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眨着眼,躲进夜幕,一声乌啼,响彻空寂。

  天边大片的鱼肚白,慢慢推开云层,唤醒了这片即刻便要风起云涌的大地。

  “阿郎生的人人惜哟……掷果潘安傅粉郎哟……妹妹想哥跌落河哟……跌落河里鱼成双哟……”

  晨曦微露间,缪儿懒洋洋地半躺在一根褐色枝桠上,一边唱着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民谣,一边荡着双脚,轻灵得像只银白色的山鸟……

  树下,云茀微闭着狭长的眼,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袭青衫已被山间雾气浸得半湿。

  已是第四日了,云茀知道若再不将缪儿带离此处,不管是他那个风风火火的弟弟云华,还是那痴心不改的小魔王轩辕蕳,他们怕是都快要来到此处。

  可是,他不愿勉强缪儿,五百年前不愿,现在依然不愿。更重要的是,他感觉到缪儿的前生记忆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归,就譬如现在她唱得这首只会在下里巴人间传唱的淫词艳调,这绝对是前生的浪荡狐王白缪束在人间妓院勾栏之地学来的……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喜欢,多羡慕缪儿这般自在快意,无拘无束的样子。那么的胆大妄为,那么的无所顾忌……那是他云茀永远也不能成为的样子。

  可是,现在,他必须要亲手将这份自在快意捏碎在自己的手里,不得不为之。

  “爹娘置奴一块田哟,自从放荒十八年哦。谁个郎呀来耕种哟,犁头耙子要置全哦……”朝霞初升,缪儿唱的越发带劲儿。

  “噗……”云茀一惊,这……缪儿这歌词真是越发的……

  “下来!”云茀长眉微蹙,隐有怒意。

  缪儿歌声一顿,一手杵着半边脸颊,瞪着懵懂的狐狸眼低头望向树下的云茀,满脸的无辜:“大叔,你怎么还站在那儿呀?有半宿了吧?腿不酸吗?”

  云华一愣,这……这缪儿总能轻而易举地绕晕他的神。

  轻咳一声,云茀再次沉着嗓子说道:“下来!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大叔。”

  “嗯……”缪儿抓了抓小脑袋,稍稍沉思一刻:“老大爷?”

  “噗!”云茀再次吐血。半响,他定了定神有些无奈地说道:“那个……缪儿你还是叫大叔吧。”

  “哦。”缪儿有些不解,这大叔和大爷有区别么?不都是老么?突然,她眼珠子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那个大叔,你刚才叫我啥事儿?”

  云茀再次一愣,恍然大悟:“下来!”

  “缪儿能不下来么?我在上面呆着挺好!”当然挺好,所谓呆的高看得远,若是蕳儿哥哥回来了,她能第一时间看到。缪儿是这般想的。

  “下来!”这一次云茀的怒意更甚。一大早就爬到树上唱情歌,缪儿那花痴荡漾的小模样,他云茀在几百年前就见过了。

  “就不!”这一次,缪儿脸一转,直接整个身子都平躺在那根并不粗壮的枝桠上,晃晃荡荡起来,晃得云茀太阳穴上的神经一跳一跳的疼。

  终于,云茀的耐心和君子风度都被磨得精光,他手一伸,一束金龙形态的光便瞬间腾向缪儿,转眼像绳子般缠在缪儿腰间,将缪儿扯了下来,然后直直落进云茀的怀里。

  “大叔,你……”缪儿被惊,很不满。而且,大叔人老,可劲儿却是不小。他的手臂正紧紧捁着她的腰,捁得她生疼。

  温香满怀,柔弱无骨,云茀没想到缪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几百年前,同样的地方当他眼睁睁地看着缪儿对云华大献殷勤投怀送抱时,他便气得发疯,他便想要这样直接将她扯进怀里,紧紧捁着,让她哪儿也去不了,什么事儿也做不了……

  “大叔,你放开我……”像只被捆的虫,缪儿在云茀的怀里不停地蠕动挣扎。眼前的大叔虽说没有云华和蕳儿哥哥的好相貌,可也自是有一番温润如玉谦谦公子的气度。这几日以来缪儿已经习惯的他的温柔有礼,可他突然变得这般强硬霸道,缪儿有些怕。

  “别动!”云茀的声音隐忍低沉,反而更添王者霸气。他云茀是天君,是这天下最高贵之人,但他不是圣人,不是和尚,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比正常普通的男人。怀里的缪儿,软的像棉,甜的像糖,他恨不得将她举起来狠狠咬上一口,好好尝一尝。可那个完全不懂状况的小丫头,还不停的挤着,动着,点着他身上快要爆裂的火……

  最Vu新wi章:节!c上l(酷匠t3网◇L

  “疼……”缪儿小嘴儿一撅,迷蒙的狐狸眼中泪花点点。那委屈,那可怜样儿,让云茀脑子里绷紧的绳瞬间断裂,可是他还得忍,忍不了也得忍……

  “呼呼……”终于,云茀狠喘了几口气,然后手臂稍松,另一只手却迅速上移抓住缪儿的小脑袋抵在自己的胸口。

  “呜呜……”这一次,缪儿的腰是不疼了,可是上面却是出不了气,捂得难受。

  云茀不为所动,半响用温柔却决绝的语气说道:“孤宁可你永远痴傻懵懂,也不要你再离开孤的身边,更不要你与孤为敌!”

  说完,云茀便松开缪儿,转眼从怀里掏出那瓶被捂得温热的“血祭红尘”,拔了木塞,便要往缪儿的嘴里灌。

  突然,一支矛锋妖红如血,矛杆黑如水蛇的丈八蛇矛破空而来,转眼便穿过云茀手里的“血祭红尘”,“嗵”的一声将其钉在了刚刚缪儿还爬过的那株梨树的树干上。梨枝被震,繁梨花碎,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

  也在同一瞬间,一条无色无形的长鞭,如电如风,横卷而来,缠上缪儿的纤腰,缪儿身子一紧,转眼便腾空而去,飘渺轻灵间便落入了一个清瘦兰香的怀抱里。

  “蕳儿哥哥?”缪儿记得蕳儿哥哥身上凉凉的,淡淡的兰香的味道。

  “缪儿,对不起,是蕳儿哥哥来晚了。”幸好,幸好他轩辕蕳在最后一刻赶了过来。他虽不知道天君要灌进缪儿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会引起怎样的后果,但不管什么后果,他轩辕蕳都承受不起,一点也承受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好吧,一跟大BOSS暧昧,就暧昧的忘了字数……(捂脸中)

  第一卷的终结只能明天了。

  话说,那两首情歌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