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魄神剑……”轩辕蕳默,心中已是擂鼓喧天,面上却依旧淡淡然地说到:

  “传言血魄神剑由上古兵魔神蚩尤及其八十一部族兄弟的怨念而成,一剑可动天下。可传言毕竟只是传言,自我父辈以来六界之中还从未听说有谁见过那传言中的血魄神剑。血魄神剑是否果真存在世间,尚无从考证。更何况,若血魄神剑被九尾银狐一族所得,甚至被历代狐王鲜血祭祀,又关乎狐王身家性命,那便是秘辛中的秘辛,除了九尾银狐皇族一支,你又如何得知?”

  对方不想即便到了此刻,传言中清高自持最不愿揣度人心的轩辕蕳竟然还能如此的理性细腻地分析,无奈,他只能放下抵在轩辕蕳颈上的丈八蛇矛,然后压着嗓子说到:

  3d更4新N"最…{快上L酷R匠网

  “你先看看我是谁?”

  轩辕蕳颈上一轻,血流如注。他赶紧捂住颈上的刺口,艰难地转过脸来:“你?”

  “是我,妖界风云阁中的第一杀手,也是曾今白缪束身边的天下第一暗卫-------七尾红狐赫煌。”赫煌举起手中的丈八蛇矛,看着顶端血光更甚的矛锋,面无表情地说道。

  “呵……”轩辕蕳一声冷笑,嘲讽意味十足:

  “原来是闻名遐迩的妖孽杀手,当年不惜以缪儿的性命甚至整个九尾狐族铺路,如今可是成功认祖归宗入了皇族?”

  “我赫煌出生市井草芥自是比不得你们这些皇族贵胄,你们天生富贵荣华,而我却要在血雨腥风中以性命拼杀方可得一餐尚饱,陋室可安……我赫煌做事从无底线,更没有原则,万事只凭自身心意而随意为之。自问这六界天下也从没有让我觉得亏欠不安之人,唯有九尾狐王白缪束。当年她也不过是个单纯稚嫩的小姑娘,而我却为了那可鄙可笑的身外之物而伤害了她……”

  赫煌的声音越来越小。回忆的漩涡像深不见底的苦海,他在其中慢慢沉沦……

  然而,对于轩辕蕳而言,赫煌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他便是越发的怒不可及。

  一个男人的身份富贵却是用一个年龄尚幼的小姑娘换得,这事岂止只是亏欠?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可轩辕蕳又怎么会明白,赫煌所图又岂止只是皇家富贵,他图谋的更大更远……

  “而今呢?而今你这般在意缪儿是否重生,是否被我藏在了某个地方,难道是想要找到缪儿再卖主求荣一次,再让缪儿魂飞魄散、永不超生?”越是愤怒,轩辕蕳的声音却越发的淡然平静起来。

  “哈哈……”赫煌摆摆头无谓的笑了笑,接着说到:

  “五百年前九尾银狐一族已被灭族,现如今七尾赤狐早已取而代之成了狐族之尊,傲视整个妖界。如今,就算是曾今的天定狐王白缪束重生归来又如何?一个不学无术,只知道花痴胡闹的草包,没有族人的拥护,没有将士谋臣的鼎力相助,又如何颠覆的了这天下既定的乾坤?我又何须再置她于死地一次?”

  “你既不会再伤害缪儿性命,那又何须再关心她是否重生,现在在哪儿,是否会被别人找到?难不成心狠手辣的杀手突然间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赎下曾今所犯下的罪孽不可?”

  虽然赫煌说的句句在理,但轩辕蕳不信一个狠戾阴毒如蛇蝎般的杀手会斩草不除根,会尚存一份良知……

  赫煌手一摆,脸上的笑意更甚,邪气十足:“很简单,想当年我伤害白缪束是因为有所图谋,而今我愿助你救她,亦是有所图谋。就不知小魔王轩辕蕳可否愿意成全在下?”

  轩辕蕳神色一整,思索片刻,然后依旧淡然冷清地回答:

  “此刻吾已知晓缪儿的行踪已是藏不住了,吾这便带着大军即刻动身启程,返回去护住缪儿便是,其他的便无须风云阁中的第一杀手操心了。”说完,轩辕蕳转身向远处的大军驻地走去。

  “你与白缪束分离已是几日之久,此刻,你确定她还能安然无恙地在原地等着你,而不是已经被人劫足先登了?”

  此言既出,轩辕蕳清俊如仙的背影一顿,堪堪停住了脚步。

  见此,赫煌紧接着道:

  “还有你竟然打算率大军前去,你是嫌弃白缪束重生之事至今仍然不为六界众生所知,想要替她大势宣传一番?如若不率大军前去,书生意气的小魔王确信以你的身手便能从天君手上救得白缪束?”

  “你若助我护得缪儿,你的所求又是什么?”终归是关心则乱,一听见天君可能知道缪儿的行踪,轩辕蕳便急着扑回缪儿身边,却忘了此事终究是处处荆棘,多一步,少一步,快一步,慢一步都不行,否则最后受伤的都是缪儿。

  “我要你一个承诺!”赫煌语气笃定。

  “什么承诺?”轩辕蕳直觉赫煌的所求绝非一般,他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就能如他所求。但他不能放弃。

  “其实很简单。”赫煌伸手刮了一下自己秀挺的鼻头,面色稍整,接着说道:

  “我要小魔王承诺,如若有朝一日妖界改天换地时,整个魔界能够做到冷眼旁观,绝不干预插手。”

  “呵呵……”轩辕蕳释然一笑,淡淡说道:

  “你我父王的兄弟情深歃血之盟,那都是上一辈的恩情。自是与我无干。”

  “好。有小魔王的这句话,赫煌便放心了。”

  “殿下,殿……下……”

  突然,不远处一位魔军扶着一个狼狈不堪的小丫鬟正朝轩辕蕳他们这边走来。小姑娘穿着粉色百褶长裙,上罩嫩黄小袄,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只是那眼睛已经黯淡疲色,完全失去了往日光泽。

  “蓁蓁?”轩辕蕳有些愕然。

  “殿下!”待到终于离轩辕蕳近了些,蓁蓁稍稍推了一把扶着她的魔军,便“嗵”地一声直直跪在草地上。此时,蓁蓁平日里簪在发髻上的芙蓉绢花早已掉落不知去向,发丝凌乱,整个身子也软塌塌地撑着。

  “出了什么事?”轩辕蕳左眼微跳,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蓁蓁双肩颤抖,泣不成声。

  “说!”轩辕蕳声调陡升,从来云淡风轻的温润公子难得发了怒。

  蓁蓁一惊,直接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地上,断断续续地述说到:

  “那日自殿下和姑娘走后,突然有很多修为高深莫测之辈闯进魔域,他们四处搜查身手极快,不知道究竟在找什么。最后其中一人直接抓了奴婢询问,奴婢不从,后来不知那人对奴婢施了什么妖法,他问什么,奴婢便口不对心地将近日所知之事一一交代了个清楚……殿下,真的不是奴婢贪生怕死所以才泄露一切的呀,真的是奴婢实在抵挡不过那人的术法啊!殿下饶命啊!”

  说完,蓁蓁又再次“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好不悲切可怜。

  “即便如此,你又如何出的了魔域,寻到了这里,找到你们的小魔王的?”所谓旁观者清,这个时候唯有赫煌想的更多,更直中要害。

  “你说你如何寻到这里来的?”轩辕蕳附和。

  “奴婢……奴婢……”蓁蓁努力平复了一下,这才再次回答到:

  “那日,奴婢不得已坦白一切后,那人得了消息便放了奴婢,转眼消失无影。谁知,不过半日光景,又有人再次闯进魔域直接挟持奴婢出了魔域,逼迫奴婢带着他们寻找殿下的踪迹。无奈奴婢实在不知殿下究竟身在何处,两日寻踪未果,他便再次放了奴婢,让奴婢流落在外自身自灭……奴婢自小从未出过魔域,这两日来自是慌乱不知所措。可是今夜子时时分,却突然感受到本族族人身上的魔气,这才顺着魔气的指引一路疾驰而来……却不想,却不想殿下和大军果真驻扎在这里……”

  蓁蓁说完,周围鸦雀无声,气氛更加凝重起来。

  轩辕蕳和赫煌面面相觑,他们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对方与自己一样的想法。那就是,蓁蓁再次被人利用了。先前的两日寻踪未果,不过是对方给蓁蓁放的的烟雾弹,他们不仅知道轩辕蕳一行的行踪,甚至将蓁蓁故意引到轩辕蕳面前,然后由蓁蓁的嘴,告诉轩辕蕳有人正在寻在缪儿的下落,让轩辕蕳知道此时的缪儿并不安全。

  那这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是敌?是友?是要救缪儿,还是刺激轩辕蕳,让轩辕蕳心急之下反身回去找缪儿,最终暴露缪儿的藏身之处?还有,两次挟持蓁蓁的人是否就真的是同一拨人?

  一切的一切,雾里看花,一时竟是看不清猜不透。

  半响,轩辕蕳自语道:

  “不管现在到底有多少路人马在暗中寻找缪儿的下落,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从我将缪儿带出魔域后,天君手里的血魄神剑便能感知到缪儿的所在,此刻天君定是已经知晓缪儿的确切位置。”

  此话刚落,霜衣轩辕蕳和妖孽赫煌便同时消失在黑黝黝的夜空中,只留下一闪而过的两道光束……

  然而,在另一个地方,同样在黑暗中屹立如碑的蓝袍公子云华,突然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恍然大悟:

  “轩辕蕳当初即是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劫走了缪儿,那他第一个要防备的人便是我,缪儿的藏身之处定是一个我绝对想象不到的地方,而且天上的神仙都不会想到的地方……轩辕蕳啊轩辕蕳,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把缪儿藏在那儿,你既然也能忍……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有人能猜到轩辕蕳到底将缪儿藏在哪儿了吗?话说其实那地方也不是很难猜的吧。

  还有,虽然寐歌每天只有一更,但是一章字数多呀,而且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水。自觉还是对得起各位的解封钱钱的。所以请大家尽量轮流着解封好不好,别总指着那一两个。

  最后,明天第一卷就正式结束了,结局反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