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儿,那是云华送你的礼物,接着它!”云华苍合钢韧,横扫竖劈间,斩断了赫煌一只狐尾。赫煌一退,脸色已是煞白,嘴角衔着一滴血,目光淬毒,更是邪佞阴狠。

  魅堇娘一见,勃然大怒。无数的骷髅头眼里喷着青色鬼火,瞬间叠加成两个人形,一人拿着一把鬼谷鸳鸯刀左右配合着攻向云华。

  “煞神云华你既伤我赫煌,若不还你点什么,岂不是有损我这王女将军的威名?”说着,魅堇娘手里拽着一个金色骷髅头,嘴角一勾,反身朝那个还在犹豫思索的小缪束一掷,阴阳怪气地哄到:

  “小妹妹,你不是说让我借个骷髅头给你玩吗?还不快接住?”

  缪儿一抬头,一惊,只见那金色骷髅头盆口大开,黑色的獠牙上青光阴深,两个眼窝处也与别的骷髅头大不一样,里面像是装着血,红得诡异惊心……

  “你敢?”云华怒。

  “你看我敢不敢!”魅堇娘睚眦必报。

  却不想,正在高空与云茀激斗的轩辕蕳一听,一回头,无色无形的裂天鞭从战场抽出,瞬间向着金色骷髅头挥鞭而去。

  于此同时,更让魅堇娘万万想不到的是,已经身负重伤的赫煌竟然返身直直坠下,蛇矛一出,直直护着缪儿。

  “小野猫你精神分裂?刚刚正式开斗前你还杀气喧天,要置那丫头于死地?这会儿你又救她作甚?”

  魅堇娘此话未落,轩辕蕳的裂天鞭和赫煌的丈八蛇矛又堪堪碰上,罡风肆虐飞沙走石间不知是谁碰到了那原本飘飘浮浮的寰帝凤翎,凤翎如箭,好死不死地正对着缪儿的心脏没根而入,然后从她的背后穿出,最终插在残破狼藉的土地上。

  “啊……啊……”缪儿通天侧地的哀嚎,和当年白沚丘上的一模一样,一样凄厉,一样惊心动魄。

  什么叫观战你不离远点,受伤挨揍你活该?

  什么叫人倒霉了,喝凉水都能塞牙缝,观个战,观众比战败方还要凄惨?

  缪儿很好的诠释了这一切,果真,主角太闲,太不在状态,连天都看不下去了,都要出手干预一把。

  终于,十里梨林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世纪大混战戛然而止。

  “啊……啊……”缪儿长发凌乱,银白色的裙裾飞扬,整个身子极力后弯成一张满弓。

  “缪儿……”云华焦急如焚。

  “缪儿!”轩辕蕳心痛若死。

  “小缪儿?”高高在上的云茀还没弄清楚状况。

  “主上。”赫煌终于明白,哪怕再过多少年,在他内心深处白缪束永远都是他的草包小主子。

  “这都算个什么事儿?”好吧,此时的魅堇娘已被眼前的一切弄得莫名其妙。

  “啊……啊……”缪儿的心脏如针刺,如毒淬,脑子里像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在飞速的旋转,恢宏,壮烈,悲痛,无源无尽的爱恨纠葛……

  终于,众美男们纷纷收起自己的武器,器宇轩昂,风流倜傥,绝世飘渺地落身地上,然后向着缪儿围拢过来。

  “啊!”更加尖锐震天的一声哀嚎过后,缪儿全身银光乍现,光刀锋利将正准备上前的众美男们又尽皆挡了回去。然后,银光更甚,耀眼刺目,整个天地间都突然变得银白皎皎而不能视!

  终于,待到那银光渐弱,缪儿也渐渐平息安静下来时,众人这才慢慢睁开了眼。只见那半倚在梨树树干上的缪儿,脸上,手上,浑身上下依然银光点点,美得不甚真实,美得像是天地幻化的精灵……

  然而,最最关键的是,缪儿白皙如玉的额心处,一朵花瓣细长,层层叠叠堆积,红盛火,艳如雪,绝代妖娆的曼陀罗华跃然其上,像是真的一般。

  这……这不是当年云华以寰帝凤翎为笔,用凤凰之血在缪儿额心处画的那朵曼陀罗华花子吗?而今为何突然再现于缪儿额上,娇艳更胜从前?

  此时的缪儿已不是刚刚重生是那苍白高远,完全不惹尘埃的淡然模样。此时的缪儿,茶眸更加迷离秋波,娇唇玫红艳艳,如温软情语,欲语还休;此时的缪儿娇艳媚色,妖娆不可方物,那慵懒中透着魅惑,狡黠中更显神秘……这一切,竟然跟当年的九尾银狐白缪束一模一样。

  “她……她……她不会变回当年那个天定的九尾狐王白缪束了吧?”魅堇娘双目圆瞪,又愕然又结巴。

  谁知,缪儿眸光一冷,慢慢地扫过围着她的所有面孔,凛冽犀利,气势如山,让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难道是真的恢复记忆了吗?不然怎会有王者霸气凌人的气度?

  众人心中擂鼓喧天。

  可是,突然,缪儿面色一缓,茶眸弯成了两道小月牙儿,嘟着小嘴儿甜甜糯糯地向着大家说到:

  “好多张漂亮的脸呀!大叔温润,云华艳丽,蕳儿哥哥清幽淡雅,红衣公子嘛,妖孽魅惑众生,只是这身着三色芙蓉裙的姐姐你又是个什么鬼?温柔可爱嘛?没有!英姿煞飒爽呢?又不够光明磊落!妖娆多情嘛?又独缺一份婉转!”

  “噗!”云华直喷。

  “噗!”云茀阔袖掩面。

  “噗!”轩辕蕳温柔揶揄。

  “噗!”赫煌仰头望天直翻白眼,无可奈何加见怪不怪。

  一时,众美男吐血三升。这……这算个什么事儿?

  唯有魅堇娘一动不动,愤愤然的咬牙切齿道:

  “果然是被穿心而过的东西,缺心眼了不是?以前不过小白目,现在直接进化成白痴了?”

  众美男一听,一怒,可不待他们发作。缪儿瞪着懵懂的狐狸眼,若有所思地回答到:

  ,R酷V匠网1g永久"免n◎费Y6看Db小说*

  “姐姐,我现在又不饿,怎么会白吃呢?难道是姐姐饿了,想要白吃?”

  “噗……”一个鬼女三个美男再次吐血三升。

  “疯了疯了,我要疯了……”魅堇娘鬼谷鸳鸯刀一收,准备落荒而逃。你跟白痴能讲理么?要是寻常点的白痴,要是讲不过,还能直接给她一顿胖揍,要是胖揍不过瘾,还能直接一刀砍了干净。可是眼前这个白痴呢?这是个风华绝代的白痴啊,而且是有四个修为莫测的大美男护着的白痴,她魅堇娘骂都骂不得……

  最最关键的是,她的小野猫赫煌竟然临时倒戈也向着那小白痴,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她魅堇娘心塞,心里苦呀……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缪儿一蹦而起,瞬间跳上魅堇娘背上,双手攀上她的脖颈,挂的稳稳当当。

  “你……你干什么?下去!”魅堇娘一惊,哎呦她的心脏,今天快要报废了。

  “缪儿?”云华莫名。

  “小缪儿?”云茀不明所以。

  “缪儿……”轩辕蕳温柔责难。

  “……”赫煌继续仰头望天。

  只见缪儿将唇凑上魅堇娘的耳朵,吐着温柔暧昧的气息。

  魅堇娘浑身一僵,欲哭无泪:“姐姐不好这一口啊,姐姐爱美男!”

  谁知,缪儿的回答却是单纯简单至极:“姐姐,我去你家玩骷髅骨好不好呀?”然后,下半句却是用她们两人才能听得见的传音入密:

  “王女将军魅堇娘,愿不愿交我九尾银狐白缪束这个朋友?”

  魅堇娘一听,浑身又是一僵。半响,她眼珠子转一转说道:“那我有什么好处?”

  缪儿再次咬上她的耳朵“你我不成朋友,尔乃即刻赴死!”说完,缪儿的牙齿已轻轻咬上了魅堇娘的劲部大动脉。

  魅堇娘的浑身已经僵得不能再僵,终于,她吐了几口粗气,一脸苦笑:“走咯,跟姐玩骷髅头去咯!”

  然后,漫天满地的骷髅头乍现,如沙,如尘,遮住了众美男的视线。

  待到风清云定后,只留下残败不堪的十里梨园。

  …………………………华丽风格线……………………

  《轮回》

  细雨纷飞。那年,十里梨林残花清冷……

  琴声萧瑟。金秋,是谁的心堕入红尘的坟……

  看尽山花都开遍。尝不够,早春青梅甜中裹着酸涩更胜……

  把所有坎坷看透。上下求索,唯有情路漫漫长,不曾……

  五百年跪地佛前。

  换今生,生死枯等!

  丹青妙笔描不出万种风情依旧!

  繁华处,痴呆懵懂,折煞圈圈年轮。

  别再守着无爱的孤城,稚儿早已遁入空门。

  以血为墨,以白骨作笔,写下史册,穷尽一生凶狠!

  爱恨轮回,落地生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第一卷结束了,当当当……当当当……

  明天第二卷:风尘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