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星光满天,华灯初上的‘惹尘埃’较之白日的秀致风雅,在一排排大红灯笼的掩映下,多了夜色神秘魅惑的浓艳之色,风流气更甚……

  缪儿还是那身一尘不染的白衣,却在上面多加了一层淡粉色的纱,行走间粉纱微扬,更添一份羽化登仙的飘渺之气。看背影,真真是个从天而降的小仙人儿。可当你与她面相而立,额间的曼陀罗华子,如火如血,妖娆媚色,又像是红尘中修炼千年的妖姬,绝世香醇的美酒中添了致命的毒。

  云茀已经换下了他那张翘着小八字胡的中年大叔的面容,恢复成本来的谦谦君子模样。淡青色的长袍仅在袍摆的右下角绣着两株秀挺的修竹,再加上腰间的古琴木佩,使得此刻的云茀更像是从翰林院走出来的名满天下的清贵才子。

  在‘惹尘埃’这种脂香粉浓的烟花之地,一位绝世公子便能引起各家姑娘们蜜蜂扑花一般的勾缠哄抢,更何况是一双?

  于是,不到百来步,缪束小公子和云茀才子的手里就多了腰带两条,鲜花三朵,香帕五张,发钗几支。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缪束小公子的手里还接了个偌大的青花象腿瓷瓶。

  对此,缪束小公子神情一滞,抬头对着楼上对她扔瓷瓶的姑娘翻了一个大大的无比幽怨的白眼。那白眼的意思是‘姑娘啊,就算你是想引起本公子的注意,但也用不着扔下这大一个家伙吧,这家伙万一不是掉进本公子怀里,而是刚刚砸在本公子这风华绝代的小脑瓜子上,你就不怕你的俊俏小公子瞬间头破血流呜呼哀哉了去?’

  谁知这原本幽怨的白眼落到楼上的粉黛佳人的眼里,却成了秋波流转、颠倒众生的魅惑电眼,只听见那楼上的姑娘们倒抽一口凉气,双目一闭,“嗵”的一声昏倒在地……

  “唉……”缪束轻叹一声,表示:长得太勾人不是本公子的错,经不住诱惑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小缪儿……”云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只是……带着淡淡的不知所措。

  缪儿转身一瞧,一双嫩黄色绸面,上面各绣着一朵大红牡丹的绣花鞋,还冒着鞋子主人温热的脚气的绣花鞋正好落在云茀的胸口衣襟里,云茀低头瞧着,一张俊脸白了黑,黑了青……

  “噗呲!”缪儿将怀里的东西一抛,姑娘们的芳心碎了一地。她双臂乱舞,笑得花枝乱颤,好半天才定了定神,眼稍带泪的指着云茀说到:

  “大叔,瞧这鞋面,这骚气,这大红牡丹不正寓意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说完,缪儿再次前俯后仰的“哈哈”大笑起来。

  云茀的脸已经黑如木炭,狭长的眸子微眯,一道危险的光在其中流转氤氲。

  突然,云茀将手里的东西也是一抛,阔袖一扫,怀里的骚性绣花鞋也瞬间不见了踪迹。

  他举着手里的玉骨折扇,轻轻挑起缪儿的小下巴,一动不动地盯着缪儿玫红艳艳的娇唇,低沉着嗓子:

  “孤倒更愿意妖精身上死,神仙不做也无妨。”

  缪儿瞪着半是清澈半世迷蒙的狐狸眼,眨了又眨,无辜至极:“大叔,原来你喜欢搞断袖啊!”

  云茀一愣,缪儿也举起手里的描金折扇,“啪”的一声挡去了云茀的扇子,烟视媚行,更加风流潇洒地挑起云茀的下巴,诱惑道:

  “更何况,从来都只有本公子嫖人,还没有谁能嫖了本公子去!”

  云茀的脸霎时又青又红,他不明白,原本玩笑,为何缪儿突然将话说的如此难听。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已经大笑着更往烟花深处走去。

  终于,缪束小公子在整条街最气派豪华的一家红楼前堪堪停住了脚步。

  此红楼名为“醉生梦死”,很荡漾,却不低俗,引人不禁浮想连篇的好名字。

  红楼门前,红色绸带垂挂,偌大的花球结在门楣之上,两侧的对联也是新描的金漆,檐下的灯笼也全是新制的,最最重要的是,一个老鸨似得油头大娘站在窗前正对着熙熙攘攘的大街撒着金叶子……

  对,是货真价实的金叶子。不是银叶子,更不是树叶子。

  虽说,能找到这传说中万里荒漠中的‘惹尘埃’的都不是一般人,一般妖,或者一般鬼怪,但是那些从天而降的金叶子还是吸引了不少行人停留驻足,拥挤哄抢。

  缪儿眉头一挑,抬头望着楼上的老鸨大娘暧昧一笑,作为五百年前烟花柳巷之地的风云人物,这家红楼前的情形,她一看便已明了,今晚‘醉生梦死’有花魁要出阁,估计还是位难得的绝色佳人。

  为什么呢?红楼里的规矩,姑娘出阁自然要做的风光漂亮。越是身价高,资质出众的姑娘,红楼主人的出手也就越是大方。普通的姑娘不过当夜开门前,稍微做个仪式,老鸨子当街吼上几嗓子,然后引来几人竞价;稍微有点档次的姑娘,老鸨管事会提前几日向楼里的熟客发出邀请,当夜请他们来捧捧场,哄抬气氛;一等身家的姑娘,红楼的主人则会亲自出场,提前个把月,向当地的豪客广发邀请函,当日办一场盛宴,等到酒足兴酣时再开始表演竞价;最后是极品的姑娘,这属于可遇不可求的绝色佳人,除了上面的那些,红楼主人还会将整间红楼重新装饰一新,给姑娘置办一流的凤冠霞帔,丰厚的嫁妆,像大户人家嫁女儿一样,风风光光,一样不缺。

  为什么这样呢?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能花的钱砸你这绝色姑娘的公子,非豪既贵,这样的人最在意就是那颈上面子,若不将姑娘扮成千金小姐出阁,人家的银子岂会掏得既爽快又有面儿?

  终于,楼上洒金叶子的油头老鸨也注意到楼下正仰头而望的白衣粉纱的缪束小公子,老鸨灰暗的眼珠子一亮,面上即刻浮现出喜色,对着缪束小公子微一摆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缪束用描金折扇轻敲了一下小下巴,然后淡淡一笑,表示意会。然后,回头牵上云茀的淡青色袖笼,说道:

  “大叔,我们也上前去瞅瞅罢!”

  说完,缪束便不由分说地拽上云茀加入了蛇形一般弯扭的宾客队伍。

  ☆看A8正{N版;%章节上R酷mP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