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瞒天过海
本章由 末世狩猎者 在 2016-05-17 11:48:08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末世狩猎者解封者

  黄泉路上,黑雾缭绕。

  阴风阵阵,如嘶如咽。

  鬼界,是这世间最为阴深,哀绝的地方。然而,今日,这幽冥鬼府却迎来它有史以来最光明正气的时刻,处处祥瑞,缕缕仙风。

  夜半子时,正是三生石前,奈何桥头的孟婆煮汤正忙的时候,突然一位一袭白衣,儒雅中带着干练的军士气息的仙人,领着十来位部下,顺着艳红如血的曼陀罗华的指引,突降地府。

  仙人双目如炯,下颚上有淡淡的青色胡渣,唇阔而薄,双臂如猿,得亏裹在宽袍阔袖之中这才勉强得来几分柔和之气。

  此仙人,名鹄雷,据说是天君派来为鬼王的十三女魅堇娘贺喜的礼官。

  霎时,整个鬼界,鬼声沸腾。别说是孤魂野鬼,就是幽冥地府中登记在册拿着俸禄的鬼使鬼差们,又有几人曾见过三十三重天上的仙人?更何况是天君派来的礼官?

  于是,鬼界乱成了一锅粥。该投胎轮回转世的,也不急嚷嚷地吵着闹着要进入轮回之道了,你想啊,要是能有幸沾点仙人的仙气,那以后做人是人中富贵,做虎是虎中王者,就算是做只蝼蚁,也能运气好点,不被人踩死,不被大雨淋死,一世平安安乐死……该赎罪下油锅的,该推磨的,该受锯刑的那当然更不愿意走了,谁不想推着挤着上前沾点仙气了?就算是实在鞭长莫及沾不着仙气,闻点仙风,瞻仰一下仙容,那也是好的,在将来漫长的改造生涯中也能有点谈资,能跟后来的小鬼们吹吹牛不是?

  鬼王从来没发现他有如此多的鬼族子民们,简直就是项背相望、摩肩接踵,鬼流如织……

  四处可以看到被踩断了胳膊,挤出了眼珠子,腹腔也被捅了一个窟窿的小鬼们从缝隙里爬起来,泥鳅般挤入鬼墙中;可以看见带着鬼子的鬼母们,直接双臂高举,奋力一抛,将灵活的小鬼子直接抛入鬼头拥簇的漩涡中,鬼子如虫,只要一个微乎其微的小小缺口,便能顺着那缺口插上前去,妄图抓住仙人的一节衣角……

  鬼王傻眼了,仙人们不仅傻眼了,还差点被这些鬼子鬼民们当成了长生不老的唐僧肉,一块一块撕下来直接生吞活剥了。最后,实在无法,还是鬼王的十三女魅堇娘带领三千鬼娘子军,骑上鬼马,甩着战鞭,一鞭拦腰折断一片,一鞭裂石分山,这才堪堪压下了鬼民们已经失控了的疯狂,让崩溃了的鬼界次序慢慢修复……

  鬼王荫下子嗣无多,魅堇娘虽为女子之身,但从小酷爱拳脚武功,熟读兵家之法,性子豪气干云胜却男儿,多年来魅堇娘一直是鬼界威凛不凡的王女将军,地位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不可比拟。

  此刻,鬼王看着自己的爱女再一次临危之际,不慌,不乱,不燥,以果断狠戾之法快速有效地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心中不免又是安慰又是晦涩。安慰的是,他有一个不是男儿但却胜过男儿的豪迈女儿。晦涩的是,这个了不得的女儿很快便将被嫁到魔域,成为他人之妇,去做魔域的常胜将军。他的心中不舍,不愿。

  终于,鬼子鬼民们被大多遣走,鬼界的次序重新恢复平常,孟婆也支起锅架,重新熬上孟婆汤,然后苦口婆心地劝解着走上奈何桥的往生鬼们喝下孟婆汤,了却前尘,重新开始……

  终于,鹄雷仙人等被鬼王恭恭敬敬地请进酆都大殿,以圣泉茶汤相待。寥寥几句恭维问候之后,鹄雷便将随行人员尽皆遣了出去,回身正襟危坐与鬼王重新攀谈起来:

  “小仙今日唐突而来,也是受了天君旨意赶在王女与魔域王子的婚礼前,当面向王女献上薄礼,以示天君的关怀赐福。”鹄雷气度高华,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让人看不清摸不透的笑意,语调不急不缓,仙家架子十足。

  “好,孤马上派人去请小女过来拜见仙家。”鬼王稍稍起身,对殿内一直伺候在侧的伺儿稍一摆手,伺儿领会其意,赶忙躬身连退几步,这便转身小碎步地跑着去请魅堇娘而来。然后,鬼王再提起茶案上的黑山墨玉双耳茶壶,礼貌周到地将鹄雷刚刚放下的茶杯斟上八分满,这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主位上。

  虽说鹄雷不过一天宫礼官,鬼王好歹也是一界之主。鹄雷本是不应受鬼王伺候的。可鹄雷就是微眯着眼,淡定从容地接下了鬼王的所有礼貌客气。还一副不置可否浑然不觉的模样。

  此时,鬼王前额上的横纹更加深刻明显了,他静静地盯着鹄雷有一下没一下得吹着手里的茶汤的闲散模样,心如擂鼓,惶恐不安。

  虽说这六界众生皆在天族之下,统归天族统辖。可这近几百年来,这下界之事,新任天君云茀几乎鲜少干预问津。如今,小女婚事在即,这天君却突然派礼官携礼道贺,嘴上说着诚挚赐福,表现出来的却是不置可否的暧昧态度。这天君究竟是何用意?

  这厢,鬼王如坐针毡。那厢随着伺儿正气呼呼地往酆都大殿里赶的魅堇娘也是满肚子的疑问和不安。

  前日,一副画着寰帝凤翎的画作将她引入白桦林中,然后邂逅妖界的第一杀手赫煌。今日,天宫礼官又至,说是备着薄礼祝贺她新婚在即,可这礼官带来的随从此刻正满鬼界的四处乱串,到处跟鬼使鬼差,甚至游魂野鬼们插科打诨……无论是作为天上的仙人,还是作为送礼祝贺的客人,她魅堇娘都不能对这帮随从们稍有干预怠慢……这些家伙哪里像是高高在上严谨高华的仙人,简直就是活泛的不得了的臭虫……最关键的是她感觉到这帮臭虫们身上被故意掩盖隐藏的铁血气味,这分明不是简单的随从,根本就是伪装的天军将士……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有损天家尊严的藏头匿尾,这天界究竟是要干什么,究竟有何用意?

  正在鬼王和魅堇娘丈二摸不着头脑,正在鹄雷依旧一副老神在在地品茶装大爷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瘦小毫不起眼的鹄雷的随从之一正迈着与他的身型、身份都毫不相符的雷霆阔步,双手负于身后好不风姿绰约地走上奈何桥,一步一步向着两鬓斑白,慈眉善目的孟婆而去。

  “婆婆,别来无恙?”那随从在离孟婆丈远之处站定,明明再平常不过的五官轮廓却有着极其清丽舒绝的笑容。

  “……”正埋头舀汤的孟婆一顿,抬起头来,鬓边散下得几丝碎发微拂,深灰色的眼睛里有疑惑,有压制不住的兴奋猜测。

  随从看着孟婆期待的眼神,更加斑驳的两鬓,心中微涩,用低沉柔和的声音缓缓地吟道:

  “有女同车,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孟婆眼眶渐湿,淡色的唇颤抖不停。是呀,这世间还有谁记得她的闺名叫孟姜?这人是受了那老头子的托付而来的吧!

  那随从见孟婆已猜出他的来意,便更向孟婆走进了些,然后接着说道:

  “那老头说,今年的木槿花又红了一朵,他知道我要来这地府走一遭,便托我捎来给婆婆。”说完,那随从从袖兜中掏出一朵用细细的红线编织成的木槿花,双手捧着递到孟婆面前。

  孟婆喜极而泣,颤巍巍地接过那红色木槿,一点一点地细细摩挲,半响,待情绪被稍稍压制了些,这才抬头望着随从问:

  “他好吗?”

  “在天上自是比在这地狱之中要好的多,婆婆无需挂怀。”

  “那便好,那便好……”孟婆点着头,有些絮絮叨叨,半响,突然抬头望着随从明明最是平常普通的面颊上却有着清丽绝世,仿如细雨白梨一般的微笑。孟婆错愕:“战……”

  随从摆摆头,示意孟婆不可声张,然后略带调皮之色的说道:“除了我,这世间可还有人直接称呼您为婆婆?”

  孟婆略带羞涩:“自是没有的,可我老婆子哪里配的上你的如此尊称,真是折煞我这老妇人了。”

  ,…酷匠uk网&永L1久g_免费f看@S小说B

  随从不以为然,假意思索地说道:“可那做木槿花的老头还天天叫我蓝鸟儿呢,而且已经叫了一万多年了,婆婆说这得折煞到什么程度?”

  孟婆神色一紧:“这……”

  随从笑得更风华绝代了:“所以婆婆就坦然受之吧!”

  孟婆仍不能放松下来:“这?”

  突然,随从面色一整,言归正传:“婆婆我亲自来着鬼域,除了要将那老头的红色木槿带个您,还想向您打听一件事。”

  孟婆将手里的木槿揣进袖中,也认真到:“瞧我这老婆子可真是糊涂了,以你的身份竟然亲自前来鬼界定是有大事所谋,可我还拖着你絮叨了这好半天的旁话,真是罪过!”

  随从面色稍缓:“婆婆无妨,婆婆只需告诉我最近一个月可曾有人将一位身穿银白色长裙,非仙非妖,非人非鬼魔,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带入这鬼界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知道那随从是谁了吗?好明显的说。

  知道那老头是谁吗?也好明显的说。

  老头和孟婆的故事也很泪崩,以后会写到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