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与魔鬼交易

  璇玑穴又名魁星血,处于任脉之上,于人体而言不过关联肺气和胃部的一个普通穴位而已。于七尾赤狐而言,却是决定内息修为,是内丹性命之所在。

  所以,缪儿的这一刺,赫煌不死既残。

  “你……你……”此时,赫煌已是唇色乌黑若紫,豆大颗的汗珠从额上滚滚而下,四肢颤抖不停,果真已是内丹被伤的迹象。

  缪儿见此,唇角一勾,繁华落尽,万物黯然:“若非孤答应魅堇娘将你之性命送与她,此刻孤绝不容你有半分尚活的可能。”

  说完,缪儿抽出手指,就着上面的温热殷红的血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自然自语到:

  “原来狐狸血膻味这般重,孤以前做九尾银狐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呢?”

  直到赫煌魅惑妖娆的狐狸眼慢慢黯淡无光,纤长卷翘的睫毛颤粟着合拢起来,缪儿这才迅速点了赫煌身上鱼际,尺泽,大陵,郗门等几个止血大穴,然后以双手合十,催发出一些银白之气,渡进赫煌的伤口里。

  几声“吱吱”之声后,赫煌颈下的血洞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合拢起来,并且光洁完好如初。对此,缪儿唇角微勾,暧昧一笑:

  “知道吗?主子永远都是主子,不可以揣测主子心意,更不可以期望有一天可以凌驾于主子之上。”缪儿慢慢抚摸着赫煌的颈,用最柔软的方式做最残忍的攻击。

  “你……你……”赫煌紧咬着唇,憋出一丝力气,嗓音极力隐忍低沉:

  “杀了我!”

  “更新o最快k{上酷PM匠网M{

  “杀了你?”缪儿站起身来,拍了拍裹满沙子的裙摆,回头撇了一眼留在身后的凌乱脚印,一边慢慢往前走着,一边好笑地摇摇头,揶揄到:

  “见过猫捉老鼠吗?当猫抓住老鼠以后不会立刻咬死吃掉,而是不断地逗弄玩耍,放了再抓,抓了再放……让老鼠一遍遍希望,又一遍遍失望,最后心如死灰的绝望,甘心情愿地就死……赫煌,孤与魅堇娘之约只有十年之期,这十年你若不能取孤之性命,十年后,孤定要你魂飞破散,永不超生,以慰我九尾狐族之灵。”

  “哈哈哈”赫煌仰头望天,银白色的长发在阳光铺散,发出艳丽灼热的光线。待到他大笑三声后,突然,红袍之下,一柄矛杆黝黑如水蛇,矛尖殷红胜血的丈八蛇矛悄然而出,瞬间从缪儿的后背穿胸而过。

  “嗵”缪儿向前一扑,直直栽倒在地,那些顽皮的沙粒们再次糊了她一脸,鼻孔里,嘴巴里也都被塞得满满当当。

  可是这一次,她再也没有憋着一口气,然后翻身挺尸的本事了。当然了,她后背上那只插得稳稳当当的丈八蛇矛也不许。

  然后,万里沙荒上诡异的宁静。苍天如洗,碧空万里无云,整个世界空无的连一只飞鸟也无,空无的让人心悸绝望。

  半响,缪儿再无半点生息,裹着黑色斗篷身子软软地趴在黄沙之上,单薄如纸,红尘的风一吹,仿佛便能即刻消失散去。

  终于,赫煌偏着头望着不远处的缪儿,妖孽众生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无比满足释然的微笑,那微笑轻若浮云:

  “与其不死不休,不如同归于尽。黄泉路上,我赫煌有你白缪束作伴,想来竟是比坐上狐王、妖王之位更加幸福快意的事……我乃娼妓之子又怎样?这一次我胜过了煞神云华,胜过了小魔王轩辕蕳,甚至连天君也败于我手了……哈哈哈……”

  “嗯!”一声闷哼,一只纤细的手反折过来,拽着笨重的丈八蛇矛瞬间拔出来体内,血顺着背心那狰狞的殷红洞口,如泉汹涌。

  直到那红色的泉将缪儿身下的沙层浸染一片,那裹在黑色斗篷下的身子才在一阵微微颤颤中慢慢站立起来,笔直,坚挺。

  “是吗?”一声反问,缪儿唇角挂满密密麻麻的红色沙粒,一直延伸向下。

  炽日更甚,赫煌的狐狸眼终于在那刺目而不能视的辉煌里,慢慢合拢。

  缪儿仰天望日,咧嘴大笑,却不知自己完全张开的裹着沙,和着血的倾盆大口,吓得天上卯日星君两腿发软,直拍着胸脯大呼:

  “哎哟妈呀,这哪儿来的妖怪?这是要吃天啊!”

  可是缪儿却对着天轻蔑一笑,然后拖着沉重虚浮的步子继续一步一顿,慢慢前行。

  “呼……呼……”

  突然,窒息的静谧里,远处一个旋风卷起一柱黄沙悠悠升空,然后呼喘着直扑缪儿而来,然后飞沙走石锐不可当,然后沙丘飞速移动,整个大漠瞬间沧桑巨变,大漠汹涌了……

  “靠!”缪儿腿一软,直接一屁股窝进沙里。难道天真是跟她有仇?她是杀了他爹,还是抢了他男人,为何这般与她无止无休?

  曾经,她本是一只好逸恶劳的小花狐狸,天偏偏要给她一个惊天动地,谁见谁仇恨的拉风出生,什么天鸡奏鸣,什么大地花开,要不要那么庸俗毫无新意?

  好吧,她勉为其难做了几天昏庸狐王,结果屁股下的龙椅还没有热乎呢,得,天上又出现一本更加玄幻装大尾巴狼的名笺天书,还白纸黑字无比认真详细地指出,她——九尾银狐白缪束是个混乱苍生,颠倒六界轮回次序的大魔头,必须除之不留余地……可,有这么不学无术,不思上进的大魔头吗?有这么可爱可亲的大魔头吗?

  大魔头就大魔头吧,她对她的狐生也没什么过多指望了,唯一舍不下的贪念就是好美男了。可结果呢?美男们倒是不缺,而且各个绝世风姿,可是一个恨她,一个背叛她,一个直接干脆一刀砍了她……

  终于,五百年后,她胡汉三又卷土重来了。结果呢,万般算计小心翼翼终于走到了万里荒漠,顶着烈日炎炎,踩着粗砂利石,拖着一推就倒的娇躯,本已是强弩之末,结果还要大战妖孽叛徒,然后血像水一样的流着浇灌着荒漠,现在好了,这天还怕她死得太慢,直接来个沙尘暴,这是看起她呀,这是绝无仅有声势浩大的活埋呀!

  “天,孤是你祖宗!”缪儿举手,发出生命的最后一嚎,堪比屠猪。

  可是天愤怒更甚,一个巨大沙浪从天而涌,瞬间将那小人儿,以及那小人的嚎叫淹没的干干净净。

  可是,可是就在缪儿以为她又要回到西天梵境的那灿陀寺,去跟佛主叙旧,痞痞地问声:“嗨,好久不见,最近可好?”时,一个黑衣黑面,完全看不出种族,也看不清修为路数的人如一只黑鹏大鸟,穿入沙暴之中,利剑般瞬间插入沙丘,将那个软绵绵的轻如一片鸿毛的小身子拔了出来。

  “这么轻易就死了,怎对得起云华五百年雷劈电灼之苦?没了你,以后的游戏可还怎么好玩?”黑衣人浑身冰寒,缪儿能感觉到他隐藏在黑衣下的皮肤坚硬如铁,而且坑洼凹凸不平,有点像戈壁。

  “是魔鬼吗?”缪儿无力一问。

  “愿意和魔鬼做交易吗?”黑衣问。

  “甘愿。”缪儿斩钉截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好吧,寐歌深深的知道这一章看起来会比较累,比较痛苦,毕竟嘛,写的都是一群变态。但是,但是明天就轻松搞笑了……

  看书的,推荐,挖掘机,恶魔果实我都要,都要。都拿来砸死我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