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蕳儿哥哥……呜呜……”像是溺水之人偶得一块浮木,缪儿转身一把环住轩辕蕳的天鹅般纤长优雅的脖颈,身子上攀,双腿一纵,像只受惊的考拉,整个人都紧紧地挂在了轩辕蕳身上。

  “没事了,乖,没事儿……”对于缪儿的举动轩辕蕳已是见怪不怪,他赶忙两臂从缪儿的臀下相交,稳稳托住她的身子,以防小丫头因为力气不支滑落下来……

  这一幕刚好落在几步之遥的妖孽赫煌的眼里,赫煌一愣,有些目瞪口呆。这还是当初那个狡黠聪慧天不怕地不怕的九尾狐王白缪束么?若不是那张熟悉的娇媚小脸,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挂在轩辕蕳身上浑身颤抖的小丫头,不过是个养在深闺人未识、胆小怕事的美娇娘罢了。

  然而,远处刚刚药毁人丢的天君云茀已是怒发冲冠,罡风起,长发飞舞,一条赤爪金龙从他的身后显现,怒目狰狞,俾睨天下。

  对此,赫煌嘴角一勾,邪佞非常。天君这真身,够气派,够漂亮,就是不知道战斗力如何?若是他七尾红狐赫煌能跟俾睨天下的天君一战,无论输赢都是幸事一桩……

  于是,须臾间,赫煌红衣一摆,右臂伸直,血气缭绕,刚刚还插在树干上的丈八蛇矛受到了感应,“吱”的一声矛尖拔出,瞬间回到了赫煌手中。

  可是,还不待赫煌与天君揉身战上,一把蓝光凛凛的大刀仿似从天外飞来,直直劈想赫煌,蓝光炸裂,摧木拉朽。

  赫煌身子一轻,如风如云,转眼便无声无惜地后退了几十米,堪堪避过了云华的刀风。只是还如只考拉般挂在轩辕蕳身上,正和与她的蕳儿哥哥甜甜蜜蜜地互诉几日离别衷肠的缪儿突然被那蓝光一击,整个人瞬间僵硬,脸色煞白。

  “缪儿怎么了?”此刻,轩辕蕳的眼里除了缪儿竟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呼呼呼……”缪儿呼吸急促,剧烈地颤抖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她就是控制不住那仿佛从灵魂深处而来的恐惧、绝望还有无边无际的悲痛。

  “缪儿?”匆匆赶来的云华老远看见妖孽赫煌竟然敢对三十三重天上的天君动手,为了天界尊严,也因为云茀并非卓绝的身手,他云华都必须快刀阻止。却不想那刀风竟伤了这些日子无时无刻不心心念念的小人儿……

  云华长刀一收,隐于身后,艰难地挤出一丝笑意:“缪儿,过来。”

  缪儿转头瞟了一眼将手伸向她,满脸期待的云华,茶色的眸子一转,瘪瘪嘴地说道:

  “当初是你抛弃了我,现在才后悔已经晚了。”缪儿回头,对着眼前蕳儿哥哥狭长清俊的脸,甜甜地笑着,软糯糯地接着说到:

  “现在我喜欢蕳儿哥哥,我要和蕳儿哥哥在一起。”

  说完,缪儿甚至整个人再次全全贴上了轩辕蕳身子,小脸埋进对方的脖颈里,唇不觉触在了对方的喉结上……

  “轰……”轩辕蕳抱着缪儿的双臂一僵,差点将缪儿给丢离开去。一时,他那俊秀绝伦的脸上红白相间,好不精彩。好半天,他才转过神儿,轻轻一巴掌拍在缪儿的小屁股上,宠溺中带着无可奈何的甜蜜……

  云华的脑子也是一“轰”,七窍生烟,五脏流血。如果缪儿的动作让他想要砍人,那么轩辕蕳的动作让他想要毁天灭地,想要将眼前这两个贴在一起的人统统撕的粉碎……

  然而,远处另一个隐在暗处,双手握着鬼谷鸳鸯刀随时准备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家伙看到这经典一幕不禁有些愕然,微张着嘴,心里啧啧有声:

  “啧啧……果真是闻名天下的风流狐王呀,竟然敢当着前任相好的面跟现任相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众人簇拥面前亲亲我我地腻歪上了……没想到到啊没想到,一本正经的泽兰公子原来还有这么荡漾的一面,我魅堇娘阅人无数,不曾想却对他看走了眼……”

  不对……那人脑子一转,又有些疑惑:

  “这轩辕蕳好歹也是我魅堇娘的未婚夫,他们这魔男狐女的算不算给我戴绿帽子?”

  不过……那人再转念一想,又有些安慰:

  “反正我对那清新淡漠的水木泽兰也没什么兴趣,而我现在更在意的是那挠人的小野猫赫煌,这赫煌是白缪束的贴身护卫,我这样算不算把绿帽子给她戴了回去?”

  那厢,缪儿和轩辕蕳甜蜜蜜的忘形。这厢,暗处的魅堇娘流着哈喇子垂涎着妖孽众生的七尾红狐赫煌……

  终于,天君站不住了。煞神云华也隐忍克制到了极点。几万年来两兄弟第一次心有灵犀一点通,彼此对视了一眼,微一低头,表示同意对方的想法策略。

  /¤酷,匠4…网永!e久《-免1C费*看小#说K)

  “咳咳……”云茀清了一下嗓子,眯起狭长漆黑的眼,温润如风地对缪儿说到:

  “小缪儿你先下来,我们和你的蕳儿哥哥有话要讲……”

  “嗯……”缪儿一听,思索片刻,然后抬起头来用一双烟雨蒙蒙的狐狸眼盯着她的蕳儿哥哥。

  轩辕蕳被她猫儿一样乖巧的模样软的一塌糊涂。但有些事,有些恩怨纠葛,今日避开不了,非解决不可。

  轩辕蕳朝缪儿微一颔首,缪儿知道他的意思,玫红艳艳的小嘴一撅,不情不愿地从轩辕蕳身上滑了下来。

  待到缪儿稍稍站定,一个妖红如血的身影却突然迫身而近,铺天盖地的杀气逼的她睁不开眼。

  “嘭……锵……”苍合和丈八蛇矛在空中相击,火光四溅,毁天灭地。

  另一边,一条赤爪金龙也腾空而起,龙翔九天,以气吞山河之势朝轩辕蕳而来。轩辕蕳裂天鞭一出,揉身而上,将战场拉上半空,半空上“噼啪……”脆响,云碎雾散。

  “咝咝……”蛇矛红信吞吐,刁钻阴毒。赫煌身形诡异,招招狠戾,直取要害之处。

  云华怒然,戾气陡升,大喝一声,苍合出,蓝光耀天,山河尽碎……

  “草,现在不表现,更待何时?”看着云华和赫煌一刚一柔缠斗不止,魅堇娘浑身血液沸腾,鬼骨鸳鸯刀更是嘶鸣不已,终于,无数的黑色骷髅骨从地下钻出,围着魅堇娘转眼加入了云华与赫煌的战斗之中……

  总之,于是,沉寂了五百年的十里梨林,藏着缪儿心中逶迤春梦的世外之境,迎来它一片混乱,昏天暗地的绝望日子。

  唯有那梨树底下,残花碎瓣的花雨里,缪儿瞪着一双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狐狸眼,微偏着头,懵懂无知地站在那里。

  谁来告诉她,顷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男人们都是这样交流的吗?

  还有,那位身着三色芙蓉裙的英武姐姐,左一个骷髅头,右一个骷髅头,就跟扔馒头似得,好玩极了。

  “喂!那个姐姐,你的骷髅头借我玩一个好不好呀?”

  好吧,缪儿一声娇呼,奋战中的所有人一愣,纷纷吐血。这……这为谁辛苦为谁忙,主角无事闲的实在太张狂。

  还是赫煌最先缓过神来,毕竟也曾贴身近伺了那家伙上百年,什么离奇搞怪的状况没出过?更极品的时刻他也见识过。于是,在云华还在愣神的瞬间,蛇矛从背后而出,绕过魅堇娘,直指云华。云华蓝色的阔袖一扫,蛇矛微偏,就在这瞬间,赫煌七条硕大蓬松的狐狸尾巴突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转眼便要将云华困在绞杀阵中……

  “找死!”

  云华摇身一变,蓝光更甚,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再次,一片混战,更甚刚才。

  就在这一片火树银花不夜天,摧木拉朽骷髅头的混乱中,一支蓝光流转,华丽耀眼的蓝羽寰帝凤翎缓缓飘落下来。

  缪儿看着那凤翎即熟悉又惊艳,莫名的情感勾着她引着她,毫无意识地向着那凤翎飞身而去。

  “缪儿,不要!”高空上的轩辕蕳偶一瞥见这场景,一种不好的预感扑面而来。

  “嗯?”缪儿一顿,望望那蓝光流转的寰帝凤翎,又望望高高在上,一脸心急如焚的轩辕蕳一时竟没了主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好吧,今天我还是完结不了,我是坏蛋!

  还有,解封的把你们的恶魔果实什么的给我好不好,反正月底网站也给你们清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