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仙非妖,非人非鬼魔?”孟婆低头沉思片刻,抬头极肯定的回答到:

  “上神当知,老妇终日所守的这座奈何桥是鬼界与外接相通的必经之路,若是孤魂野鬼,孟婆自是不敢妄下断言,可若是上神所说的小姑娘那般非仙非妖,非人非鬼魔的特殊身份,孟婆肯定,那小姑娘现在绝不会在这地狱之中。”

  “不在鬼界么?”随从的脸上有明显的失落之色。

  鬼界之行,他让鹄雷搞得如此声势浩大,甚至悄无声息地用自身换掉了其中的一个随从,这事连鹄雷都不知。可就这般机关算尽又如何,缪儿并不在这地狱之中。可如果不在这鬼界,依兄长云茀所言,那便只能在魔域了。

  魔域?魔王轩辕闳琅与七尾狐王赫阗是拜把子兄弟。于小缪束而言,是敌非友。小魔王轩辕蕳,是缪儿前生做妖王时被冷落在后宫的西宫贵君,也是缪儿年少时的青梅竹马,于缪儿而言,有情更有恨。所以,比起在鬼界,缪儿在魔域的情况会更加凶险复杂。

  但不管如何,此刻至少确定缪儿确在魔域。随从转念一想,微微释然,这便辞了孟婆,回到酆都大殿中那个装大爷也装得差不多了鹄雷身边。

  终于送走了这行莫名其妙的神仙,鬼王和魅堇娘有些精疲力尽地瘫在酆都大殿中,父女俩谁也没有说话,都还没怎么缓过神来。

  “妈蛋!这狗屁的礼官哪里是来送礼道贺的?分明就是没事闲的发慌,跑到这鬼界一日游,顺便耍威风,装孙子!”突然,魅堇娘对着酆都大殿的门,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鬼王揉了揉额,瞥了魅堇娘一眼,无奈叹息到:“这帮神仙固然可恶,可你好歹也是个女儿家,说话岂能如此粗鄙不堪?这要让你的夫家看到,岂不让别人看轻笑话?”

  魅堇娘转身面对着鬼王,双手一摊,浑不在意地回答道:

  “父王还不明白吗?天上派礼官突然造访鬼界,表面上说的是送礼道贺,行为上却是如此的荒诞怪异,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所图吧!”

  魅堇娘想了想,身子微抬,拖着屁股下的紫檀木雕花靠背玫瑰椅,往主位上的鬼王挪了挪更靠近了些,然后接着说道:“方才一琢磨,女儿猜测这天君大概是并不赞同我们鬼界与魔域的联姻,此次便是来给咱们一个警告的。”

  “不赞同?”鬼王面色一整,若有所思:

  “可是这结亲的六礼已经行了五礼,成亲之日也迫在眉睫。现在临阵倒戈,不管是对鬼界与魔域的友好关系还是对堇娘你的女儿名声来讲都是极为不好的呀!”

  堇娘咧嘴一笑,干脆起身,直接走到鬼王身后,双手搭在鬼王的肩膀上为鬼王揉捏放松:

  “豪门姻亲从来都是利益关系,必要时刻何须死守人间的那套俗礼。更何况前日起六界广传魔王长子轩辕衮当年根本未死,若轩辕衮果真未死,这魔域的未来天下便是万万轮不到那万事漠不关心软男轩辕蕳,若轩辕蕳不能当魔王,我魅堇娘又何须嫁他。再说,除了那张勾人的好皮相,他轩辕蕳又有哪一点配的上我这统帅三军的王女将军魅堇娘?”

  “你呀……”魔王表面上虽略带嗔怪,心里却是大为赞同,对于云淡风轻的轩辕蕳他本来也是看不上眼的,更何况他也根本不愿女儿这么早就嫁出去,因为他鬼界虽说能逞凶斗狠,单枪匹马的好汉是不少,可论用兵统帅征伐天下,还属他这泼辣狠戾的十三女算个好苗子。此刻,他当然愿意顺着天君的梯子,断了这门亲事。

  “这么说父王是赞同女儿了?那女儿可否还能再向父王讨一个旨意?”魅堇娘眼珠子一转,手下拿捏的功夫便越加卖力了。

  “呵呵……”鬼王无奈淡笑,也揶揄到:“姑且说来听听吧!”

  魅堇娘手一顿,赶紧俯身而拜:“堇娘想要父王恩准女儿从此不外嫁他人,终身大事全凭女儿自己做主可好?”

  “嗯?”鬼王眉毛一抬,笑眯眯地虚扶起魅堇娘:“不外嫁,那便是要招婿入赘了?”

  堇娘手一摆:“为何不可?不过堇娘不要招婿入赘,堇娘要学当年的九尾狐王白缪束那般,娶夫入门!”

  鬼王一听,一愣,眉头深锁。

  娶夫入门?九尾狐王白缪束?那可是天定的狐王。难道,难道女儿不仅是要学其娶夫入门,还想要做王吗?

  半响,鬼王笑得更加春风和煦了,无比慈祥地对雄心勃勃的女儿说道:“堇娘是孤最疼爱的掌上明珠,更是这鬼界的守疆大将,堇娘若愿意永远留在鬼界,不管是招婿入赘,还是娶夫进门,父王都准了。只要堇娘在这鬼界,父王永远许你一鬼之下,万万鬼之上的无尚尊贵!”

  “女儿谢过父王。”堇娘俯身又是一拜,鬼王当然看不见她低下头时的那无谓的一笑。鬼王的意思,她当然明白。鬼王允许她永远留在鬼域做王女将军,而且乐见其成。但鬼王也同时提醒她,她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做鬼王最疼爱的掌上明珠,但她不能图谋鬼王身下的那张王者之位,王位只能属于她的哥哥,那个中庸守拙,忠厚有余谋略不足的鬼界太子魅珺。

  但是未来之事谁又说得准呢?连曾经天定的九尾狐王白缪束都能身死魂灭,全族尽散,她文武双全的魅堇娘就不信颠倒不了这鬼界的乾坤!

  还有那午夜罂粟一般会挠人的小野猫赫煌,她魅堇娘的婚事已销,以后她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折掉他那挠人的小爪子……

  *******************华丽风格线*******************************************

  东荒之泽,沃野千里。

  从鬼界出来后,鹄雷一行便遵循战神云华的旨意,来到这东荒大泽的边缘上,只有这里在六界之中,也在六界之外。东荒大泽是上古神邸之处,也是玄远神尊如今做闲云野鹤的地方。

  此刻,鹄雷一行无不兴奋自得。

  鹄雷呢,这做大爷的感觉当然爽,而且是在一界之王的面前做大爷,那就爽的不能更爽了。

  随从们呢?鬼界多好玩啊,哪里像是那走路要规规矩矩,说话要前思后想,处处都要装孙子,装谦卑有理的天界,鬼界的各路小鬼们那活得叫一个自在随性。更何况,这短短数刻时光,什么王家秘辛,市井传闻,什么风流韵事,什么派别暗斗……他们可是打听了不少。那颗骚动已久的八卦心这回可终于是一次性吃了饱,等回到了天上可得要好好在同僚面前显摆显摆,吹嘘吹嘘……

  正在大伙儿吵吵嚷嚷的跟窝刚刚破壳而出的乳燕似得的时候,十位随行之一突然蓝光闪闪,恍惚之间便变成了那蓝袍金甲,凤眸惊艳的冰山战神------------云华。

  大伙儿都被吓了一跳。他们不知道啊,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统帅竟然幻化成另一个样子夹在他们这群八卦鸟中间呀,要是他们知道哪敢还如此的肆无忌惮乐不可支呀。

  “战……参见战神!”还是鹄雷最先反应过来,赶紧破嗵一声结结实实地跪拜在地,心里却是不住地默念着:‘战神看见我装大尾巴狼的样子了吧,一定看见了,这可怎么好?会不会败坏我在战神心目中的印象,他会不会降罪于我……’

  “参见战神!”剩下的随从也赶紧慌慌张张跪趴在地,双肩颤抖头颅低垂,心虚不已。

  见此,云华嘴角微勾,好似细雨纷飞十里白梨。半响,才淡淡然说道:

  u最y_新@章Hr节上酷匠…(网

  “尔乃都给吾滚起来吧。你们是什么德行,吾一早便知。也正因为你们有这般德行,才会将你们专门选调出来,执行这次鬼界之行。你们也确实成功地恍惚了鬼王和魅堇娘的视线,掩饰吾打探到了吾想要知晓的消息。故而,你们不仅无罪反而有功,自是无需担忧惶恐。”

  “是……”然后,将士们七七八八地爬起来。刚刚还满面春风不限意的各色面容此刻尽皆变得老实乖顺起来。

  对此,云华无语,知道他们是在硬撑着,内心不知有多惶恐不安呢?云华摆摆手,示意他们退身,果然,一秒之后,这些家伙逃的一片仙衣也不见了。

  唯有鹄雷,无比纠结着走上前来,俯身问道:

  “属下想请问战神,既然此行战神已经成功打探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而且此地毕竟是东荒大泽,是玄远神尊的清修之地,为什么不即刻离去,免得冒犯到神尊?”

  鹄雷果真是衷心耿耿的忠厚下属,处处皆是为云华考虑。云华会心一笑,云开雾散,艳绝天下。

  云华拍了拍鹄雷的一边肩膀,耐心解释到:

  “在鬼界之行前,吾已派遣‘幻影’兄弟领着从天上带下来的另外一百多名将士突袭魔域,以神速在魔域打探一个人的下落,无论结局如何此刻他们也应该到此来向吾禀告一二了。”

  “好一招瞒天过海声东击西的连环计,战神英明!”

  “英明谈不上,此刻心焦如焚却是真的……”

  云华此音未落,果真见“幻影”兄弟二将如幻如影,瞬间跪拜在云华身前:

  “属下幻,”

  “属下影,”

  “参见战神!”

  “可是找着了?”云华激动,充满了兴奋的期待。

  幻影兄弟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有兄长‘幻’清了清嗓子,慢慢道来:

  “属下和众将士们在魔域搜寻了一个时辰,各个角落每个宫殿厢房皆没放过,可是什么也没找到。其间我们发现小魔王轩辕蕳以及他的风十二位皆不在魔域。于是属下便抓了一个鹿鸣宫的小丫鬟询问,小丫头招出轩辕蕳领着风十二卫以及一万魔军出魔域寻找他的兄长轩辕衮的下落,可是当属下追上轩辕蕳时,却意外的发现他身边的风十二卫只剩下两位还留在他的身边,其余的尽皆不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第一卷的高潮终于要来了……尽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