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公子妖孽
本章由 女公子c 在 2016-05-14 19:27:15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女公子c解封者

  夜阑珊。

  公子一身大红锦衣,银发飘逸。黑石岭上,公子倚石而卧,头微仰,提壶倾酒间,酒已尽,心未醉。

  黑石岭上,仰可观,天清如洗,银河璀璨。俯可视,七尾赤狐的王城--------赤城。赤城繁荣,万家灯火街市林立。

  围着赤城,三千里疆域,皆是狐族。自九尾银狐被灭族之后,七尾赤狐便取而代之成了这几千里疆域之主,七尾赤狐狐君赫阗接替了白沚缪束的狐王之位,甚至历经百年征伐镇压重新一统妖界,成为万妖之王。

  赫阗不比白缪束。赫阗是励精图治隐忍权谋的七尾赤狐。白缪束是无为而治,不学无术的九尾银狐。五百年沧桑巨变,如今的妖界比起白缪束时期的表面平和暗下汹涌,可算得上四下平定,真正的王权一统。

  公子是赫阗年轻时北去穷极路经万里沙荒之地,在一个叫做月亮湖的绿洲上的一家妓院里一夜风流而出生在外的私生子。

  公子的母亲是位妖娆多情的石榴花精,名婉娘。赫阗是婉娘梳拢之夜(第一次接客)的唯一恩客,一朝风流,却不想珠胎暗结。为了腹中孩儿,为了仅有一夜之缘的男子,婉娘硬是拖着笨重双身子,万里跋涉寻到了赤城。

  可到了赤城,婉娘却是连城门都入不得。位尊心高的七尾赫阗又怎会顾念那一夜荒唐之情。更何况,他七尾赤狐之长又岂能有一个妓子所生的贱子?

  时光荏苒,婉娘哀伤郁结,早早离世。公子少年混迹于市井瓦肆之间,后被赫阗的长子赫子稷偶然遇之,公子不压于传说中的桃花公子白习羽一般的妖娆风流之姿一时让赫子稷惊为天人。因此被带入宫中,引荐给了父君赫阗。赫阗看着眼前跟婉娘极其相似的儿子,脑子一转,便将赫阗送到了狐族的风云阁中,许诺公子以身手本事挣得身份地位。

  风云阁,妖界专门培养暗卫以及杀手的暗黑组织。白缪束荣登狐王之位后,公子以风云阁第一暗卫的身份成为狐王白缪束的贴身近卫。至此,成功完成其父赫阗的第一步布棋。

  公子便是红衣银发,男生女相,比之桃花公子白习羽的绝世风流更多了一份妖孽魅惑的七尾赤狐----------赫煌。

  “咚!-------------咚!咚!”

  城中更夫二人,一人拿锣,一人拿梆,一搭一档,边走边敲。不觉已是三更了。

  赫煌将手中已空的酒壶随意一抛,远处“啪”的一声,玉壶应声而碎。

  今夜,注定无眠。不,他赫煌又可曾有一夜甜蜜酣睡过?在他身旁一柄用镔铁点钢打造的丈八蛇矛,刃开双锋,作游蛇状。矛杆黝黑,矛尖殷红如血,犹如黑蛇吐信。

  这些年,他赫煌暗杀的生命何其多,这矛尖便是越发的妖红诡异了。

  今夜,注定无眠的怕不仅只有他了。傍晚时,魔王之子轩辕衮未死的消息突然传遍六界,众生皆知。赫煌不知这消息到底从何处而来,传播者到底又有什么目的,但有一点他是知道的,那便是当年在赤城中轩辕衮确死无疑,不仅死了,而且尸首还被人带走,以至于这五百年间轩辕衮之死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

  不过,这确切的消息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父亲狐王赫阗。

  因为他所图谋的从来都不是赫阗的父子之情,甚至是为他拼死卖命而得来的身份、富贵,他所图谋的是赫阗身下的那张万妖之王的位置,他要妖界众生皆知,他这个妓子之子绝不卑贱,不仅不卑贱,他还能将众生踩在脚下,俾睨天下……

  他以为,他可以一直这般冷静自持的。可是,夜幕时分,一副以白桦林为背景,一妙龄少女背向走入林中的水墨画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文案上。送画之人无息无影,轻功堪入化境。

  画卷被打开,画中那银色的背影一入眼帘时,赫煌的心第一次有了不规则的跳动。

  当年将那画中女子之事一样一样事无巨细地透露给父亲赫阗时,明知此举会害得那女子万劫不复,可他依然毫不犹豫地做了,而且做得心安理得毫无波澜。而今,只是看着一个简单的背影,却为何有了这般微妙奇怪的变化?

  白缪束,九尾银狐天定的狐王,从一落地出生便什么都有了,而且样样皆是极致的命运宠儿。白缪束与他这娼妓之子的赫煌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极端。

  白缪束出生九尾皇族,天生尊贵无比,他赫煌出生卑贱妓子之腹,身生父亲不认,任何一个妖族都可以随意欺凌戏辱。

  白缪束无赖懒散,一生庸碌无为,却有无数的妖族捧着她,推着她,为她做尽所有的事,一步一步将她推向狐王乃至妖王之位,她还万般推拒,不情不愿。他赫煌连一个上可遮风避雨,下可安睡卧榻的地方亦没有,受尽白眼,万般辛苦,勉强才得半分温饱。

  当年在未晞宫第一次见着白缪束时,也曾被对方的绝世之姿,聪颖灵动,狡黠大胆的性子惊之,喜之。可是后来贴身近伺,才发现对方如此的堕落无为,不仅无为不求半点上进,甚至还如市井赖汉般完全没有一个女儿家的娇羞矜持,对着十里梨林的煞神云华疯狂思慕勾搭成奸。

  他们这些天生骄子,占尽世间最好的一切,却是如此的自甘堕落无能无为。而他赫煌出生卑贱,时时处处皆要以性命相搏,却只能做隐在暗处,永远不能光明正大的示于人前的死士暗卫。

  所以,当看着白缪束一日一日活得肆意潇洒时,他便忍不住地想要毁了她,想要将她拉下那高高在上的神坛……他也确实这般做了。

  只是,九尾银狐一族尽皆被灭,只是白缪束不仅下了神坛,还被天宫的战神云华一刀毙命,魂飞魄散。

  从此,世间再无白沚丘九尾狐王白缪束;世间再没有那个时时刻刻皆要他贴身护卫的草包妖王;再没有那个灵动狡黠,风华绝代的女子……

  现任狐王赫阗曾说过‘乱世争霸,有情无情又岂在话下?自古男儿谋事而绝情者多矣,何况身在豪族,心在天下者?命尚如悬丝,情何需论?’

  可是,当看见那画卷上银色背影时,与白缪束的过去种种纷纷扰扰的记忆却是折磨他不得安宁……他是怎么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更不知道。

  画卷中的白桦林他是知道的。那里便是曾今水美草丰、山花烂漫的世外桃源之地--------------白沚丘。当年六界他族血洗白沚丘,怒马铁骑更是将白沚丘夷为腥红平地。谁知百年之后,那腥红的平地上竟是长出了一大片的白桦树林。白桦树,树干洁白修直,枝叶扶疏曼妙的。有传言称,那几十万株的白桦树便是曾经枉死不甘的几十万九尾银狐生灵。

  而今,却有人以白桦林为景,将白缪束的背影画如其中,所图为何?寓意又是什么?

  整整一夜,赫煌都呆在这平常最能让自己平心静气的黑石岭上,饮尽忘忧酒,这心却是破天荒的依然不能平静。不仅不能平静,甚至越喝越是清醒,越喝越有一个声音在心里不断地说:‘去吧,去看一眼便好,你的武功修为已是天下无敌,又何惧他人的算计陷阱……’

  终于,“嗖”的一声,黑石岭上,红影一闪,那整夜倚石而卧的妖孽公子便已踪迹全无。唯剩地上破碎的玉壶残片,还记录着今夜曾有一个心思深沉矛盾重重的男子来过这里。

  寅时,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刻。

  白桦林中,一女子身着三色芙蓉裙,外以黑纱罩之,此时正坐在一白桦树枝桠上,手拿一卷水墨画,闭目养神。

  突然,插在她身后的鬼骨鸳鸯刀青光乍现犹如荒野鬼火,并且发出“嘶嘶嘶……”的预警之声。

  终于出现了?

  女子嘴角微勾,露出邪气十足的笑。

  “既然敢引姑奶奶来此,却这般藏头匿尾久不现身,阁下的待客之道可还真是特别!”

  “谁?”

  来者身形诡异如影,声音冰冷无波。

  “你既引我来此,会不知道姑奶奶我是谁?还是说鬼界的王女将军入不得阁下的眼?”女子的脸上已隐隐浮现出恼怒的神色。

  “鬼王十三女魅堇娘?”来者的声音依旧无波,听不出半分情绪。

  “既已开门见山,那便坦诚相见,阁下又是谁?”魅堇娘神色一整,滑下树杈,身上的黑纱簌簌,转眼便立于树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有何目的?”来者依旧没有现身。

  “我有何目的?我魅堇娘可是尔等可以戏弄无视之辈?你既要做缩头乌龟,那便休怪我鸳鸯刀无情!”

  话音未落,魅堇娘双手于后抽出鬼骨鸳鸯刀,双臂展来,以大鹏之势,旋身冲天,气出丹田,游于手臂,双刀如电,青光凌冽间,方圆几里的白桦树尽界拦腰而断。

  一时,残枝断杆坠地的声音“皮拉扒拉”四下作响,白桦林瞬间残败不堪。

  13酷匠◎网KP唯g一正版,J=其6他h都是y_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赫煌是本书中一个极其特别,又很矛盾的人物,这章我写的好累……

  看书的亲请点追书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