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皆不在?”

  云华的心一紧,据他所知,魔域的小公子轩辕蕳因为自小生性淡泊心思纯良,加之喜好读书不爱武功术法,故而魔王轩辕闳琅倾整个魔族之力从族中挑选出十二位善轻功,善刺杀,善追踪,善谋……等各有所长的少年,交由魔族的魔圣上官赤溟调教训练百年,然后组成无可匹敌的风十二卫,以性命灵魂守护轩辕蕳的周全。因此,除了轩辕蕳死,或者风卫们牺牲,风十二卫与轩辕蕳自是形影不离的。

  可是,此刻轩辕蕳的风十二卫,十二卫竟有十卫不在轩辕蕳身边,在轩辕蕳心中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比他的身家性命更加重要的?难道是……

  “你们可曾寻找到另外十位风卫的下落?”云华再问。

  幻回答到:“当属下们发现小魔王的风十二卫竟然有十位不在身边时,便猜想战神所找之人可能正被那消失了的十位风卫护卫在另一个秘密之处,于是属下分出一半的将士四处寻找另外十位风卫之所在,可当我们找遍了鬼、魔、妖三界任何一个可能的地方,奈何依然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云华剑眉深蹙,有些微恼。这世间,还有什么地方是天上最擅长追踪打探的天兵天将都发现不了的?

  “是属下无能,还请战神赐罪!”

  “请战神赐罪!”

  说完,幻影兄弟双双以额触地,背脊绷得僵直,大有一种你不降罪我们还不起来,或者让惩罚来得更猛烈些吧的悲壮之感。

  云华沉默半响,沉默的幻影兄弟的脊背崩得都有些发僵了,沉默的身旁的鹄雷都在为地上的幻影兄弟偷偷抹把汗的时候,云华终于淡淡然仿似漫不经心地说到:

  “尔等起身,回去接着再找罢!”

  幻影二将闻之愕然,说好的严惩呢?说好的狂风暴雨呢?枉他们心跳如擂,两股颤颤,结果这向来以严酷治军的煞神云华竟是这般轻飘飘地给他们带过了,绝天呀,意外呀!

  “尔乃没听明白么?”云华淡淡然又是一句,让人摸不清头脑。

  趴在地上的幻影兄弟一惊,赶紧回道:“属下明白,明白,属下这便回去接着找,不找到战神所寻的银白衣裙的小姑娘誓不罢休!”

  云华无言,只朝地上的幻影二将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滚蛋了。无奈幻影二将还维持刚刚以额触地,屁股高翘的老鸭子喝水状,最终只得一旁的鹄雷拍拍他们的背脊,示意他们可以赶紧溜之大吉了。

  等到幻影二将灰溜溜地消失之后,鹄雷依旧默默无声地站在云华身旁,一脸的不解。在他的眼中作为玄远神尊之孙,天君云茀之弟,战之天下无可匹敌的战神云华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在自己的下属面前拿乔,会跟下属斗心眼玩心计的神仙,因为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他那一身卓绝天下的本事都不许,他也不屑!那今日在幻影二将面前这般,又是为了什么呢?

  鹄雷的疑惑,云华当然知晓,但他并不想过多地向他解释,最终只轻飘飘地点拨他了一句:“吾不喜欢别人自作聪明妄自揣测吾之心思,更何况以阵前不惩大将相要挟?”

  鹄雷暗下心中一默,一惊,恍然顿悟。完了,等此次事了幻影二将原本所想到的责罚怕是不仅不会被免,反而会罪加一等吧。果真,上级的心思你别猜,因为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然而,云华此刻却没有心思再管身边鹄雷心中的那些九弯十八拐,自从知晓缪儿她不在鬼界之中,后来紧接着确定她也不在那魔域之中,他的心便揪紧的跟个麻花似得,既紧绷喘不过气又纠结纠葛至深。

  “轩辕蕳……”云华喃喃自语着。他过去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传说中清风明月,月白高华如水木泽兰一般的男子了。没想到,在西境以南的海上孤岛上,他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能从瑶旋仙子的手上劫走缪儿,而今还能够避过上百天兵天将的眼睛,将缪儿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你最好把缪儿给我藏好了,藏得不仅我找不到,连之整个六界的其他任何一个族群也尽皆不知她的下落,你最好保证她的平安康泰,否则我不介意再血洗一次魔域……’云华如此愤愤然地想着,可心中仍有一个极其不甘的声音在尖锐地呐喊着:“缪儿在哪儿呢?到底在哪儿呢?”

  …………………………华丽风格线………………………………………………………

  一袭青衫,一把老杉木伏羲古琴,一张儒雅俊美却不惊艳的脸,一个温润如玉,似笑非笑的谦谦公子。

  缪儿实在不认识,眼前这个一直对着她眯眯笑的家伙到底是谁?但有一点,他和她见过的惊才绝艳的蓝袍公子云华以及淡然高远的水木泽兰蕳儿哥哥都不一样。

  他不像云华那般耀眼灼人,也没有蕳儿哥哥的冷漠疏离。他就像一阵温暖的风,像天上时卷时舒的云。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每一样单独看起来是那般的精致秀美,可不知为何当它们组合到一起后,却反而平常普通起来,毫无特别出彩之处。

  他是蕳儿哥哥将她留在这莫名的地方,然后莫名地闯入她的身边的人。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摆脱或者控制住蕳儿哥哥留下的十位高深莫测的风卫的。但幸好,到目前为止,他既没有伤害她,也没有要把她带到哪去的想法……

  最7新C章J节V7上(_酷匠3网

  他是谁呢?她问了,但他不说,只对着她春风十里的微笑,笑的她浑身发毛,笑的她在心里不断嘀咕着:“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啊?”

  不过这神经病弹琴弹的着实是好。大概是天底下弹琴弹的最好的了,虽然她也没听过几人弹琴。但她就是觉得好,至少每每听他弹琴,看着他那洁白修长的手指在那黑黝黝的琴弦上拨弄出同他这个人一般温暖柔和,不突不显的美妙音乐时,缪儿那颗暴躁不安的心便慢慢变得松弛,变得平静安宁起来。慢慢的,她便能沉沉地进入黑甜的睡梦中……

  “小缪儿,你可愿一生一世都如此刻这般无情无欲,自在快乐吗?”又是一曲罢了,这清衫公子双手平摊,轻轻地放在琴弦上。

  “无情无欲?自在快乐?”缪儿斜斜地撑着小脑袋,瞪着懵懂媚色的狐狸眼,仔细想了想,这才接着说道:

  “在这里呆了两日,虽说有公子琴音作伴,可缪儿心里却是时时刻刻惦念着蕳儿哥哥是否已经办好了他所要办的差事,是否能早日来接我然后我们永远甜甜蜜蜜地呆在一起,再也不分开。这大概便不能算是无情无欲吧。而且,因为我心中有所牵挂,又常为蕳儿哥哥担忧不已,便更不能算作自在快乐吧。所以公子你说错了。”

  “孤说错了吗?”青衫公子双手一重,手下的七根琴弦“嘣”地一声,尽皆而断。他抬起头来,面色已是淡青,紧接着问缪儿:

  “这一生孤又晚了吗?”公子苦涩。

  上一次大概已是两千多年前了吧。那时他刚坐稳天君之位没多久,玄远神尊也终于欢欢喜喜地撒手天界,跑到东荒大泽做一只天地间最牛逼哄哄的闲云野鹤。然后他才有了特权和机会来看望被囚禁在十里梨林的弟弟---------战神云华。

  可当他刚刚钻入这十里梨林,在漫天残梨花雨里徜徉时,在与他相反方向的另一头一个约莫十四、五岁,银白锦袍,银白发带,有着半是清澈半是迷蒙的茶色眸子的小公子,摇着一把纸折扇,风流倜傥,绝世芳华地向他走了过来。

  就那一瞬间,像有一道凭空而降的雷将他劈的体无完肤,劈的大脑空白无法思索。就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这几万年来在男女之事上平如止水,漠不关心的状态,是因为他云茀有断袖之癖,不然他如何会让这眼前的小公子晃了神,丢了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终于,我们最腹黑,最大的BOSS,天君云茀也下凡来凑热闹了!

  本书第一卷是前世今生卷,这一卷主要交代大环境,以及缪儿重生归来。此时缪儿还是个小白目,所以她的戏份不多。等到了第二卷风尘篇,缪儿恢复记忆,那时缪儿的戏份就会多起来了,看起来就比较爽了哈。

  敬请期待第二卷:风尘篇(有风尘二字,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