茀一起被安排在一楼大厅最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落里的缪束,端着一杯“云山雾顶”的极品清茶,不禁对着红楼的主人此举由衷的赞叹道。

  一家以卖笑为生的红楼竟然敢在戌时之前闭门谢客,这得有大多的魄力,冒多大的风险?可也正因为如此,别具一格的经营手腕加之醉生梦死奢贵新颖的装修以及最极品的姑娘,醉生梦死想不宾客盈门都难……

  ‘楼主必是个妙人呢!’缪儿这般想着,突然,她侧脸望着云茀,茶色的狐狸眼中写满了认真:

  “大叔,你银子带够了么?”

  云茀一笑,满脸无奈,伸手将怀里的一叠掏出来全全塞到了缪儿手里,然后端起桌上茶杯又自饮自酌起来。

  缪儿黛眉一挑,这感觉怪怪的,她摆摆头将脑袋里这些莫名的情愫通通撵走,然后掂量了一下手里那叠金票的分量,玫红艳艳的娇唇即刻咧出了夸张的弧度。

  突然,所有的灯盏纷纷被遮挡,整个大厅骤暗。唯有正中间的海蓝色琉璃歌舞台还散发着淡淡微弱光芒,像新月下的神秘草原,又像无数的萤火虫倒影在清泉碧波之中。

  一声悠扬的箫声乍起,七弦琴音深沉、低柔地缓缓而来。大堂最高处,一颗小儿拳头大的月明珠闪着乳白的光晕,浅蓝色长纱从天而降,刚刚遮住了歌舞台的四周。

  “今夜,小女锦瑟为诸位以舞助兴,还望贵宾莫嫌,莫笑。”

  这声音温润柔软,如流水清幽,缓缓沁如心田。刹那间,哄乱的大堂顿时无声。

  长纱后面缓缓走出一个穿着浅蓝色纱裙的女子,行走间如云开雾散,分外飘渺动人。腰间束约着丝涤,在动作里轻轻甩摆。纱裙下又长又直的玉腿隐约可见,腰线夸张,令人肖想。

  终于,她走到了舞台的正中央,领口稍开,微微拉低,修长的脖颈,优雅的锁骨,以及下面峰峦间的阴影,一隐一现,勾人魂魄。

  一头密植长发,仅用一支白玉簪稍绾,两鬓散落些许青丝,又羸弱又慵懒,让人恨不得一把拔去她发间的簪,捧进手里,再将这三千情丝散落在枕畔。

  那浅蓝色的纱扬起,人影微动,腿无声息地探了出来,那轻纱下的足竟是赤着的。

  脚尖踢起,旋身飞扬,什么都还来不及捕捉,那蓝色纱又轻轻地落了下来,只有一个幻影。

  “哎……”是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惆怅。

  “啊……”是好像有看见点什么的兴奋期待。

  大厅里的烛光一盏,又一盏,再一盏,慢慢燃烧起来,观众的心也越发炙热难捱。

  “呵呵……”那女子一声浅笑,舞姿更快了,太快了……腰间的束约慢慢滑掉,在飞旋的力道中,那纱愈坠不坠。

  “呼!”众人的心再次被收紧。

  轻纱飞扬,如蜉蝣之羽翼,如乘风归去。

  终于,歌舞台四周的长纱也慢慢升起来。整个的光线也越来越明亮,那女子桃面粉黛,一双淡绿色的猫眼,如碧水秋波,有一种无形的魔力。

  “咚……咚……”琴音落,鼓声震荡。

  那女子一指点在唇上,媚眼如丝。

  “呵呵……”又一声浅笑间,那淡蓝色的身影渐退,发簪落,万种青丝,霎时垂落。

  这一退,这一坠,恰似新婚之夜释放的羞涩,辗转,无尽……

  又一声悠扬的箫声乍起,“呼”整个大厅火光尽灭,黑暗中,是衣衫落地的声音。

  黑暗中,仿似整个大厅的观众都纷纷站立了起来,凳脚擦过大理石地面的声音不断响起。

  “呼”整个大厅再次亮了起来,那浅蓝色的纱,那妖姬一般的女子,都已消失的无踪无影。明明见过那女子的相貌,这会儿却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uD酷{匠网m|正‘》版首y¤发?

  那海蓝色的琉璃歌舞台空空荡荡,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众人怅然若斯,好像刚刚的一切只是浮生一梦。

  只有依然坐在角落的缪束心如针刺,如擂鼓,那女子明明是猫妖,为何用的却是九尾银狐一族的秘术——媚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