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那小公子并非真正的小公子。只是离家出走,不学无术的小雌狐狸一只。

  不好,那小狐狸盯着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云华,就跟饿鬼盯着一盘飘香四溢的红绕肉,双目如炬,两腿驱之,整个人都闪着一种不可抑止的兴奋的光,就差奉上一包哈喇子了……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自在随性,无羞无耻,视礼教于无物的女子?

  他云茀出生天族,自小一言一行,待人接物都有既定的准则,不能过,不能不及,张弛有度,谦逊得体。天上的那些宫娥仙子们,也都尽是被调教的极好的漂亮布偶,在尊长面前乖顺有理,对待男儿异性矜持大方。

  可当他看见那只命笺天书上以及传言中都能搅动六界风云的九尾小狐狸精时,他的世界崩塌了。原来就算是一族未来的王者,也依然可以遵从本心,活得潇洒随性……

  可妖精毕竟还是妖精。

  这几百年浅显道行的小狐狸搅了他的一池春水后,却视他这个天下最尊荣无尚的天君为无物。这妖精与天下其他所有的女妖精一般庸俗粗鄙。在她们眼里只有云华华丽绝色的面容,只有浮于表面,直白粗暴的欲念……

  他是云茀,是玄远神尊之子北海水君与龙族公主的长子。云华是北海水君与一修罗女子的儿子。

  修罗是上古时代就已经存在的一个异常残暴彪悍的部族,他们远居荒凉穷极之地,与六界其他部族鲜少往来。修罗善战,极好穷凶斗狠,但其实内心最是简单豪爽,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阴谋算计。

  但修罗与东海之滨的人鱼一族一样,在他们未成年以前皆是雌雄同体、男女不分的,只有在他们长大,当他们真正爱上一个人以后,他的身体自然才会根据爱人的性别而蜕变成相对应的性别和身体、容貌。

  可是,当一个人连男女都不分时,要真心爱上另一个人,要动男女之情是多么荒诞和不容易的一件事。所以修罗极少动情,一旦动情便是惊心动魄,生死考验。

  云华是半身修罗血统的蓝羽凤凰,从玄远神尊将他带回天上认祖归宗以后,无论玄远神尊还是他云茀都对他多方爱护有加,极为包容放任。玄远神尊此举自是血脉相连的舐犊情深,可他云茀的大度和谦和却被天上的四十九路神仙七十二位仙官说成什么城府阴深,什么居心叵测……

  对此,云茀哭笑不得又不能解释。试想,当你面对着一个随时都可能变成娇滴滴的小妹的所谓兄弟,无论对方如何的文武全才、卓绝天下,无论天家皇族如何的凉薄争端,你会对对他(她)争锋相对,冷漠防备么?

  所以,当他看着天上的各位仙娥,地上的各路妖精、鬼怪对着云华那张华丽绝艳的脸趋之若鹜,对着冷冰冰压根男女不分的云华大献殷勤,奴颜媚骨起相思时,他只觉戏谑好笑至极……

  可是,当那一见翩若惊鸿的小公子,白沚丘的九尾银狐白缪束也对着云华死缠烂打不知所谓时,他却只有愤怒,不可抑止、滔天的愤怒……

  然而,更让他愤怒的是,原本完全不谙男女情事的冰山云华,却被那最不入流的小妖精用最不入流的手段勾搭的动了心,动了情,不仅忍受着分筋拆骨、万蛊嗜心之痛,真正从里到外蜕变成一个威武男儿,更要卸下肩上统领天下兵马的重任,从此下界逍遥,再不问世间各族纷繁琐碎之事……

  一个是他的血亲兄弟,是他手里寒光泠泠的一把战刀。

  看7正版dK章)y节$^上`a酷匠网

  一个是他心中深藏之人,同时也是这天下大统最有可能的一颗毒瘤。

  他们两个怎么能走到一起?怎么能?怎么敢?

  所以当年,六界暗下汹涌各处黑手皆要置九尾银狐一族以及他们的天定狐王白缪束于绝境之地时,他唯有冷眼旁观,顺水推舟。

  而今,一切推翻重来,不过一月光景,这重生的小缪束却又喜欢上了那魔域的小魔王轩辕蕳……

  对此,他云茀只想仰头对天大骂三声。难道这世间真有天意?何为天意?难道他云茀不就是天意吗?

  可是,小缪束喜欢小魔王轩辕蕳和她五百年前喜欢天界的战神云华又有何差别?

  他不准,他更不能准!

  半响,云茀隐忍良久,儒雅的脸上慢慢云开雾散以后,再次对缪儿和颜悦色地哄到:

  “佛言:人生在世间如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而不伤……云茀只愿小缪儿今生能平常普通,安泰一生。缪儿忘却凡尘,四大皆空可好……”

  看着眼前明明年轻儒雅的面容却一本正经、苦口婆心地说着这世间最古老陈旧的千年老梗,缪儿实在忍不住“噗呲”的一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待到泪花飞溅,花枝乱颤,林中众鸟高飞尽时,缪儿捂着几近痉挛的肚子,眨着可怜巴巴的狐狸眼问云茀:

  “大叔,你贵庚啊?”

  云茀一愣,半天回不了神:“五万多岁,小缪儿怎么了?”

  这次轮到缪儿发愣,她张着玫红色的唇,半天合不上嘴:“什么?五万多岁?”顿悟一番,缪儿点点头又接着说道:

  “难怪,难怪大叔说话这般老气横秋不中听,不过……”缪儿眸子一转,伸长脖子往云茀面前稍稍凑近一些:

  “不过缪儿不该叫您大叔,该叫您太太太太……太老爷爷了吧!哈哈哈……”

  “……”云茀呆愣,这……这算个什么事儿?

  看着眼前笑得百媚横生、绣幕芙蓉的小缪儿云茀突然忘了,他刚才说什么来着?更忘了他揣在前胸衣襟里那瓶取缪儿的一滴心头血,由龙族禁术“忘忧”炼制而成的能让今生的缪儿忘情忘性,永远只能做一个心智有缺的乖巧女子的“血祭红尘”。

  ………………………………华丽风格线……………………………………………………

  暮色四合,最后一缕如血残阳斜斜倾泻在地平线上。

  晚风起,满野荒草萋萋。离人不归,听遍天下哀鸿……

  从魔域出来后,已是三日了。整整三日,轩辕蕳领着一万魔军马不停蹄,四下部署,合纵连横地找,奈何其兄长轩辕衮未死的消息就像半空中一个美丽梦幻的大泡泡,初见惊人,再见无踪无影……

  不远处,将士们横七竖八地躺着,身后的战马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蓬松的尾巴,马蹄踩在草地上的声音,声声沉闷。

  “轩辕兄无需担忧,只要衮兄依然健在于世,总能找到的。”

  在轩辕蕳身侧,一位身着墨色缎子衣袍,袍内露出红色镂空牡丹花的镶边,腰上系着明黄色的马尾丝带,丹凤眼,卧桑眉,唇厚而红的男子右手持马鞭,有一下没一下拍打在左手心上。

  “这两日来赫兄带着精兵良将帮助小弟寻找家兄,赫兄之情,轩辕蕳铭记五内,待到家兄寻回,他日定当竭尽所能以报今日之恩。”轩辕蕳侧身,对着身边的男子拱手说到。

  “轩辕兄说的这是哪般话?你我魔族和妖族自上古以来,本是同宗同源。更何况如今,你我家父又是拜把歃血兄弟,更是亲同一家。即是本家兄弟之间,互帮互助自是寻常事,何来的恩情报答?”

  男子微眯着眼,用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轩辕蕳的肩膀,自有一派春风得意之色。

  他是赫子稷,是七尾狐王赫阗的长子,也是狐族太子。自从妖界知道魔族的小魔王轩辕蕳带着一万魔军出魔域寻找轩辕衮的下落后,狐王赫阗便派遣他也领上几千妖族军士,来与轩辕蕳汇合,配合帮助他寻找轩辕衮。

  狐王此举自是有着自己的一番考量。当年轩辕衮死在妖族的地界上,这事魔王魔后表面上虽没有说什么,可魔族与妖族的关系却是从此有了一条看不见的裂痕。此次,轩辕衮未死的消息突然传遍六界,小魔王轩辕蕳更是带着一万魔军四处寻找,此时他若派遣太子赫子稷带兵寻之,若寻回了轩辕衮,赫子稷于轩辕衮自是有救命之恩,若寻不回轩辕衮,赫子稷于轩辕蕳也有相助之情。无论轩辕衮能否被寻回,他的太子,妖界的未来之主与魔族的未来之主的关系,都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可比,不成恩即成仇,繁琐又多变的姻亲之盟来得简单稳妥的多了。

  可是,狐王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他曾今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赫煌从不甘心只做他手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暗器,赫煌又如何会让高高在上的妖族太子与魔族的太子建立深厚的友谊,巩固其未来的统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今天写的超级不顺溜,给点鼓励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