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疑惑归疑惑,嘀咕归嘀咕,不出半刻,色香味俱全的鸡鸭鱼肉、海参鲍翅依然堆了满满一桌,华丽丽地呈现在缪儿面前。

  众人想这回这小妖精该痛哭流涕喜出望外地赶紧拿了玉箸(玉做的筷子)大快朵颐起来,再顾不得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但是缪儿永远辜负了大家的殷殷期盼。只见缪儿斜着勾魂摄魄的狐狸眼,淡淡地扫过眼前的美味佳肴,翘着食指尖懒懒指了下离她最远的烤鸡和盐焗鸭,然后说道:

  “除了这两样,别的都撤了吧。还有烤鸡、烤鸭、烤小鸟什么的都给我端上来,多多益善。”

  众人一听,纷纷跪地绝倒。妖精啊,你可真有眼光。这满桌子最不珍稀值钱的便是这烤家禽了,没想到你对这家禽倒是情有独钟。

  于是,不多时,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全变成烤鸡、烤鸭、烤鹅、烤兔……就差烤乳猪了。真真像是土匪刚刚扫荡了一户农家小院的所有畜牧业。

  这回,这妖精望着一桌子的红肉,笑得眉眼弯弯成两道月牙儿,玫红艳艳的唇也咧出了夸张的弧度。

  这回,这妖精该是能安生乖巧一会儿了吧,众人吊着的一口气终于放了下来。

  谁知,缪儿再次用自己的别具一格的行为告诉大家,‘尔乃实在太过天真了!’

  只见那一袭白衣,姿容无双的小公子,突然将手里的玉箸“啪”地一声丢在桌子上,玉箸应声而断,然后双臂的阔袖一挽,直接用那一双瘦骨丰肌的小胖手抓起一只烤鸡,“嘶”的一声扯下半边肥腻的鸡腿,然后直接塞进那娇美小巧的红唇里……

  众人又是一惊,眼眶里的珠子差点齐齐滚到了地上。这妖精果真是举世无双、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呀!话说你这吃相对得起你这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么?对得起你那倾国倾城的长相么?对得起你那从头到脚的一身皇家贵气么?对得起这富丽堂皇雕檐镂窗的画舫么?对得起被你抢了一身装束,还被当众羞辱老脸挂不住的画舫主人么?

  但是缪儿这小妖精却没空去管众人的围观和伤春悲秋。此刻,她正左手一块鸡胸脯,右手一根烤兔腿,磨着一口锋利的小碎牙,吃得狼吞虎咽,稀里哗啦。

  不多时,那红木桌面上面便横七竖八的摆满了被啃得干干紧紧的各种骨头骨架,无处不彰显着那用餐之人的不容小觑的丰功伟绩。

  “啧啧……”众人摇摇头已是无力再感慨些什么了。这小妖精不仅吃相极差,而且食量惊人,简直堪比当年叱咤六界,如今在西天低调做人的原天蓬元帅,现今的净坛使者猪八戒嘛。

  终于,在桌子上只剩下最后一只干瘪瘪的烤斑鸠的时候,那画舫的主人终于整装而出。只见那人身着月白色的缂丝长袍,胸前绣着金丝龙衮,九片晶玉凝脂,嵌在腰带上,只有玉片上浅浅的龙纹隐隐彰显着‘九龙在天,天下至尊’的恢弘气势。用黄杨木雕刻成古琴模样的吊佩挂在腰间,随着主人不急不缓地优雅步态,轻轻摆动着。

  缪儿看着那木佩眸光一滞,茶色的狐狸眼中有流光划过。半响,缪儿唇角一勾,对着已经走近她身旁的云茀邪魅一笑,然后用天真无邪的口气地说到:

  “大叔,还是这身装扮更适合你一些。”

  “噢?”云茀眉头一挑,狭长的眸子微眯,春风和暖,温润如玉。

  缪儿回头,抓起仅剩的那只干瘪烤斑鸠,顿了顿,略加思索地说:

  “有些人天生尊贵,即使是穿着棉布青衫依然难掩其气,又何必多此一举,楞是要金龙裹上寒服,猪鼻子插大葱,装像呢?”

  云茀一顿,面上神色莫测,半响轻轻坐在缪儿身侧,仿似疑惑地反问到:

  “棉布青衫?”

  缪儿低头,接着和手里的烤斑鸠奋斗,等到那斑鸠也完全变成一副干净骨架后,这才转过脸来,对着云茀咧嘴一笑,笑得好不暧昧。

  云茀微微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缪儿长手一伸,捞起云茀描金绣龙的月白阔袖就往嘴上一抹,完了再裹在手上一点一点的拭擦,直到自己洁净如初这才将已然不成样子的袖摆给云茀扔了回去。

  酷aR匠网N永$久U免;费看o》小_说

  云茀盯着自己油渍斑斑,褶皱得不成样子的阔袖目瞪口呆,一时哭笑不得。

  周遭围观的众人终于崩溃了。这妖精呵,这般粗暴可耻的事情竟然也能做的出来。话说这画舫主人和这妖精到底有什么宿世之仇,不然岂会被这从水里冒出来的妖精如此再三的欺辱?

  谁知,那妖精突然面色一凛,转身对着众人怒目而视,一字一顿地说到:

  “你们可都看够本了?还不准备滚出去吗?”

  众人一个激灵,一股凉气从脚底而生。那妖精明明就是位弱不禁风的女娇娥模样,明明又甜又糯的嗓音,可他们却为何这般不由自主的恐惧心惊?

  待到围观的众人陆续散尽以后,缪儿这才收回目光,一手杵着娇媚绝色的小脸蛋儿,一手指着云茀,淡淡说到:

  “大叔,我们分离不过几日光景,你便这般思念成疾地再次寻到缪儿,缪儿实在感动至深呢!”

  “你知道我是谁?”云茀神色一整,心想‘这小缪儿果真是恢复记忆了吗?’

  缪儿身子往后一靠,瘪瘪嘴道:

  “虽说大叔给自己换了张沧桑的脸,可缪儿依然能从你留在衣袍上的味道确定你就是在十里梨林之中陪我几日的那位温润大叔。”

  “味道?”云茀从不爱熏香,也不像清新秀雅的小魔王轩辕蕳那般天生自带兰香,他实在想不出自己的身上能有什么味道。

  谁知,缪儿突然倾身凑上前来,眸子灵动,无比狡黠的揶揄到:

  “就是无比漫长的时光的味道,老男人的味道呀!”说完,缪儿耸耸肩,笑得花枝乱颤,转眼“嗵”的一声,再次跃入碧绿色的月亮湖里,像一条戏水的美人鱼。

  云茀微愣,面颊上透出绯红,有些局促不安。

  谁知那磨人的妖精突然又破水而出,双臂搭在船舷上,妖媚胜过出水芙蓉的冲着云茀嚷到:

  “大叔,重新换身衣袍,再多备些银两,晚上缪儿带你去玩儿好不好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其实,当初这个女猪脚的设定真的是很冒险的。女猪脚无赖无耻,花痴成性,行为上更是比一个男人更加放荡不羁……真真活脱脱的一个女版二世主。

  寐歌其实就是想问一下这样的女主你们接受的了么?看见的,请回答我一下,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