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子稷的话说的自是句句在理,字字温馨,让一向不善交际应对的轩辕蕳突然有些嘴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然而大家豪族子弟从小耳晕目染,真情假意恩怨是非谁又不是心下了然,面上却是装着另一番光景。

  轩辕蕳极目远眺着着西天最后一丝残阳落尽,天地间暗淡混沌下来,长天一色。半响,他再次转过身来,对身旁的赫子稷说到:

  “无论如何,赫兄之情,小弟轩辕蕳和整个魔族记下了,多谢!”

  J酷R匠网首发

  赫子稷依然微扬着脸,无谓的淡笑,蜜色的脸颊上两个似有似无的小酒窝给他威严中添了一丝俏皮之色。

  是夜。

  夜风肆虐,除了偶尔一两只草虫的“啾啾”之声,整个草原都被笼罩在一种诡异恐惧的氛围中。

  今夜无月,幕天席地的轩辕蕳望着天上时隐时现的几点惨淡星辉,心里便如那妖风一样,诡异的不安。

  为什么如此不安?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对于兄长轩辕衮之事,若兄长果真还活着,找到兄长带回魔域不过早晚之事。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闪现着另一个连他自己也不愿承认的想法,兄长未死之事很有可能只是有人无中生有,故意放的烟雾弹,目的是转移大家的视线,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可若真是如此,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有他的缪儿,那个单纯又胆大包天的小丫头,为了怕她在魔域又折腾出什么事儿来,然后被魔族中人发现她的身份,招致杀身之祸。他唯有将她带出魔域。可带出魔域后,他又不能将她带到身边,思来想去,耗尽一堆脑细胞,他才想到了那个六界中人谁也猜不到,谁也不敢轻易入足,最关键是天上的那帮神仙们绝对猜测不到的地方,然后将缪儿藏起来。

  三日以来,只要有一刻停歇,那日清晨他与缪儿在白梨树下作别的场景便魔障般不断地回现在他的眼前,绞得他心如猫挠,如糖渍,不得安宁中带着抹不开的甜……

  “就让缪儿跟着蕳儿哥哥可好?”缪儿扯着他的霜衣冷袖,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狐狸眼,小鼻头蹙着,可怜之极。

  “蕳儿哥哥有正事要办,实在不方便带着缪儿。缪儿只要在这里小筑几日,等到蕳儿哥哥功成,第一时间便赶过来。”轩辕蕳温柔地摸了摸缪儿的脑袋,将她鬓边的一丝乱发轻轻绕到了耳后。

  “缪儿保证绝不顽劣,绝对缩头缩脑,夹着尾巴做个小透明也不行吗?”缪儿拽着轩辕蕳的袖子,扯得更带劲了。

  “不行。”轩辕蕳的声音依然柔和,但却带着不容更改的坚定。

  “蕳儿哥哥……”一声娇呼,山路十八弯,缪儿茶眸里的泪花花已经裹成小珠子状,顺着弧线优美的眼角,眼见就要滚下来。

  轩辕蕳的心一软一疼,很想俯身将那人比花娇的小泪人儿紧紧地搂进怀里,然后温柔的吻尽那眼角的泪珠,把它们都吃进嘴里,落到心房上。

  可是,他不能。他必须坚定立场。半响,轩辕蕳清了清嗓子,艰难地说道:“绝对不行。”

  “……”见此,缪儿脑袋一低,双手终于不情不愿地松开了已经皱巴得不成样子的霜衣冷袖。

  “缪儿是蕳儿哥哥的精魂,若没有缪儿,蕳儿哥哥不过一具行尸走肉,不算活着。十日,最多十日光景,不管蕳儿哥哥能否功成身退,我一定回来接走缪儿。”轩辕蕳捞起缪儿的一双小手,握在手心,微微收紧。

  “嗯……”缪儿终于再次抬起了眸,定定地盯着轩辕蕳的眼,仿佛要盯到他的内心深处去。

  轩辕蕳苦涩淡笑,慢慢松开手里的柔若无骨滑如凝脂,坚定地转身疾走。再不走,他怕他会心软崩塌,他怕他会走不了。

  突然,本来已经落在身后几丈以外的缪儿像只受惊吓的兔子,箭一般冲上前来,从后面一把环上轩辕蕳精瘦的腰,整个人气喘嘘嘘地贴在轩辕蕳的后背上,欲泣不泣地说到:

  “缪儿本是无根无缘一无所有,是蕳儿哥哥给了缪儿无微不至的照料和温情,才让缪儿可以安心安然的活于世间。若哪一日,蕳儿哥哥也弃缪儿于不顾,缪儿不知要如何承受……所以,蕳儿哥哥定要回来,定不能弃了缪儿不管!”

  轩辕蕳一顿,心如刀割。前生的九尾银狐狐王白缪束源于皇族,出生时天生异象,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环蹙,万丈光芒。前生的白缪束何曾这般悲悲切切,生怕被人遗忘,被人抛弃?更何况,从来都只有她白缪束逗弄别人,抛弃别人的戏份。

  可是今生,改命重生的缪儿除了那张娇媚倾城的脸,其他的皆与曾今的白沚丘缪束大相径庭。那般小心翼翼,那般揣测人心,那般唯恐别人厌恶她,抛弃她,最终只留下她一人……

  半响,待轩辕蕳平复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抚上缪儿还环在他腰上的手,缓缓地说到:

  “蕳儿哥哥以三生性命起誓,绝不抛弃缪儿,绝不置缪儿于孤独无依之境,生生世世相伴相随。即便有一天,缪儿恼我,厌我,恨我甚至弃我,此誓言依旧磐石不改,除非我轩辕蕳身死魂灭。”

  “蕳儿哥哥……”缪儿这一声,颤抖,震撼。

  “缪儿可安心放了蕳儿哥哥离去?”轩辕蕳终于面色明媚,温暖甚过春风十里。

  “我……”缪儿一羞,颊上绯红。这才松开紧紧环着蕳儿哥哥的双臂,微埋着头,像个坐在喜床上,等待夫郎前来揭开大红盖头的新娘子。

  可就在缪儿害羞扭捏的瞬间,眼前的蕳儿哥哥却化成了一道霜色的光影,转眼便消失于无形。

  见此,缪儿一跺脚,嘴瘪瘪地抱怨道:

  “还说绝不抛弃缪儿,转眼便跑的比屁股上点了把三味真火还快!”

  话虽说的愤愤然,可是转眼那嘟着小嘴,一脸埋怨的小姑娘却又突然止不住的小声笑了起来,然后大笑,最后笑得活蹦乱跳,天地黯然……

  夜,更深更沉重了。妖风不止,张狂地让人心慌。

  可是,一想起那日离别缪儿的场景,再是寒凉的深夜,轩辕蕳的心,轩辕蕳的人都由里到外地一阵儿暖过一阵儿。哪怕是那阴森恐怖的妖风,落在轩辕蕳的耳里也跟美妙动听地像是缪儿的一声声呢喃。

  无意识的,轩辕蕳将手伸进前胸的衣襟里,拿出一根银白色的发带,凑到唇上轻轻一吻,然后再放回胸口,笑得春风荡漾……

  黑暗中,一双如炬精光的眼刚刚好看到这一幕。一股厉风便瞬间刮到轩辕蕳眼跟跟前。然后,一柄红得妖孽的蛇矛抵上轩辕蕳的颈上动脉:

  “她果真还活着?她在哪儿?”

  轩辕蕳的颈上一刺痛,一冷,脑子一转,有些无辜地不答反问到:

  “兄台说的是谁?还有我与兄台可是有什么误会不清,兄台何故暗算伤人?”

  对方呼吸气促,隐有怒意:

  “九尾银狐白缪束在哪儿?”说着,对方手上一重,蛇矛往轩辕的颈肉里刺进了些,一缕鲜红的便顺着那破口流了出来,瞬间被蛇矛吸的干干净净,那蛇矛便更加妖红邪气了。

  “白缪束不是五百年前便早死早超生了吗?”轩辕蕳继续无辜。

  “在……哪……儿……”对方的声音已有雷霆之势。蛇矛也往轩辕蕳的颈上更刺进了一些,血流得更急更多了。

  轩辕蕳仿似完全感受不到那疼痛,削尖的下巴的一抬,淡淡地回答到:“不知!”

  眼看那蛇矛便要刺穿轩辕蕳的脖颈,可是轩辕蕳依旧神色冷静自持,毫无惧色。对方急躁,用空着的那只手狠狠挠了一下脑袋,尽量放缓了语气说道:

  “你即独自在外,想必白缪束早已被你藏匿起来。可你藏的住吗?即使你想到的地方再是隐秘,再是让人难以猜测,可你知道血魄神剑吗?血魄神剑是九尾狐族以历代狐王鲜血供奉了十多万年的一把能毁天灭地的神剑。神剑与历代狐王心意相通,运命相连。只要得到血魄神剑,便相当于将狐王的行踪和性命攥握在了手里。当年,白缪束为了云华想要讨得天宫欢心,便将其秘密献给了天君云茀,如今你说你还藏的住白缪束的行踪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寐歌深深的知道自己码字的速度实在龟速,所以对一直追我书的人说声:“谢谢宝宝的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